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动漫 > 尸行天下

07 一剑落九雁

    我剑势一变忽地转为衡山派的“回风落雁剑”游戏中这种三十级满级的剑法需要每过十级才能向别人传授为了把衡山派的剑法尽快传给刘英我在这剑法上面曾多下功夫已经练到满级三十级。衡山派剑法讲究变幻闪烁如梦如幻这路剑法更是左右飘忽翻转挥洒之间把对方全身都罩住。

    卫春华被我一路回风落雁剑杀得手忙脚乱若是常人在这黑暗之中遇到如此剑法定要先求自保舞动兵器护住全身方为上策哪知道这卫春华是个拼命的行家情势越是对自己不利他越是要拼命此时竟是只攻不守双钩连环攻来钩钩划向我的要害。

    我一见对方拼命心下也是忌惮这回风落雁剑虽然被我练满但并没有达到最高境界另生出招式的地步又拼斗了三十多招一套剑法堪堪使完仍然是斗了个不胜不败的局面。

    卫春华连声虎吼双钩越使越快真好似一头凶猛豹子一般忽然我身旁蒋天寿一声惨叫已是左肩中钩眼看卫春华只要用力顺势一带就能把他一条膀臂削下来我急忙使了一招回风落雁剑中的绝招——一剑落九雁这一招凌厉至极长剑如闪电般刺出虽是一剑却又暗藏了九剑叮叮两声点在对方长钩上将双钩荡在外门紧跟着顺势而进直点在卫春华胸口膻中穴上我虽然帮助清兵完全是为了完成任务本身对红花会并没有什么仇恨所以这一剑刺得虽然是要害但入肉甚浅刚破了肉皮立即顿住内力灌注之下立即把他穴道封了卫春华闷哼一声软软瘫倒。

    我对自己这一剑十分满意心想跟那“一剑无血”冯稀饭比起来顶多也只差了一筹而已。蒋天寿把还嵌在肩头的钢钩拿下简单包扎止血拎着鬼头刀就恶狠狠往卫春华脖子上砍去我运剑在他刀身上一点立即将鬼头刀荡开。

    我向蒋天寿道:“这人是红花会中大有身份之人你现在一刀把他杀了日后不但红花会不会善罢甘休就连朝廷恐怕也会对你擅做主张不满不如把他用绳索捆了送给张召重大人处置岂不是大功一件?”顿了顿我又说道“今天晚上红花会来了不少人不如咱哥俩合作专门挑人活捉了待杀退敌人再献给张大人功劳咱俩平分怎么样?”

    蒋天寿一听有礼立即命手下拿来二阶的牛筋把卫春华手足紧紧捆住由两个小兵押着。我捉了一个高手心情大好见前面百米之外有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孩子上窜下跳的挥舞着小拳头正和五个清兵打得热闹他身手十分敏捷那五个清兵刀砍枪扎都碰不到他分毫我心想莫非这个就是陈家洛的书童心砚?不过好象要小了很多。

    我大步冲过去伸手向那小孩后领抓去那孩子武功不弱竟然及时低头避过了我这一抓同时右足反身踢出度竟是极快。我晃身躲开他的一脚伸指点他肩前缺盆穴小孩左右手臂回环一圈我这一指就犹如点在了棉花上竟被对方巧妙卸去了劲力。

    我一愣心想这孩子定是一个npc了要不然武当太极拳作为旷世绝学还没听说出世他是怎么会的?只不过没听说过武当派谁有小孩啊莫非是宋青书?不过也不应该这么大啊!

    我对付小孩不屑于用剑只出一只左手点他身上要穴那孩子虽然被我打得连连倒退但每次都能成功将我招数划解用得确实是以柔克刚的路子但又似乎不像每一招都十分精妙我一口气点出三十多指都被他奋力化解。

    我心想自己连一个小孩都对付不了让别看见岂不是笑掉大牙正要用九阴伸抓的招数将他擒了忽然旁边传来一声冷喝这一声好似三九天吹来的一阵寒风让人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颤随之一刀从后削来。

    我挥剑格挡跟他刀刃一碰立即感觉对方刀上带着一股粘劲我的宝剑不由自主地要随着他的刀向一旁偏去我心中暗暗吃惊急忙运内力将对方刀崩开一招“轻吟回风”向他胸口刺去那人横刀封挡跟我狠斗起来。

    黑暗之中只见这人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脸上冷冷的表情如罩上一层寒霜双眼中寒光四射即使在夜里也烁烁闪光他刀法稳重走得也是以静制动以柔克刚的路子每每和我刀剑相交都能生出一股粘力跟武当派的玄虚刀法有些相近但却又很是不同一连三十余招我打得都是束手束脚再拆十余招猛然间想起红花会十二当家的叫做“鬼见愁”石双英就是整天摆着一副扑克脸又得传赵半山教得玄玄刀法也是武当旁支想必这人就是他了!

    我把一路回风落雁剑使出大半仍然奈何不了对方心想这红花会中人果然都是硬手忽然身后那小孩脆生生叫了一声蹦到我身后一拳向我后腰眼处打来我左手伸出抓向他左腕这孩子立即双臂回旋将我招数化开然后跃到一边以防我继续追击。

    趁这一耽搁石双英刀法展开向我砍来我回身相应一旦稍占上风那小孩就立即从后偷袭我几次伸手抓他都被他巧妙招数化开。

    见小孩狡猾我也心生一计长剑一抖又是一招“一剑落九雁”向石双英刺过去石双英功力十分扎实立即向后连退三步化解我得攻势同时也使了一招玄玄刀法中的精妙招数化解。

    我一剑逼得石双英手忙脚乱那小孩果然再一次跳过来偷袭我反手一指点出那孩子仍旧双手化弧卸掉我的劲力然后向回跳我那一指乃是虚招见他往回跃出立即反手一捞将空中落下数十雨滴都用内力裹住运上打黑血神针的功夫九阴真气一荡雨滴立即变成几十枚的暗器向那孩子打去他急忙圆转双臂化解却又哪里化解得了如此多的雨滴只护住了头脸胸口小腹和大腿上几处穴道同时一麻手脚立即使不出劲来“啪唧”一声摔在泥水里一旁蒋天寿倒也见机得早立即派人过去用绳索把小孩捆了。

    石双英一见小孩被捉急得大叫一声:“周小兄弟!”刀法陡然变得凌厉起来。

    我听他喊周小兄弟猛然想起原著上的一个人来问道:“那小孩可是铁胆庄周仲英的儿子?”心想我们还没有到铁胆庄啊怎么老周头就冒出来了?

    石双英冷冷道:“不错周老英雄马上就要来了!”

    看过原著我知道这周老头的厉害凭我现在的功力恐怕还不是他的对手剑势再变一招“天柱云气”使了出来剑势飘忽不定好似云气飘动极尽诡奇之能事动向无定让人难以捉摸正是衡山剑法中的最终绝技!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