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动漫 > 尸行天下

24 人贩子

    我一掌拍弯两柄钢刀哪知这两名锦衣卫十分厉害顺势把曲刀当做钩使一钩划我左大腿一反削我后颈与此同时另外三人也纷纷围了上来我吓了一跳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厉害急忙使出“螺旋九影”化出五道魅影从五人刀缝之中透了出去还不等站稳旁边又有两柄刀拦腰斩到我急忙再使“横空挪移”斜移出五米之外这才堪堪躲开只见四面八方上百名锦衣卫纷纷围拢上来我急忙使开轻功望南飞驰。

    一路蹿房越脊跑了近半个小时一直跑到万震山的家门口我拐进一个胡同麻利地脱去夜行衣摘掉面具换回原来打扮然后才翻身跃入万家大院我前脚刚踏在院里实地外面锦衣卫的便一阵风地飘过以我快到变态的轻功仍然不能将之甩丢可见这帮侍卫的功力着实不弱。

    万震山一共八个徒弟分别是鲁坤、周圻、万圭、孙均、卜垣、吴坎、冯坦和沈城燕归来向我推荐后五个都是精明能干的极品npc随便哪一个捉来做仆人都是上上之选可是这万家大宅房舍不下百间我一时之间也找不到他们的住处。

    我摸黑在宅子里瞎转忽然听到一个人声:“今晚怎么有这么多的锦衣卫出来?”声音似乎有些惊恐。

    旁边一个如铜钟般的声音响起:“杨公子不必惊慌那锦衣卫已经往南去了料是在捉拿什么朝廷要犯再说我们又没有触犯了朝廷法律那锦衣卫也不能无故拿人呢。”二人虽然比正常人说话声低但我内力深厚倒也听得清清楚楚。

    那杨公子自嘲地笑笑:“现在朝廷宦官专权阉人魏忠贤把持朝政我父无时无刻不思肃清朝纲以整君侧只是那魏忠贤权倾朝野不但管辖东西厂特务最近连那锦衣卫大头领常胜寒也投靠了他被封做什么‘虎孩’哼想他枉自称做白虎城第一高手竟然认了阉党做父!”说着连连叹息“阉党手下能人高手无数我父势微力爆难以与之抗争欲遍请绿林中的好汉相助。”顿了顿又道“连城三老在我们白虎城那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万大叔更是位列三老之手更是有惊人业艺晚辈这次来还是替我父亲来请三老出山势与阉党周旋到底还大明一个朗朗乾坤!”

    我对大明朝的历史不太熟悉对这明国也没有什么感情他们说的是什么我是听不明白也一点兴趣没有的我到窗户外面捅开窗户纸向里一看只见一位少年公子正在和一个老头夜宴相谈心想这个杨公子听他能说出这番话来想必不会是一个白痴看长相也不是歪瓜裂枣带出去丢人的那种便想直接把他掳走算了!

    我摸到万家厨房撩到了三个守夜的把油水四处泼溅用火折子点燃了然后又跑回原来万震山房间外面等着。

    游戏中玩家们很少在夜里休息的有钱的更是没有精力嗑药就是了只有那些npc们和没钱的玩家们才需要睡觉而游戏中钱不好挣毕竟有钱的还只是少数而且到了晚上城门也会关闭有的地方更是会实行特定的宵禁受此种种限制晚上要比白天冷清的的即使有睡不着觉的也大多跟朋友们在青楼里听哥喝酒聊天泡妞所以到了晚上也还算是夜深人静此时火光一起万家顿时一阵大乱。

    一见起了火万震山果然起身向那杨公子道:“后宅不慎走水我去看看就来杨公子请少坐。”一出房门便见北面厨房方向火势冲天此时正值秋天天干物燥大火一起便很难扑灭万家上下一片喊声提桶的提桶端盆的端盆男女老少纷纷出来救火。

    我见万震山出了屋闪身钻了进去那杨公子一见我立即吓得脸色白颤声道:“你……你可是厂里的公公派来的?”

    我一皱眉:“你小子没半点骨气给我做小厮还嫌没用!”伸指去点他穴位本来我以为他孱弱的样子应该不会武功哪知道对方一番手五指成爪向我抓来跟我的九阴伸抓竟然如出一辙。

    再拆几招我才现对方使得并不是九阴神抓而是没有进阶的九阴白古骨爪二者虽是同缘但阶层和招式都不相同我虽然没有修炼过九阴白骨爪但知道其共有五招而且手爪上都带有剧毒。

    眼见对方一招“拔丝抽茧”抓来我使了一招中行独复爪力回环立即把他手腕扣住紧跟着“唰唰”两指戳中对方穴位杨公子闷哼一声软软垂下。

    我提着杨公子背心忽听外面有人叫喊:“师父!师父!”一进门来却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赤着双脚跑来衣服散乱进屋不见了师父却看见我拎包似的提了杨公子往外走当即叫了一声撒腿就要跑被我两步抢上前去也点了穴道正好顺手牵羊一手拎着一个飞纵出万家大宅。

    刚跃出万宅忽然见远处一队锦衣卫飞奔而来料想是被火光吸引我提着两人一路往胡同里面钻行晃过锦衣卫一路又跑回原来的“同富客栈”客栈房间静等待天明好出城去。

    我把捉来的两人放在床上只见两人神态表情挣扎动作之间无不酷似真人心想这可比那些在人才市场里面买到的要好多了若是送进去肯定能卖个好价钱又想自己以僵尸身份修炼人类武功从茫茫南疆十万大山里面走出来实在是个异数这冰莲子本不该这个时候出现的系统势必会对冰莲子的价格进行打压或是降低其药力或是增大其产量总之不能老是靠着它活着或许将来把冰莲子卖完之后捉一些美女帅哥送到人才市场去卖做一个人贩子照样过着爆户的生活。

    自嘲地笑笑解了床上二人穴道我也不怕他们敢逃走或者大声喊叫把前天买的两套小厮衣服拿出来让他俩换上自己倒了一杯茶喝着问他俩都叫什么名字。

    那杨公子早就吓得浑身抖这会才整理了一下衣衫向我施礼道:“小生是当朝吏部侍郎杨涟之孙单名一个‘康’字现任吏科给事中之职不知……厄不知先生与我家有何仇怨?捉……”

    他话还没说完我早把一口茶全都喷出来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