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动漫 > 尸行天下

25 凝血神抓

    那道士先前本以为我已经被定身符定住大意之下被我的九阴冻气乘虚而入这才受了内伤他也是内功十分高强之辈此时已经将寒气逼出体外双掌一晃高声道:“贫道就是天地会青木堂玄贞!小贼且吃我一掌!”他纵身扑过来身在空中双掌如泰山压顶般当头砸下。

    我矮身一转左脚横扫将其他三人逼退紧跟着屈起左腿站立右脚向后倒着踢出用脚跟踢向头顶玄贞道长的左腰部玄贞身在空中不能借力忙挥掌向我小腿斩落哪知道我这一招只是虚招踢至半途猛然回收换作左腿向上踢出先前用右脚是后踢他左腰这回用左脚前踢他右腰加上先前一腿横扫三腿连环正是衡山百变千幻云雾十三式里的招数玄贞道长身在空中不能躲闪掌力又运在左边急切之间把身子一折却仍然被我一脚踢在右腰上身子向路旁飞出去重重砸在先前徐天川所摆的膏药摊上因为腰间穴道被封躺在地上不能起来。

    一招击退玄贞道长我心中暗叫侥幸幸亏在节骨眼的时候定身符失效了要不然及时这招再厉害被减了度恐怕也不能成功。

    定身符的效力一解我立即似龙入大海虎脱牢笼长啸一声身子一晃就来到这里面功力最弱的徐天川跟。这老儿号称“八臂猿猴”小巧擒拿功夫非常厉害当下一只手抓我肋下章门大穴另一只手来扳我的脖颈我右手拿他手腕左手一招“黄裳元吉”往他头顶插落林大秀从背后抓我肩头我右腿反足倒踢他手腕这一爪仍然运力插下那乡农刚救了地上的玄贞道长正奔过来挥掌向我胸口拍来。

    我知道这个乡农内力深厚并不跟他对掌而是使了天幻手中的一招反擒拿他手腕猛然间右腿小腿一痛已是被林大秀抓住他瞬间连点我踝上“昆仑”“公孙”和腿上“三阴交”“承山”腿弯“委中”数道大穴我大喝一声左爪已经搭上徐天川的头顶这老头在其他两人的阻挠拖延下及时甩过了头我在他肩头上一搭身子借势横在空中右掌伸过头顶跟那乡农一对只觉一股大力传来我也运劲于腿猛地向下踹去此时我的右腿被林大秀抓着他哪里承想我还能使出这样的怪招被我猛然力一脚正印在胸口上这一下合那乡农与我自身的力道于一体就算是花岗岩砌的墙也一脚踹个窟窿出来。林大秀痛呼一声张口喷出一道鲜血身子重重向后飞出。

    我左脚在地上一点站起身却不去攻击离我最近的徐天川而是一顿足纵向重伤的林大秀那乡农和徐天川、玄贞道长三人果然惊叫着追上来。我心里暗喜身子猛地一顿却反弹向那徐天川这四人之中以他实力最弱当下一招“慑服外道”拍过去徐天川正正急着冲过去救人哪知道我突然转道眨眼间便来到他的跟前急忙反掌格挡我忽然变作“灵鹫听经”徐天川武功不弱急忙向后闪避我又变作“无色无相”连续三掌在这老头胸口和两肩各印了一掌徐天川惨叫一声胸口和两肩骨头齐断又被寒气侵体顿时昏了过去。

    我们从定身符作开始打斗一直到现在也不过分钟的时间此时城内卫队已经得到消息赶来了我的亲卫队跑在最前面一百二十八火枪一起对准了这边那乡农和玄贞道长飞身过来要抢过徐天川我大喝一声跟他俩各对了一掌这下我连退五步他俩也倒飞回去。

    林大秀认得火枪的厉害急忙拉住二人往城外逃去我看见史松等人从后面赶来心下放心大喝一声:“反贼哪里跑!”抖手取出庶人剑展开轻功随后追去。

    林大秀受伤不浅玄贞道长也被我修炼的特殊寒气侵入脏腑一时间也还没有回复只有那个乡农功力最深拉着两人飞出了东门折而向西南方向飞走。不过我轻功毕竟非一般人能够相比的只追出不到二里就从后追上挺剑向林大秀后颈刺过去那乡农轻喝一声甩手把林大秀向前掷去堪堪躲过我的一剑。

    乡农向林大秀喝道:“公子快走我和道长给你断后!”晃动双掌向我攻来他内力深厚招式巧妙我一连数剑抢攻都被他挡住一旁玄贞道长也大吼一声上来夹攻。

    我使出“刀剑如梦”的功夫以庶人剑使回风落雁剑其中又在险要处夹杂血刀刀法一招“雁破九重”向那乡农刺过去刚至半途忽然变成“血海滔天”向玄贞道长脖子处斜削过去将他道袍衣领削掉半边二人从来都没有遇到过如此怪异的武功一时间我弄得手足无措连连败退。

    林大秀见二人打不过我也不逃走从怀里取出疗伤的灵药吞了一颗然后取出一双铁铸的手套上来夹攻边打边喊:“红星你刚才已经中了我的凝血神抓你越动弹死的越快很快你浑身的血液就会逐渐凝固最终变成粘稠的粥一样……”

    我冷哼一声:“什么狗屁凝血神抓不过是卑鄙施暗算的手段看我衡山剑法!”一招“雁回天南”向林大秀咽喉刺去这是回风落雁剑中极厉害的一招林大秀眼看不及躲闪大喝一声伸手将我的剑尖抓住不过他也被我的内力震得身子一颤鲜血从嘴角溢了出来。

    林大秀右手用力弯折要将我宝剑掰折哪知道一运力我那庶人剑立即弯成一个弧形却不折断我早就一掌向他头顶拍过去林大秀急忙反手抓我手腕早被我一掌拍中肩膀顿时右肩一沉整条手臂都使不出力气来。那乡农从左面攻过来我反手使出天幻手中的擒拿手法抓他手臂右臂运力内力到处林大秀被震得喷出一口鲜血向后仰天栽倒我的庶人剑“叮”的一声重新伸直反手一招“血光乍现”向右横扫将赶过来救援的玄贞道长右臂道袍斩下半扇。

    现在就剩下这个乡农了林大秀在地上大叫:“风大哥你快回去报信这家伙太厉害让大家严加提防!”

    我心里恍然大悟:“原来你就是风际中怪不得如此厉害!”唰唰唰三剑将他杀得连连倒退忽然西北角上有一行人骑马而来。

    风际中和玄贞道长都不是弱手虽然玄贞道长受了点上但一时之间我也拾掇不下他俩偷眼往来人堆里一看只见领头马上坐着一个年轻的公子大约二十三四岁穿得锦袍玉带面目英俊骑着一匹锦雕白龙马就连马鞍缰绳都是用金丝编成更显得他气宇轩昂他左边一匹黑马上坐着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汉子长得身形瘦削黄中黑留着两撇尾须密封着一双眼里有流光闪烁青年公子右边马上坐着一个同样穿着华服的少女只有十六七岁年纪长得颇为好看。三人身后则是跟着二十多名中年汉子看上去也都是各个都会武功。

    那青年公子在马上大喊道:“兀那鞑子竟然如此猖狂!”

    一听他这话我先是一愣随即醒悟我现在身上还穿着官服呢!这套五品官服平时可是能够增加部队士气的没想到这会被人叫鞑子我还没有想好怎么回话地上的林大秀大叫道:“郑公子快来杀鞑子我们也是延平郡王手下的!”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