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宝贝醒了

    夏琳君在男人出去时,眼睁开了下,余光里是男人修长如松的背影,眸光流转里依然是一片浓稠的黑,神志瞬间又被拉入了无底的深渊,沉沉睡了过去。

    再次从黑甜中醒来,精神依然不济,酸涩双眼里是一片迷蒙,薄被上的手无意识地抬起放在额头上轻轻捶了下,一阵疼痛瞬间自额头钻进馄饨中的神经,撕扯开昨天晚上的一切,毫无遮掩地铺陈在女人的脑海里。

    一副副定格的画面,顺着倒着来回游移在脑海中,身上的疼痛告诉她昨天晚上所经历的一切都是真的。

    手臂撑在床上,拖着沉重的身体靠向床头,掌心摊开,水眸落在那晕开郁结了的红色上,头扭到一旁看向身边的枕头,上面依稀还有人睡过的凹陷痕迹,手指在上面抚过,沾上的是棉帛自有的清冷而已。

    那如碟翼的长睫颤动了两下,抬起,目光在房间里环视了一圈,确认了此时房间里真的只是自己一个而已。

    夜灯的光柔和晕黄,目光从沙发上的男性手包上走过,在厚重的窗帘上多看了几秒,不确定现在到底是什么时间了。

    无声的轻叹在女人的胸腔里徘徊,红唇轻扯了下,终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值得庆幸的是,还好是他吧!

    昨晚莫源生的凌辱让夏琳君知道,所谓的买卖未必都是自己愿意接受的。

    假如自己没有逃脱,那么今天的自己已身处地狱了吧!

    目光盯着被顾展铭肆虐过的掌心上,那毫不遮掩的痛又一次直击心脏,身子瑟缩了下。

    门被旋开,女人从失神中清醒,一丝忐忑不安在身体里游走,手下意识地捏紧胸口的丝被。

    王君忆已是第三次扭开房间的门,前两次进来,里面的女人依然处在深眠中,房间里毫无动静。

    这次来查看其实也不抱什么希望,撇了下嘴角,碰上这饿久了的男人,女人体力差点真心受罪。

    推门进来,却是一片明亮,精致的细眉挑了下,看样子那宝贝已经醒了。

    轻咳了下,提醒着里面的人自己进来了,手在身后,轻掩上房门,门锁扣上的声音传入房间。

    王君忆跺着步子出现在夏琳君的眼前,床上的女人紧捂着胸口,逶迤的长发撒在脸颊两侧,小脸显得更加迷你。

    一双水润的眼搁在自己的身上,里面盛满防备,犹如林间受惊的麋鹿。

    安抚地抿唇轻笑了下,王君忆想着昨晚上自己的遭遇,摇了摇头,越过大床,手拉上帘子,“我叫王君忆,是顾总的秘书!”

    见女人仍是一脸的困惑,便明白昨天发生的一些事情,这个床上的人可能都忘记了。

    虽然无伤大雅,但是不记得,王君忆还是松了口气,彼此也不会那么尴尬。

    那场面实在太刺激,有生之年不想再碰到了。

    厚重的帘子被拉开,明媚的光迫不及待地直接扑了进来,填满了整个房间。

    夏琳君闭了闭眼,透过枝叶间斑驳的光影知道此时的时间不会太早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