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动漫 > 尸行天下

32 万里独行

    “田伯光!”就在双方人互相叫骂的时候忽然店外传进来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你在衡山脚下采花盗柳连做大案哼哼岂不是太不把我们衡山派放在眼里了么?”

    这一声宗气十足将店里闹哄哄的声音全都压了下去人群左右分开从店外走进来两个年轻人我一看乐了这两人都是我衡山派的前面的一个身穿淡绿色长衫手提长剑正是我的三弟子刘英后面一个满脸慵懒怀里抱着一个破旧的胡琴正是一剑惊风。

    那个蓝袍汉子抬头瞟了一眼走近的二人端起酒杯一口喝干幽幽说道:“衡山派么?听说去年被铁掌帮堵在家门口打得装王八缩在窝里不敢出来连掌门都被人家打死了啧啧说实话在我万里独行田伯光眼里还真就没有什么衡山派!”说着又倒了一杯送到嘴边。

    “混账!”刘英怒喝一声“就凭你还不配说我衡山派!”大步迈上近前伸手去抓田伯光的左肩。

    田伯光冷哼一声左手一抖拿在手里的酒杯陡然向刘英咽喉打去杯刚出手里面盛着的女儿红便劈头射向刘英面门同时右手拿着两个筷子直戳他小腹闪电般出手三个杀招一气呵成这个田伯光实力已经不下于一派掌门。

    刘英与他相距不到半米虽然早在暗自准备他出手但没想到竟然快到如此地步。急切之间双手齐挥使了一招天幻手中的“浩然正气”抓敌左肩的右手立掌如刀戳向田伯光咽喉左手探出二指夹住田伯光刺过来的筷子内力一震便将筷子夹断手腕一翻两截断块向上射出打在向自己咽喉撞来的酒杯之上。

    “啪”一声脆响青瓷酒杯被两截断筷打成碎片刘英身子向后急退三步躲开田伯光点来的一指张口将射过来的酒水吞到肚子里。他漂亮地接住了田伯光的突然一击心里又是得意又是后怕笑了声“这酒味道还不错。”

    田伯光脸色铁青伸手抚了抚桌上的刀鞘冷冷说道:“你能挡得住我刚才那一招也算不错了只要你现在离开我不杀你!”

    刘英剑眉一挑大声道:“淫贼赶来我衡山脚下作案今天定叫你横着出此地!”话音未落猛然眼前精光一闪他吓了一跳急忙往后退站在旁边的一剑惊风琴中剑斜斜递出跟田伯光的快刀一碰“叮”的一声爆出一溜火花一剑惊风窄剑弯折陡然反弹跟田伯光的快刀斗在一处二人都是以快打快“叮叮当当”之声连成一片瞬间交手五十余合。

    一剑惊风使的是石廪剑法虽然是宗师级别的剑法而且他也修炼到了顶级但还没有突破登堂入室的境界抵挡不住田伯光炉火纯青的飞沙快刀二人斗到八十多个回合的时候一剑惊风剑法之中便露出破绽被田伯光一刀砍中胸口第二刀砍向左颈眼看他无法抵挡忽然旁边伸过来一柄剑来在一剑惊风脖子前一寸处将刀险险架住。

    出手相救的正是先前坐在田伯光对桌的那个少年他轻喝一声:“淫贼受死!”手腕一抖长剑反挑顺着田伯光的刀身刺向他的手腕田伯光翻碗挥刀砍对方手臂忽然少年的长剑如软鞭一样反绕回去田伯光见了大惊急忙向后退出三尺右臂还是被少年的宝剑划出一条一尺多长的口子。

    田伯光看着手臂上的伤痕吃惊道:“绕指柔剑?你是武当派的?”此语一出立即震惊四座绕指柔剑是宗师级别武学中的上品武当派的成名绝技。武当派是西区大派门下弟子无数但能学到绕指柔剑的却不多武当派规定只要弟子将绕指柔剑练到顶级就可以出去行走江湖算是武当派的内室弟子足见此剑法的厉害。

    那少年淡淡一笑:“我不是武当派的。”说着向刘英和一剑惊风一抱拳“在下三清派左鸿这次特意来拜访衡山。”

    三清派的?我心中一喜这小子会绕指柔剑那一定是天尊的弟子了他竟然特意来拜访衡山那一定是来找我了难道天尊和寿佛那两个淫荡也出了南疆来么?

    田伯光忽然大笑:“哈哈哈衡山派果然是没落了竟然要靠别的门派高手来撑门面哼哼就算你们三个小鬼一起上我也不惧来来来咱们再来打过!”说完一刀向刘英劈过去刘英来不及和左鸿说话急忙挺剑相迎。

    刘英使得是祝融剑法自从上次我说让他把武功练好再收徒之后刘英一直勤心苦练我教给他的武功要尽快练好武功广收门人光大衡山派不过他虽然刻苦但毕竟要练得太多这祝融剑法也刚刚是把级数练满了还没有突破登堂入室的境界虽然有九阴内力作为支撑但百招一过仍然落了下风被逼的连连倒退。

    一剑惊风见刘英落败也顾不得自己的伤势挺剑向田伯光一通猛攻和刘英一左一右合力对敌。田伯光边打边大声说道:“大家都看到了衡山派两大高人联手对付我这个淫贼呸就他们这两个货色也就在衡山自吹自擂称称高人幸亏今天来的是南岳衡山的高人若是来的是北岳恒山的高人岂不是要被我这个淫贼收装包园了?”一句话说得四周围观的玩家齐声哄笑。

    刘英咬牙拼命出招恨不得一剑将田伯光钉死在地上但是打架这事可不能急躁他心里着急一招使得老了被田伯光抓住破绽一刀砍在右胸由肩至腹划出一道二尺来长的伤口若不是刘英在危急之间胸口向后缩出半寸这一刀就把他给开膛破肚了。

    田伯光哈哈大笑:“这就是鼎鼎大名的衡山派高人!”抬脚把刘英踢得从窗口飞到街上反身去砍一剑惊风。

    这时一旁的左鸿大喊了一声:“今天是大家一起诛灭采花贼可不是跟你这淫贼比武!”长剑倏地刺向田伯光咽喉田伯光急忙挥刀封挡左鸿长剑突然软了下去向左一晃又反向右边划出田伯光急忙后跃险险避过剑锋怒道:“毛还没长齐的小崽子也敢欺我!看刀!”使出飞沙走石快刀没头没脑向左鸿狠劈过去。

    左鸿一柄长剑好似软带一般忽左忽右跟田伯光缠斗起来不过田伯光毕竟是身经百战的采花大盗刀法轻功无一不精开始的时候左鸿还能靠奇妙的剑招占些优势但时候一久被田伯光摸到他剑法的规律立即落于下风。

    一剑惊风去外面把刘英扶进来上好药刘英看着左鸿逐渐不抵咬牙说道:“今天我们衡山派不能因为我俩丢了面子来咱们跟他拼了!”

    “慢着!”刘英和一剑惊风刚要上前相助左鸿旁边窜过来五个玩家手里都拿着钢刀拦在二人面前为一个身材魁梧的黑脸青年说道“堂堂衡山派三个打人一个也不害臊!以多欺少真给我们武林中人丢脸小爷我今天就要管管!”

    刘英皱眉道:“你们是什么人?”

    那人笑道:“我们就是衡阳五虎怎么着咱们田大哥来衡阳玩玩那是看我们这儿的姑娘活好你们干嘛唧唧歪歪的让我很是瞧不起呐。”

    刘英怒道:“无耻小人!看剑!”长剑陡然递出向那人刺去那人用刀格住阴阳怪气地说道:“怎么着?还想称称我们衡阳五虎的斤两不成?二虎三虎四虎五虎你们四个去收拾那个拉二胡的这个交给我小样的今天不把你揍扁了也枉我们五虎横行江湖多年了!”

    衡阳五虎的功夫都不是很弱一剑惊风以一敌四一时之间也不能取胜那边刘英却不是大虎的对手他受的伤实在是太重了被大虎猫抓老鼠般地戏弄着十几招一过前胸后背上又多了十数道伤口弄得浑身都鲜血淋漓的大虎边打边道:“告诉你从今天开始我们就跟田大哥混了以后喝最高级的酒泡最漂亮的妹妹。哈哈我们只是采花贼可不是杀人狂你小子若是跪在地上求求我说不定我就饶了你要不然我就这样一刀一刀把你给剐了!”刘英气得两眼通红但毫无办法。

    我一直坐在角落里静静地看着这边生的一切之所以没有出手就是想看看刘英他们的应变能力毕竟我不能总在衡山窝着以后还得靠他们。

    我缓缓从桌上取出六根筷子来向郑克爽小声说道:“你就坐在这里等我不要乱走。”下一刻我就在郑克爽眼前失去了踪影。

    “当!”田伯光必中的一刀被我用筷子点在刀背上向一旁荡了开去死里逃生的左鸿愣愣地站在原地摸了摸脖子上已经被砍出一道血印不禁惊出一身冷汗。

    “啊——”衡阳五虎同时出一声惨叫每人脑袋上都插了一根筷子瘫倒在地。

    “师父!”刘英浑身是血正想自刎以不受大虎的侮辱忽然一直“蹂躏”自己的对手惨叫一声倒在地上不禁是又惊又喜抬头一眼就看到了我正用一根筷子架住田伯光的短刀忍不住张口叫出来。

    酒楼里面鸦雀无声我冷冷地对田伯光说道:“衡山派虽然没落但还轮不到你这个采花淫贼在这里撒野!”

    田伯光疑惑道:“你就是衡山派的掌门红星?”

    我冷笑:“只要你能接住我三招我衡山派今天就地解散!”手腕一翻筷子向上反挑在空中划半弧然后猛刺田伯光胸口膻中穴正是辟邪剑法中的一招“花开见佛”。

    田伯光从没有见过这么快的剑法急忙向后退去让过一张桌子同时横刀推削我的腰肋要拉开我俩的距离。我又岂能让他如愿?身子一晃犹如鬼影拂行瞬间贴近筷子向下一点正中刀背“当”的一声荡了开去一招“紫气东来”仍然疾刺田伯光咽喉。

    田伯光哪里能够想到世上竟然还有如此快的招数如此怪异的打法直吓得肝胆俱裂脚下拼命蹬起身子倒仰向后退却恨不能一下逃到天涯海角永远都不用再回来了。

    我如跗骨之蛆般紧紧贴着他前进最后一招使得却是衡山派回风落雁剑中的“一剑落九雁”筷子闪电般点出田伯光提刀封挡猛地臂上“曲池穴”上一麻紧跟着胸腹之间“关元穴”“鸠尾穴”“膻中穴”“华盖穴”“天突穴”鼻翼“迎香穴”“人中”眉心“印堂”一中顿时两眼一翻一头栽倒在地。

    我制服了田伯光转过身去先看了看刘英的伤势取出天香断续胶给他涂在伤口上刘英两眼含泪激动地道:“师父师父你可回来啦!”

    我拍了拍他的头然后又跟一剑惊风说了几句最后向左鸿道:“你是天尊的徒弟?”

    左鸿给我失礼道:“弟子正是太清天尊座下弟子见过三师叔。”

    我笑道:“你师父和二师叔也来了么?”

    左鸿道:“师父和二师叔没有来不过也快出来了吧我……”言语之间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我问道:“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左鸿道:“我这次来是找您报杀父之仇!”

    我疑惑道:“你父亲是谁?”

    左鸿道:“我父亲便是无量剑派的掌门姓左上下子穆。”

    我哈哈大笑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师父这个难题给我出得好哈哈好孩子你父亲的确是我杀的你想报仇也是应该的师叔我支持你只不过你现在还不是我的对手先随我上衡山吧等你啥时候觉得能够打过的时候再跟我动手好了。”一句话说得大伙目瞪口呆。

    带着郑克爽和田伯光我们一路走回衡山。回到南岳庙沈城和天剑兄弟迎接出来我把田伯光交给陶子安:“我们培养的那些屠夫都有多少级了?能做阉割手术不?”陶子安一下子愣了我指着田伯光道“把这个家伙送去阉了然后养好伤让他在衡山看门以后让他出家当和尚把西面第一个寺庙给他收拾出来跟郭成显那还魂观相对弄个不戒寺给他都办好了我过去看。”一句话说的众人哑然失笑。

    我向大家介绍道:“在我出道以前曾经跟一个道士和一个和尚创下三清派那道士叫做天尊道号叫做太上太清天尊和尚叫做受佛法号叫做元始玉清寿佛我呢是老三诨号称作通天上清天尸我当时曾经收过一个弟子名叫小邪是你们的大师兄。”转头我问左鸿“我那个大弟子现在还好吧?你师父和二师叔那两个混球有没有欺负他?”

    左鸿恭敬地说道:“小斜师兄一直跟着师父和二师叔学艺深得两位长辈的喜爱平时对我们这些师弟也是爱护有加这次听说我来寻找师叔你还托我给您带来了他亲自做的护身符。”说着双手递过来一块木符。

    我接过一看那是一块硬币大小的桃木上面一笔一划雕刻的奇形怪状的符号虽然淳朴但显得很精致在外沿还各有一道箍环一面是红的一面是白的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镶嵌进去的:真魂替身符:可收容十头一百级以下的怪物精魂在主人受到伤害的时候代主人消耗生命值精魂消耗生命值为主任失去生命值的二倍。

    真是好东西啊我把灵符戴在胸前心想当初图个新鲜收下的这么一个npc徒弟没想到现在还记得我知道我血薄特意做了这个来心里一阵暖洋洋的。

    我问左鸿:“你师父和二师叔一共收了几个徒弟?”

    左鸿答道:“我是师父最小的弟子上面还有一个大师兄卓不凡、二师兄汪啸风三师姐扈清。二师叔只有一个小徒弟叫做灵儿。”

    我点点头:“天魔岭那边现在怎样了?”

    左鸿道:“天尸教展得十分迅现在已经霸占了几十个山头教中有近十万人无量寺和血刀门先后被他们占去做了分堂堂口我来的时候师父正在和二师叔商量把三清观卖给天尸教他们恐怕很快也要出来了。”

    我心里暗自叹气天尊到底还是没有斗过真阳也要从十万大山之中出来了只是心高气傲的他能甘心吗?我又介绍左鸿和刘英沈城他们认识都是年轻人而且同一个辈分师兄弟几个倒是很有共同语言。

    又闲聊了一会陶子安来告诉我:“我们这里没有屠夫会阉割术等级不够而且就连整个衡阳阵也没有一个屠夫等级达到能够做这种手术的地步如果等级不够强行阉割死亡率会过百分之九十。”

    我皱紧了眉头本来想按照原著上那样把田伯光给“处理”了让他改邪归正没想到竟然这么难原著上明明写着田伯光被不戒和尚一刀“唰”把那活割去半截敷上药睡一觉就好了没想到在游戏里要这么麻烦!

    忽然我眼前一亮想起当初在双龙镇上看到的那家最大的肉铺那里的老板可是水浒传里的名人郑屠啊那可是比一百零八将里某一些人物都更有名更家喻户晓的“大腕”人家可是“名屠”要是他的等级再不够可就只能去请皇宫里专职精神的太监了。

    我立即联系祝清风:“柱子啊你现在在哪呢?”

    祝清风的笑声仍然十分欠扁:“老大啊我们刚出了双龙镇往回走呢嘿嘿这次我们可赚大了老大你就等着偷笑吧。”

    我说道:“你小子可给我谨慎着点小心半路上让仇家给劫了!”

    祝清风道:“你就放心吧我在双龙镇又招了两个大队的兵力加上原来的有六个大队的人呢就算是哪个高手来了咱也照样用火枪把他轰回去!”

    我笑道:“你小子就在那美吧对了这次找你有点事你先别急着走去回到双龙镇把那个郑屠户给我领来就说官爷我看上他了让他来衡山给我做专职屠夫来。”

    祝清风笑道:“就是那个开最大肉铺那个郑关西啊老大你也真是的连屠夫你也不放过啊哈哈放心吧他就是不来我抓也把他抓上山去咱这就叫逼上衡山!”

    就在这时陶子安慌慌张张地跑进来:“掌门外面有一个拿着拂尘的白衣小姐点名说要见您她自称叫做白魔女找您要人来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