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动漫 > 尸行天下

20 赤月恶魔

    赤月恶魔的出现让我原本激荡的心冷静了下来因为在他的身上我丝毫感觉不到一丝生人的气息。僵尸的嗅觉是十分灵敏的现在已经三转的我能够很清楚地嗅到三百米之内的生人味道而现在我隐隐闻到一股同类的气味不过我敢肯定对方一定不是僵尸!

    当初我跟虹魔教主交手的时候他就说过我决不是他这位二哥的对手虽然当时我没有使出全部实力来但这个赤月恶魔也决不能小视。

    我把庶人剑一横摆了一个回风落雁剑的起手式郎声道:“今天你协同铁掌帮来围攻衡山我徒儿刘英又是衡山嫡传弟子今天我就用衡山剑法会你!”

    赤月恶魔狰狞笑道:“很好很好我们两个还应该多亲近亲近!你看好了我这血魔剑法是成名武学前三招分别叫做‘善恶抉择’‘罪恶之源’‘密道来风’接招!”手中血魔剑化做两道血光向我刺来分别刺向面门和小腹我把庶人剑一晃一招“双雁回环”也把剑光化成两道迎了上去哪知道对方宝剑在与我剑要碰未碰之际突然合二为一猛刺我胸口这时我的宝剑已经落在外门我急忙提气后跃对方红色的剑芒吐出在我胸口拖出一道一尺多长的伤口跟先前被裘小铁砍的那道交叉成一个“x”形状。

    赤月恶魔说道:“这善恶本是同源你不明善恶自然是躲不开了!”手中剑势不停左脚上步踏在右脚前拧身反手从我左下向右上刺出这在现实格斗中都是极难躲的招式我身子逆着他剑势旋转手中长剑削他手臂。赤月恶魔血剑化弧把我上半身要害全部包裹进去我冷冷一笑庶人剑反着化弧削去只见一道银光和血光相交我俩内力激荡出“啪啪”想声。

    我俩在这万仞悬崖之上双剑并举乒乒乓乓狠斗起来每一招都是硬碰硬的赤月恶魔的血剑光芒把我剑上银芒牢牢笼罩起来看起来那银芒组成的光球随时都有破碎的可能山风呼啸四下里飞沙走石形式甚是惊险。

    刘英看我落了下风心里正自着急忽听一旁一剑惊风向莫大先生说道:“师父红星师叔他……看来不是那赤月恶魔的对手呀不过我们现在上前帮助……恐怕不好吧。”

    刘英一听此话顿时急得一跺脚就要从铁链上飞跃过去被旁边灭绝师太一把拽住:“急什么?照这个打法你师父赢定了!”

    刘英疑惑道:“师太说什么?我师父他能赢?”

    灭绝师太注视着场上缓缓点头道:“拒我看来你师父不出十招就能打败对手!”

    果然如同灭绝师太所说在第九招上赤月恶魔翻身倒飞出十丈之外脸上显出极大的惊诧之色:“你以前看过我的剑法?”

    我冷笑道:“你这什么狗屁剑法在别人眼里可能还算是成名武学?哼在我眼里不过是三岁小孩的把势!”

    赤月恶魔怒道:“你说什么!”

    我不屑地说道:“你这剑法每一招都力图独辟蹊径走其他剑法都没有过的路子力求刁钻、狠辣招招都让人不可抵挡又不得不挡左右为难呵呵果然是大师手笔但是……”我话锋一转“你力求一点便钻了牛角尖使这剑法中留下一处极大的破绽那就是……”我看赤月恶魔眼睛都瞪圆了其他人也都竖起耳朵来听便大声道“只要对手每一招都逆着你的剑势招在对手内力比你强的情况下不等你这路剑法使完就要落败。”看着目露疑惑的赤月恶魔我心下得意又上前几步“本来一般人见你一使出这路狠辣歹毒的剑法立即便慌了手脚即使不晃也被你气势所夺决不敢跟你逆着来可惜嘛我修炼九阴真经自认内力不输于你。”

    赤月恶魔愣了半晌方道:“好好!能在数招之间就找到我这路剑法的弱点果然不是凡人配得上做我的对手!”他突然张大口把那柄三尺血剑倒拿着把剑尖送到嘴里就在众人惊讶不已之际他把血剑一点一点塞进肚子里之后还吃饱了饭一样打了个饱嗝“桀桀桀你小子是这么长时间第一个让我动用看家本领的人小子不错我很喜欢你桀桀我不会一下子就杀了你的我要一点一点地玩死你!”他双臂一用力内力蹦出两袖炸成片片布块飞散露出两只缠满白色绷带的手臂握拳一震臂上的绷带便一下子解了下来一圈一圈仿佛没有穷尽一直扯出十丈多长在地上围出一个太极图案团团旋转不休赤月恶魔站在太极图中心位置怪笑道“桀桀就让你死在我这八阶的‘罪恶裹尸布’之下吧!”双臂一抬两条“绷带”犹如两条白色毒龙向我打来。

    俗话说:“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赤月恶魔的两条“绷带”在他死气的灌注下坚硬逾铁若是常人挨上肯定是要粉身碎骨的我迅收起庶人剑取出乌龙鞭扬手抖出一道道鞭圈绷带打上立即就被卸去了劲道。

    赤月恶魔大声怪笑:“桀桀桀你也会使软兵器啊可惜啊你的没有我的长!”肩膀一震两条绷带立即绷直仿佛两条长的铁棍一上一下向我交错扫来。

    乌龙鞭也有十丈长左右一晃真好似一条张牙舞爪的乌龙左右摇摆鞭稍撞击两条绷带“七寸”的位置这是按照软兵器长短比例虚拟的一个位置具体还要看对方的力道如何一瞬之间分辨出来全靠感觉只要被击中对手兵器立即就会软下来力道全失。

    赤月恶魔也是大行家上面绷带突然软了下来向乌龙鞭缠绕下面绷带坚硬如故横扫我的双腿看那架势只要被扫上恐怕立即就要骨断筋折。

    我一抖手乌龙鞭坚硬依旧如一条长的铁棍带着对方的一根绷带向下搅去。赤月恶魔左手拼命回拉上面绷带右手一晃下面绷带跟我的乌龙鞭碰在一起本来两件软兵器碰在一起却如硬兵器一样出了“啪”的一声闷响双双向一旁荡开。

    赤月恶魔内力不如我我把缠着一条绷带的乌龙鞭拼命回拉同时纵身高高跃起另一条绷带从我脚下掠过砸在一旁山崖上只听“砰”的一声一块脸盆大小的岩石被砸成稀碎-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