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有条美人鱼

    电话响了几声才被接起,话筒里依稀听见对面几人的说话声,夏琳昔的声音里透着无力,“喂,哪位?”

    “琳昔,是我!”这个我字刚出口,话筒里便传来夏琳昔略带鼻音的焦急声音。

    “姐,你哪里去了,到现在才知道联系,你的号码怎么打不通,你都不知道我们会担心的吗?”一串密集的发问,砸进夏琳君的耳朵,耳道里塞满夏琳昔焦急而愤怒的声音。

    “昨天出了点意外,我的手机丢了,你别着急,我没事情!”夏琳君安抚着对面的人,鼻子也酸涩的厉害,想起昨天晚上的经历,心底深处依然是抑制不住的害怕。

    只是这些遭遇,这些害怕,夏琳君都埋进了心里,不想家里人跟着担心。

    “好!别担心!什么时候回去啊?我也不确定,你照顾好家里!”夏琳君挂了手里的电话,食指从眼睑上擦过,带走了留在上面的一点水润。

    “谢谢你的手机!”将机子递还给了王君忆,夏琳君拿起一旁的棉花药水,俯着身继续处理着脚底的那些伤口。

    王君忆将机子放回包里,斜靠在沙发扶手上,女人低头窝在沙发里,细致地处理着那点伤,探身往那曲起的双脚上瞥了眼,或许是走路的关系,上面依稀还残留着刺眼的血红。

    夏琳君捏着沾染了红药水的棉签直接在伤口上涂开来,眉眼平静,仿佛药水里的酒精根本不具任何刺激性似的。

    眼帘抽了下,王君忆拿过手包,起身走到窗户边上看了会,眼里滑过玩味,回身走到弯着腰身的女人面前,“你下午再休息一下,我先去处理一些事情!”

    手里的棉签停在伤口的边缘,睁着圆润的眼睛望着身边的女人,“好的,你忙吧,我这里也什么事情。”

    点了点头,王君忆没有多说什么,转身走了出去,刚才自己一说要出去时,夏琳君的眼里闪过如释重负,看样子自己再呆下去,也不过是让她尴尬而已。

    浅笑着关上门,下了阶梯,直往房间后面的那一亩水塘走去。

    房门关上的声音,夏琳君下意识地松了一口气,虽然王君忆始终给自己的感觉情切随和,但是,自己的身份,无端的还是让自己低于别人一等的感觉。

    指间的棉签被女人扔进了垃圾桶里,目光在涂满红色药水的脚底看了下,其实这点痛又算得了什么呢!

    扭头瞥了眼窗口,挪着步子走了过去,窗外是一亩池塘,对岸几个男人甩着杆子在垂钓。

    目光随意地扫着,几个熟悉的身影在对岸走动着,夏琳君半垂着眼,红唇抿了抿,视线重新投了过去,刚才出去的王君忆沿着小路走了过去。

    在斜对岸的地方停了脚步,夏琳君的眼也跟了过去,对面的树影里,有个人影窝在那里,刚才寥寥一瞥,并未发现。

    王君忆走近树影里的男人,停在他的一侧,转过身,目光扫了眼被树木遮挡的屋子,“顾总这是钓了几条鱼呢?”

    从身后提了个水桶出来,直接放在了女人的面前,男人的眼睛依然盯着水里的的浮漂。

    弯着身,仔细地数着桶里的数条鲫鱼,声音里却是抑制不住的欣喜,“快看,里面还有条漂亮的美人鱼呢!”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