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动漫 > 尸行天下

19 金刀王家

    娄祀城在娄牧城西南所辖范围虽然没有后者辽阔但主城亦是十分宏伟白虎区赫赫有名的大财主金刀王元霸就住在这里王元霸是林平之的外公我和岳不群一行都来到这里他的名头比我响王老头一听说堂堂华山派掌门亲自到来立即领了儿孙出来迎接。

    岳不群外号称做“君子剑”这脸面上的功夫自然是要做的足份了他和夫人一起过去跟王元霸客套说起话来春风满面外表看来倒还真是一个彬彬有礼的君子。

    那王元霸已有七十来岁满面红光颚下一丛长长的白须飘在胸前精神矍铄左手呛啷啷的玩着两枚鹅蛋大小的金胆握着岳不群的手不住摇晃显得亲近之极:“岳先生你收容我的外孙恩同再造咱们华山派和金刀门从此便是一家哥儿俩再也休分彼此。来来来大家到我家去不住他一年半载的谁也不许离开洛阳一步。伯奋、仲强快向岳师叔、岳师母叩头。”

    王家两个儿子都是手长脚长手臂上青筋如虬两太阳穴处微微坟起一看就是内功外功精修的高手他俩上来给行礼岳不群夫妇也双双还礼。

    林平之给外公介绍我:“现在孙儿已经入了三清派承蒙恩师收留要不然恐怕便再也见不到外公了!”

    王元霸本来以为他入了华山没想到却是入了三清派这三清派是何许门派他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的又见我一副文弱书生样立即大感失望不过还是过来跟我说笑了一番。

    这时岳不群说道:“我和镇南公情同兄弟华山派上代祖师也对金刀门十分推崇。今后大家得王老爷子和二位师叔指点一定大有进益。”众华山弟子齐声答应着由林平之介绍一一向王家三人见礼。

    我冷眼在一旁看着王元霸命仆人给众华山弟子红包心里暗叹:这岳不群的魅力果然非同小可不是我这样一个后生小子可以比的跟他在一起外人一看第一个感觉便是把我当成他徒弟辈。

    每人五十两银子的红包完华山众弟子的又过来给刘英我哈哈一笑也抓出四张一千两的银票待王伯奋的两个女儿和王仲强的两个儿子便一人给了他们一张。那王仲强的小儿子王家驹当时觉得我跟他们家有攀比之意拿着银票冷笑道:“咱们金刀王家可不差这一脚踢不到的钱。”

    我眯缝着眼睛冷声问道:“那我三清派就差了你们这半脚都踢不到的钱了?”

    王元霸和林平之赶忙过来解劝我哈哈一笑:“两年前我和另外两位兄弟在南疆开立三清派不管怎么算我也是个前辈高人了岂能跟他这不懂事的娃娃一般见识?哈哈哈哈!”也不理王家和华山两边的尴尬迈步第一个进了大门林平之忙过来引路。

    接下来几天我们便在这王家住了下来林平之父母双亡乍遇亲人免不了要互相亲近一番我几次想提出来要走又没有想好怎样解决他跟岳不群之间的事情是以耽搁下来每日跟令狐冲喝喝酒倒也有趣。

    闲聊中得知原来令狐冲刚从地牢中脱困知道任我行复出恐对中原武林不利又无意之中探听得知左冷禅有意合并五岳剑派他才特意赶回来向师父报信哪知道左冷禅早就一手策划华山剑宗和气宗之争岳不群和鲜于通是气宗跟神剑仙猿穆人清所在的剑宗争斗起来双方打了个两败俱伤。令狐冲回山本来岳不群就在剑宗人手上吃了大亏这会又从某个玩家口中得知令狐冲学了剑宗风清扬的独孤九剑比之自己更加高明一时老羞成怒便以他结交魔教为由逐出门墙再不算华山弟子当然这些话都是我从他话语中猜出来的令狐冲还以为他师父真是因为他结交了日月神教的人而开除他的呢。

    第三日王元霸的小儿子王仲强忽然来找我说话我知道他定是有事也不动声色东拉西扯一番那王仲强似乎对我十分仰慕还要瞧瞧我那神抓绝技并且亲自起身给我倒了一杯茶我笑呵呵地端起来喝了却觉得茶里有一股软骨散的味道心理暗自冷笑:且不说老子本身就是炼毒使毒的大行家单是我这僵尸之躯你便毒不倒我!

    忽然王仲强话锋一转:“听说我姐夫家有一本家传剑谱前些日子被平之寻得愚兄倒是心慕已久不知道能否有机缘见上一面?”

    我笑道:“那剑谱我看了习之大伤身体是以收了不让平之练习王二哥你要……你要……”我说着说着忽然浑身似没有了骨头一样缓缓软倒扑通一声栽倒在地上。

    王仲强一声吆喝从两旁跑出无数王家家丁王家骏、王家驹两个过来先点我身上数处大穴又用绳索把我反剪双手由胸至足捆了几十道然后押着我坐起来。

    我扫视全场只见王元霸一家和华山派都到了刘英和陶子安被点了穴道押来。王仲强伸手甩了我一记耳光厉声喝问:“小贼说你把辟邪剑谱藏在何处?”现在人类之中还没有出现储物戒指一类得东西是以他找不到我剑谱。

    王元霸沉声道:“红星先生那辟邪剑谱本是林家之物念在你曾经相救平之的份上只要你把剑谱还给平之我们也不难为你放你离开。”

    我淡淡一笑只看向林平之轻声问道:“这些都是你的意思了?”

    林平之扑通一声跪倒爬到我跟前眼泪大颗大颗落下:“师父待我恩同再造林平之永不敢忘只是孩儿爹娘死的凄惨我只想用家传剑法手刃仇人以慰爹娘在罢磕头不止。

    见林平之这般我反倒心里微微泛酸心想这辟邪剑谱终究是要让他学了是天意?转念之间不由得又笑自己的愚告诉自己这不过是一个游戏而已没必要动感情的。只是当初看笑傲江湖时每每读到林平之这里不禁都为之叹息看电视后更是情感大动现在“亲身”体会这份感情却是来得更加强烈了。

    我一迟疑旁边王伯奋抬腿踢了我一脚骂道:“还不快点说出剑谱何在?”

    林平之过去拦住他哭道:“你们别打我师父!”

    我长叹一声:“你可知道那剑谱习之有害?”

    林平之坚定地说:“为了能让爹娘在九泉之下得以安息我便是粉身碎骨也再所不惜!”

    我点头叹道:“罢了罢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