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动漫 > 尸行天下

17 僵尸血

    不知道是系统硬性规定还是岳不群“伪君子”一面的亲和力太大林平之竟然认了他这个未来的老丈人!我暗自气闷心里不住地盘算着各种可能脸上却摆出一副最真诚的笑容上前一拍岳不群的肩膀大声道:“岳老哥你早说嘛哎呀你看看你如果早早说出来我们之间也就不会存在这么多的误会了!我们刚才进来就看到几名华山弟子在这里翻东找西的还让我滚出去小弟我一时忍不住出手就把他们都给捏死了还伤了您的大弟子令狐冲真是不好意思……”

    岳不群一皱眉头沉声道:“令狐冲勾结魔教妖人早已经被我割出门墙不在是我华山派弟子了!”

    我一愕随即释然:“啊我们还是不提他了既然他跟岳老哥你没有关系那他身上的毒也不用管了任他自生自灭就好……嘿嘿子曾经曰过‘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哈哈久闻华山派君子剑大名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小弟我自幼也曾念过几篇诗文不如今晚我便和岳老哥把酒吟诗就如当年在华山上你和平之他老爹那样……嘿嘿岂不美哉?”

    我和岳不群一伙说说笑笑往里走那岳灵珊突然向我叫道:“你……你让大师哥中了毒……你把解药拿来!”

    我只是淡淡一笑向岳不群瞟了一眼老岳果然脸上挂不住向岳灵珊厉喝一声:“胡闹!令狐冲勾结魔教妖女被我割出门墙早已经不再是我华山派的人你还叫他什么?”看了看欲言又止的妻子他又说道“魔教教主大魔头任我行都亲自传他吸星他自然跟魔教中人来往甚多你让他躺在门口一会自然有魔教中人来救他。”言毕忽然语音转厉“这次念在多年情谊的份上饶他一命下次遇见定要亲自斩下他的脑袋!”然后又向我道“师门不幸出了这等逆图倒让红星小友见笑了。”接着仰天叹息“可叹我当初长了一双瞎眼收养了他这二十一年来把他抚养成人原想盼他能够出人头地将来能够传我衣钵接掌华山一派没想到……没想到……唉!”他长长叹出一口气然后喝令所有弟子都进里面院子把令狐冲扔在外院泥泞之中不得相救。

    我向刘英嘱咐了几句什么然后正要跟岳不群一起进院忽然华山派六弟子6大有又向我道:“你杀了我们那么多的师弟……”

    我冷哼一声把手拢在袖里傲然道:“我杀也杀了你待怎样?!”

    岳不群喝退6大有向我劝说了几句:“反正他们都是玩家死了还能够复生只不过能力弱点以后我再多教他们几招剑法便了。”敷衍过去。

    跟岳不群喝过一壶烫热的娄牧城特产百草酒我拉着林平之缓步回房一进屋刘英果然按照我吩咐的把令狐冲抱了回来。我本身就是炼毒的大行家把双手按在令狐冲的背心上运起九阴真气面前便弹出一个面板上面绘着一个人体经脉图上面有密密麻麻的穴位和脉络便是令狐冲体内的情况了。

    我看他丹田处和八道奇经脉之间有气相连隐隐有一股股的吸力每一条奇经之中都有几条不同颜色不同性质的真气在流动而十二正经之中却是空乏呈现真气不足之像而又有缺血的状态。

    我先前灌注进去的带毒尸气已经被他的吸星吸如丹田化入奇经之中我试着用九阴真气把黑血尸气吸出来或者逼出来哪知道刚送进去一点立即就被他自身感应给吸了进去。我暗自骂道:这个吸星怎么这么烦人!这令狐冲把这些乱七八糟的真气都收在身体里有的还是有毒的能活到现在不死简直就是个奇迹!

    我拿出一把宝剑在掌心处一划伤口处益处淡蓝色的僵尸血我把令狐冲嘴巴捏开把僵尸血滴进去一共四滴然后赶紧运内功帮他把僵尸血化开送入丹田再通过他自身的吸星内力把血液药力分送到各处只见淡蓝色的药力缓缓扩散逐渐跟先前被吸进去的尸气融合化成红色的血滴融入身体里——化解一个僵尸的尸气或者尸毒最好的解药就是那个僵尸自身的血液!

    解了令狐冲身体里的尸毒我让刘英在屋子里守着我和林平之飞身上房穿过层层跨院来到向阳巷老宅寻找剑谱。

    不一刻到了地头只见这里早就被人翻得乱七八糟连墙上的壁画和顶棚上的瓦片也被一一揭下就差点把这房子给拆了不用问自然是那些看过原著的玩家们做的了。

    看着满地狼籍林平之悲从中来忍不住又落下泪来一边抽泣一边整理把满地的书籍画像都一样一样地整理起来放回原来的位置我也不着急站在一旁潜运内功双手拢在袖中暗自戒备。

    林平之翻东翻西找了好半天忽然惊叫一声:“咦?”我循声看去见他拿着一个撕破的蒲团正在往外掏棉絮最后把整个蒲团都掏空了又从线口处拆开翻转过来只见外面灰色的蒲团里面却是红色的正是一块袈裟缝就。

    原著中写着剑谱的袈裟是在棚顶可是现在整个棚都已经被别人掏空了系统便刷在这里我来不及细想忽然窗户“啪”的一声碎裂两道人影闯了进来二人都穿黑衣一个秃头一个白苍苍按照原著上的剧情来应该就是嵩山派的秃鹰沙天江和白头仙翁卜沉了。

    我等得就是他们!两个老头一进屋便分头行动秃头沙天江双掌挂风向我打来白头卜沉却抢向林平之林平之跟我日久反映能力也颇为不慢一掌拍来二人都是嵩阳掌对在一起“波”的一声一起后退却是一个半斤八两的局面。

    卜沉轻喝一声使开嵩山派擒拿手法跟林平之对拆十余招林平之毕竟跟人家相差太远被对方伸手扣住手肘要穴一把抢了他手上袈裟飞身向外便走。

    我这时正好摆脱了沙天江一招横空挪移来到卜沉身后一爪“王驾三驱”便抓了过去卜沉后背被我抓出五条深深的伤口他不敢多做停留脚在窗台上一蹬便飞身而走他既然能叫“白头仙翁”轻功自然是极好的我正要追赶忽然身后风声险恶我反手一招“有命无咎”将他一掌化解同时在他手背上掏出五道指痕深可见骨。

    我飞身纵出窗户去追那卜沉眼见前面一道人影抢先追了上去手持长剑拦住卜沉正是令狐冲。

    令狐冲大伤未愈跟卜沉交手不过十招就被一记嵩阳神掌印在胸口这小子却韧劲十足反手一剑刺在卜沉肩头卜沉再一掌拍向令狐冲头顶我便已赶到近前一招“中行独复”将他手腕抓住五道气劲反复交替运做他一只手顿时碎成肉酱左手挥出一记“黄裳元吉”五指深深插入他的头顶这个刚过六十级的嵩山派高手就此一命呜呼!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