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动漫 > 尸行天下

21 锦衣卫

    “剑名‘庶人’长三尺二寸白虎山无名铁石锻造剑势润滑不能开出锋刃是以无锋无刃无棱无角但却坚韧异常。”美女服务员把剑拿起来用手抚摩果真是没有剑刃“我们曾经借来白虎区第一高手常胜寒的金蛇剑来都不能将它砍出哪怕一个缺口而且常胜寒曾用内力将它弯折出两个圆圈这剑不但不折不弯而且耐久度丝毫不减。”

    我接过庶人剑直觉剑身略窄没有护手剑柄又短又小给人一种十分“小气”的感觉屈指在剑脊上轻轻一弹声音低沉闷响一点也不清脆悦耳再看属性:

    庶人剑:九阶神兵攻击力+9敏捷+99准确+999品质:9999。

    我哈哈大笑:“这庶人剑无锋无刃不喜伤人坚韧能耐弯而不折正是中国千百年来众多庶人百姓之性好剑啊好剑多少钱我买!”

    刘英在一旁说道:“这剑不能开锋怎能伤人?我看还不如我这口冷凝剑。”

    不等我说话那服务员便说道:“当初此剑在白虎山出世初时所有人都以为是口绝世宝剑哪知道后来看它属性实在是不高偏偏又是九阶神兵大家都说这虽然名叫庶人剑其实却是一口富贵诸侯剑意思是说它不能杀人只能给一些富家公子哥做摆设。”然后向我一笑“武功修炼到最高境界摘叶飞花皆可伤人这位先生博大精深武功深不可测这等神兵也只有您才配使。”她一边说着又让人拿来一个翠绿的剑囊将宝剑装了进去双手擎着递给我“这剑虽然属性不好但毕竟是九阶神兵而且还有人推测其中隐藏了一个什么大型的任务据说是还有天子剑、诸侯剑合上这口庶人剑会触一个大型的任务而且买得贱了也和您这样的人物不相匹配便算一百万两黄金好了免费赠送您一个七阶墨竹剑囊和一张本店的白金vip贵宾卡以后再来消费可以打六六折。”

    一百万两黄金!饶是我靠卖冰莲子家的也被这个数给下了一跳不过在美女面前是绝对不能掉链子的。我取出了厚厚五沓金票给陶子安让他去收银台交钱办完手续之后美女服务员还要挽留我吓得我敷衍了几句便落荒而逃笑话老子身上的钱被你弄去一大半一会再给我推荐出什么九阶的俺可是买不起的不过涅量他这里也再没有一件九阶的宝贝了……

    逛了一天街晚上在白虎城最好的“同富客栈”里面开了三间上房住下本来我是不需要睡觉的不过正好可以利用这功夫修炼九阴真经。

    时至中夜忽听房顶有人脚步踏瓦之声我住的是天字号顶楼所以听的真切对方踩瓦声细琐间隔又长显然是轻功极高只是脚下沉重无力应该是受了非常重的内伤。只听脚步声过后又有几十个人从后追来论轻功可就不及先前那人不过也都是罕见的高手我暗自感叹:这白虎城天子脚下果然高手如云大半夜的房顶上也能飞过几十个。

    我这边心思刚放下忽然房门“啪”的一声轻响门闩已然震断紧跟着一个身穿黑色夜行衣的青年挤了进来他行动如电一进屋就纵到床边伸指在我胸前数道大穴上连点然后才回去关上房门。

    虽然是在黑暗之中但我的视力丝毫不受影响只见这人是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年轻人生就一副帅哥坯子像一对眼睛在黑暗之中烁烁放光我暗叹一声:这人内力竟然强劲若斯!

    他胸口、左肋下各有一道刀口虽然止住了血但看上去应该还有十分严重的内伤游戏中的伤逝可不是喝一瓶金疮药就能痊愈的尤其是内伤得耗费一段时间来修养。

    他手脚麻利地往嘴里塞了一颗药刚喘出一口气外面便传来一阵骚乱有人大声吆喝:“大内锦衣卫捉拿朝廷要犯不相干的人都躲在房间里不要妄动放跑了犯人抓你回去杀头!”然后便是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和侍卫们的吆喝声一队队的锦衣卫开始一间一间地搜查起来。

    黑衣青年见对方开始搜查轻手轻脚地关紧房门来到窗前把窗子打开一条小缝看去不由得叫了一声“苦也”只见外面整座客栈都已经被官兵包围各举火把照得跟白天似的明朝锦衣卫、东厂西厂中高手无数以大太监魏忠贤为第一高手拒小道传说那著名的《葵花宝典》就是他写的只不过没有人亲眼见到他动武而已。

    现在外面已经被层层包围就算自己身体状况完好的时候恐怕也冲不出去更何况是现在?听着外面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很显然侍卫找到这里只是时间问题。他一咬牙掀开被子便要先把我蒙上猛然肋上一麻半边身子酸软无力往下便倒。

    我一言不伸手把他身上前胸后背二十余个穴位全部封住他惊叫一声低声问道:“你……你怎么这么快就冲开了我点的穴道?”眼里满是恐惧。游戏中是有被管家斩的设定的共有斩立决、菜市口斩、京城午门问斩三种被捕快们当场击毙等级降为原来的三分之一武功不爆出但是武功等级下降一半;菜市口斩等级降为原来的十分之一自身所学武功随机三项还原成秘籍掉落并且原来门派不被承认也就是重生之后要重新拜入原来的门派;京城午门问斩是最狠的一个人物等级降为一级所有武功消失所有产业没收归公所有携带物品消失相当于删号所以轻易没有人敢随便就跟朝廷作对。这人若是被我交到门外锦衣卫手里恐怕便是要问斩的也不知道他到底犯了什么大罪。

    我把这小子推到床底下又查看了一下四周还好没有留下血迹刚收拾好房门便被人一脚踹开一个身穿红色官服手拿官刀的锦衣侍卫闯了进来一进门便大声喊道:“官兵拿人你这里可是藏着要犯?”

    我淡淡一笑上前说道:“我这里哪来的要犯呢?你们这可是扰民啊。”说着伸手把门关上“我白天得了风寒病可不能见到风。”

    那名侍卫倒是谨慎在屋里箱柜到处寻找马上就找到了床底下看到下面果然有一个人他高兴叫道:“在这里了!”伸手便去抓忽然后腰“命门穴”上微微一痛好象被蚊子叮了紧跟着两眼一黑“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我冷笑被黑血神针刺在“命门穴”不死才怪呢。顺手把这人尸体收进碧玉棺材继续上床等待。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