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动漫 > 尸行天下

34 一钩三鱼(中)

    冯锡范身穿一袭紧身夜行衣猫着腰穿过南岳庙的层层建筑。昆仑派轻功本就有其独到之处冯锡范身为昆仑派的高手轻功更有极高的造诣穿房越脊不出一点声息好似一道可以凭空飞行的幽灵若不是我把僵尸的感知开到最大恐怕都现不了他。

    我悄悄地在后面跟着怕被他现了只敢在十丈之外远远吊着以防止打草惊蛇。

    衡山上建筑颇多游戏中把大部分建筑都挪到了回雁峰上南岳庙占地上千亩紧接着还有传法院和新建的大型屠宰场房舍千万间冯锡范这人心眼也实竟然不顾麻烦一间一间地寻找过去看得我心焦难耐抓耳挠腮恨不得过去揪着他的耳朵大声告诉他郑克爽不在这里而是在磨镜台那边。

    虽然冯锡范动作极快但是这样一间一间地找还不到十分之一天就要亮了这家伙连南岳庙都没有找完。他心里着急穿过南岳庙往回雁峰上大步走去半路上见左边屠宰场里面还有灯光那是屠夫们还在连夜处理我带回来的那些鹤肉和鹿肉他悄悄摸到一个屠夫身后伸手点在屠夫背心要穴倒提着拎出屠宰场。

    冯锡范十分的小心因为他知道如果被火枪队现他虽然自己逃走不难但衡山势必有了提防下次再要来救人可就难比登天了。

    冯锡范提着捉到的那名屠夫一直来到树林之中这才解开了npc的穴道那屠夫刚要喊叫就被他捏住脖子:“你若是敢叫嚷出来我立即掰断你的脖子!”屠夫吓得只有微微点头八五八书房。冯锡范问道:“你们掌门这次回山带回来一个少年公子关在哪里了?”

    那屠夫最近技能提升智商见长知道眼前这人会杀了自己连忙小声说道:“他平时跟刘少爷和沈少爷在一起晚上就住在南岳庙中。”

    冯锡范沉声道:“南岳庙中房屋近千到底住在哪里?说!”一边说着一边用手又用力把屠夫的喉咙捏得咯咯作响。

    屠夫害怕道:“我……我真的是不知道啊不过不过我听两位少爷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曾经说过要把他安排在南岳庙东院具体在哪里我可就真不知道了不过他卧室门前有一棵高大银杏树这是错不了的。”

    “够了!”冯锡范轻喝一声伸掌在屠夫胸口轻轻一按然后大步流星再次向南岳庙赶回那名屠夫软软倒在地上。

    冯锡范按照屠夫所说的来到南岳庙东院果然看到一处院落门前有一个棵高大的银杏树他翻墙跳到院子里先在窗户外面听了听只觉屋子里面的确有一个人但是呼吸缓和内功深厚很明显不是郑克爽。

    他有些迟疑了心想难道刚才那个屠夫竟然敢骗自己不成?不过他想反正自己一时之间也找不到郑克爽被关在哪里不如就进屋去抓住里面的人逼问一番。

    冯锡范武功绝高来到门前手掌贴在门板上内力倾吐“喀”的一声轻响门栓立断声音小到微乎其微屋里面的人竟然丝毫没有察觉。冯锡范伸手推开房门飘身闯了进去。

    却说这个屋子里面住的是天尊的弟子左鸿冯锡范捉到的那个屠夫本来只是没有智商的后来技能升级随之拥有了一点点可怜的智力冯锡范问他我带回来的一个少年公子当时左鸿和郑克爽都是被一起带回来的那名屠夫身上的低级智力程序立即判定他问的是左鸿所以就给他指到这里来了。

    今天左鸿正在屋子里面打坐练功忽然房门处传来一声极其轻微的响声比老鼠走动的声音还要小他也没有在意毕竟他没有感觉到有人哪知道忽然门被推开外面闯进一个人来他立即就知道来的是个高手!

    左鸿师承天尊天尊是武道双修不但武功厉害符术雷术也是两绝左鸿平时打坐的时候按照师门习惯都用符纸在周围摆下八卦护法阵冯锡范的度他是比不上的刚伸手抓向放在一旁的宝剑冯锡范已经到了跟前伸手向他脖子抓过来。

    “轰!”东南角阵位上的灵符先动只见一道炸雷向冯锡范劈过去老冯不成想这少年不但功力身后身边还有这么多的古怪眼见一道鸭蛋粗的雷闪劈过来映得满室生光急忙把眼睛闭上翻身向一旁跃出。

    冯锡范脚刚一落地脚下“呼啦”一声涌出一道一米多长的火苗冯锡范又惊又怒此时火符动他再想躲已经来不及了闷哼一声浑身内力外放在身体表面形成浑厚的护体罡气火苗“舔”在身上“刺啦”一声便即熄灭。

    左鸿见今天来的敌人武功深不可测比自己不知要高出多少倍来甚至比自己的师父天尊都要厉害很轻易地就破了自己的符阵急忙抽出宝剑凝神对待。

    冯锡范二次伸手去抓左鸿胸口左鸿挥剑斩他手腕冯锡范正要伸指将他长剑弹开忽然见对方的宝剑软软垂下来如灵蛇般缠向自己的手臂冯锡范“咦”了一声反手一抓就用拇指和食指将剑尖捏在手里左鸿奋力催动一柄精钢长剑如灵蛇般不断扭动但无论如何就是逃脱不了冯锡范的两根手指。

    眼见对方伸手向自己胸口要穴抓来左鸿一翻手食指和中指间已经夹了一张符纸往手中宝剑上一按那张符纸倏地化成一道火光钻入剑身他手上的宝剑立即红了起来仿佛剑身里面有无穷的火焰把原本的一把普通的精钢宝剑变成了一根仿佛刚从火炉里面取出来的铁条。

    冯锡范冷哼一声左手两个手指运力一搓“啪”的一声火剑上刚刚旺盛起来的红光立即熄灭整个剑身都断成了一寸来的铁块“叮叮当当”散落在地上。

    左鸿张口喷出一口鲜血胸口要穴被冯锡范拿住浑身酸软不能动弹。

    冯锡范捏着他的脖子道:“说那天跟你一起被红星带回来的那个少年公子现在被关在哪里?”

    左鸿虚弱地说道:“他被关在磨镜台旁的小屋中。”

    冯锡范皱了皱眉然后说道:“你领我过去!”伸手把左鸿胸前肋下几处穴道封了用左臂夹着轻巧地出了门。

    这次经过左鸿的指点冯锡范轻易地找到了关押郑克爽的木屋大步走了过去冯锡范轻功极高走起路来轻飘飘的连沈城设下的翻板陷坑都没有动。

    冯锡范径直来到木屋门口伸手推开房门猛然从门框上“嗖嗖嗖”射出三支毒箭冯锡范冷笑一声把左鸿往上一提三支箭全部射在左鸿腰上。冯锡范怕屋子里还有埋伏扬手把手里的人质跑了出去左鸿闷哼一声掉在了屋里的石灰坑里面。

    冯锡范迈步进屋果然见到郑克爽被铁链锁着吊在梁上他也是老江湖了飞身纵过去左手在梁上一搭右手抓住锁着郑克爽的锁链“砰砰”两下便从房梁中把连着铁链钉着的铁栓给硬扯了出来左手把郑克爽夹在腋下右脚高高扬起狠狠落下“咔吧”一声巨响半尺见方的木梁被他一脚踩折身子借力向上蹿起原本就十分淡薄的屋顶哪里能够经得住冯锡范的奋力一击只见尘土飞扬木板屋顶被他一掌拍出来一个窟窿冯锡范冲天而起。

    我是一直跟着冯锡范此时见他破顶而出立即纵身飞跃过去一出手就是衡山派剑法中的绝招——鹤翔紫盖!庶人剑化成一道银色闪电向他咽喉直刺过去。

    冯锡范之所以选择如此极端的出们方法一是因为无法找到打开锁着郑克爽的钥匙二是他已经觉察出外面有人我一剑刺去本是攻其不备又借着破屋飞起来的尘土掩护哪知道这老冯毕竟高人一等长剑早就横在胸前觉察到外面风声险恶立即一招昆仑派的绝招“雨打飞花”递出跟我庶人剑相碰“叮叮当当”清脆的响声连成一片密如疾风骤雨我俩宝剑转眼间相碰上百下在黎明之时的夜幕之下爆出一片火星好似节日里的烟花异常夺目。

    我俩都是以快打快从磨镜台一气打到水帘洞本来我的武功比之冯锡范还是不如的但他夹着一个人就吃了不小的亏而衡山派剑法本就以繁复见长一经使出连绵不断又是一招包一路一路合一招的剑势所以这样急斗剑倒是我便宜此消彼长一时间我和冯锡范打了个难解难分。

    水帘洞是衡山八绝之一乃是一个大的瀑布内含洞穴一年四季水流不断下面有一个大水潭水势不小。冯锡范急于下山迈步往山下飞奔我左手夹着黑血神针边打边道:“冯锡范你可听说过这黑血神针的大名?”扬手打出三根却不是打向冯锡范而是打向他肋下夹着的郑克爽。

    黑血神针是日月神教的暗器剧毒无比凡是人畜中了立即见血封喉而死之后一时三刻浑身化为一滩黑血正派人士无不闻之变色冯锡范一听说“黑血神针”四字立即变了脸色待见我打出三道黑影他立即道了声“不好”夹着郑克爽向一旁飞蹿生怕怀里的郑二公子被针擦破点皮。

    冯锡范一退我立即持剑上前步步紧逼每当他要强行下山的时候我都用黑血神针将他逼回逐渐打到水帘洞下水潭边上。

    我创出的衡山五行剑阵是是宗师级的阵法虽然我一人不能同时运转五路剑势但把五种剑法循环使出威力也是有加成的剑芒暴涨出一尺多长五路剑法合而为一泉鸣芙蓉、石廪书声两招逼得冯锡范连退三步后脚已经踏在了水里我纵身飞跃一招鹤翔紫盖长剑直刺他头顶百会穴冯锡范急使绝招抵挡我身在空中庶人剑瞬间散成一片雾气——天柱云气!冯锡范把宝剑舞出一片银光拼死抵住却不肯再退后半步我大喝一声:“雁回祝融!”衡山派的最强绝招!冯锡范也是一声轻喝手中宝剑在他内力强震之下变成了无数寸长钢刃冯锡范甩袖一拂几十道钢刃飞向我激射过来同时折身向后倒跃飞出他轻功极佳这一下几乎横越了水潭跳到瀑布腰部他本想踩在石壁上借力跃回岸上来哪里知道瀑布里面另有天地他一脚踩空身子直闯入瀑布之中。

    我震落了漫天的断剑钢刃心里也是余悸不已心想这冯锡范果然厉害在如此情况下我都不能将他制服。

    这时沈城和刘英也同时赶来我笑道:“不过一刻钟冯锡范必然出来你们不要在这里碍手碍脚去看看左鸿那小子现在怎么样了也活该他倒霉哈哈冯锡范竟然找上他了。”

    果然不过半刻钟瀑布里面就传出一声怒吼如炮弹爆炸一般整个瀑布的水帘突然炸开水珠满天飞撒仿佛降了一场大雨冯锡范纵身跳出红着双眼向我扑过来口中大声喝道:“你杀了二公子我跟你拼了!”飞跃到我跟前双掌向我头顶拍落。

    我笑道:“既然你没了兵器我也不占你的便宜!”反手将庶人剑别再背后脚下蹲着马步拿了一个桩一招“霸王举鼎”双掌向上托起跟冯锡范的双掌重重对在一起。

    “噗!”我只觉胸口一窒脚上穿的鹿皮靴一下子豁开穿了帮耐久度一降到底!

    冯锡范借着我上推之力反身跃起在天上翻了一个跟头头下脚上再一次挺双掌砸了下来。我原地不动又是一势“霸王举鼎”双掌上脱浑身九阴冻气涌动把我的身体都包裹在一团雾气之中。

    冯锡范再一次反弹跃起这一下飞得更高直飞过了数丈高的瀑布运起十二层的猛力第三次向下砸来我仍然是一记“霸王举鼎势”双掌上托四掌相对“砰”的一声闷响我双脚已经陷入地里直没小腿!

    冯锡范这次却不再弹跃双手变掌为抓锁拿我双腕身下向下一折一记横扫猛踢我左腿“环跳穴”。我双脚都已经陷在地里靴子早已经踩得烂了行动不便急使一招“天幻手”中的绝招——怨气冲天双腕任他扣住左手变爪拿他左肩“肩井穴”右手骈指跟左臂交错点他胸口“膻中穴”下盘用一招现实中泰拳中的腿法左腿猛然从地里拔出高高抬起屈腿护住左肋以小腿硬挡了他一脚。

    冯锡范此时身子还悬在空中全靠我双手支撑全身重量此时借势下压双手拿住我双腕向下反肘硬折同时双腿连环猛踢右脚在我左小腿上一点左腿猛地踢我还踩在地里的右腿“血海穴”。

    我轻喝一声使一招“浩然正气”不理他的反关节招数左手变“勾漏手”反挑他咽喉下颚右手变拳直捣他胸口左脚下落的时候被他脚尖点了一下减慢了落地度再想等左脚落地再抬右脚招架已经来不及我一狠心身子以右脚为轴横着一转被大腿外侧给了冯锡范任他随便踢右腿微屈把重心降低牢牢钉在地面上左腿弹起猛踢他下阴。

    冯锡范如野兽一般从喉咙里面出一声怒喝一连三掌跟我硬打硬拼借势向后倒纵出三丈开外我那一脚自然也就踢空了连忙把右脚从地上坑里拔出来严阵以待。

    冯锡范恨恨地说道:“你杀了二公子!”

    我也不言语给他来了个默认冯锡范“嗷”的一声:“你该死!”飞身向我扑过来挥掌向我胸口推过来我自持九阴真气回气度快凛然不惧双掌运力向前推去四张相对又是“砰”的一声冯锡范似乎被刺激得了疯拼力一掌一掌不断拍来他朱砂掌功夫十分厉害浑厚的掌力之间还带有阵阵滚烫的阳刚真气跟我正好相克。

    我俩一掌对一掌毫无花巧全是比拼内力一连对了六十余掌我被他打得一路后退到传法院冯锡范的身形开始缓慢下来。我哈哈大笑道:“老冯啊老冯你已经中了我的暗算你自己可知道?”

    冯锡范怒道:“你说什么?”

    我边打边道:“你一直提防着我们设下的机关陷阱呵呵我们自己也知道那几个初级的机关根本就困不住你但是你处处提防之下还是着了我的道哈哈。”

    冯锡范听我一说也觉得手臂腿脚之间运转不灵逐渐有僵硬麻木之感先前还不觉得怎样现在这种感觉倒是越来越清晰他心惊道:“你……你是怎么办到的?”

    我笑道:“自然是下在郑克爽的身上喽我想你来不及也不会提防那浑身上下都带着剧毒的郑克爽是吧?”不等冯锡范说完我继续道“你跟我比拼内力虽然我不如你但你内力消耗得越多那剧毒作得就越快一些你一心想给郑克爽那小子报仇却不想自己也活不了多久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