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男人说别人碰过的脏东西恶心

    夏琳君见男人离开,虽然一时没弄明白这翻话的意思,不过对自己来说,目前这些应该都不是最重要的。

    直接张开双臂挡在了男人的面前:“我知道您生气了,我知道我不应该在您这里耍小聪明,我知道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你原谅我一次好不好。”

    女人纤瘦的身体在高大提拔的男人面前无疑是螳臂挡车而已,女人仰着小脸,满脸泪水,胸腔里挤满后悔、苦涩、痛苦的滋味,失了血色的唇瓣张张合合诉说着自己的过错。

    男人周身散发出阴沉的压迫感,挺拔修长的身躯向前移动,逼得夏琳君不得不一步步往后退去。

    顾展铭看着女人满面的水光,红肿的双眼,心底没有一丝波动,手臂扬起,食指一勾,挑起一滴晶莹的水珠,放在手指之间揉捏着,目光带着讥讽打量着在指间晕开的那点湿润,“女人的眼泪什么时候是真什么时候是假,你自己清楚吗?”

    凌厉的步子往前移动着,胶着冷意的眸瞥了眼站在车旁的关阳。

    夏琳君见关阳往移动,压抑不住的恐慌从心底蔓延开来,紧紧地攥紧她所有的神经,顾不得男人身上拒人千里的冷冽气息,双臂紧紧地缠绕上男人坚实的腰身,“顾总,我求你!再帮帮我!”

    男人阴寒的脸上压抑着几分不耐,手指直接摁在女人瘦弱的腕上,瞬间袭来的疼痛迫使女人松开了紧抓着的手,扣着女人的手腕往后一扬,夏琳君的身体仿若断线的风筝跌落在地。

    时间仿佛静止,女人匍匐在地,男人长身伫立,淡漠地俯视着地上的人,关阳的视线在两人之间扫了下,沉默地转身站在几米开外。

    顾展铭清冷的眉间浮上一丝烦躁,深沉的视线搁在那团哭得不能自制的人身上。

    徐徐而来的夜风,徘徊在两人之间,男人身上阴冷的煞气缓缓散开。

    挺拔的身影向前移动,昏暗的光线里,顾展铭站立在女人的面前,抬起修长的脚,泛着冷光的鞋尖勾起女人低垂的下颚,“记住我今天说的两句话:人活一世,要有自知之明;第二句别人碰过的脏东西再来碰我,我会恶心!”

    收起脚,男人转身离开,路过关阳身边,冷冽气息再度散开,“通知安保部,以后帝云大厦周边百米内禁止闲杂人等逗留!”

    关阳瞥了眼依旧趴在那里的夏琳君,转身上了驾驶室,启动车子离开。

    趴伏在地的女人望着绝尘而去的车影,断线的泪水从小巧的下颚滑落,无声地砸进尘埃里,眼底是满目的绝望。

    动了下撑着地面的手,一股难忍的刺痛从掌心钻进心口,摊开,一粒玻璃碎片在路灯下莹莹泛着白光。

    车里,关阳瞥了眼后视镜,男人闭目养神,神色未动,眼尾扫了下倒车镜,夏琳君的身影被逐渐拉离。

    “安排下,帮我预约下郭家的掌权人郭丁元郭老!”男人掀开眼帘,深邃的黑眸中一缕幽光闪过,“安排个人盯着夏琳君,我要知道她接下来所有的活动轨迹。”

    “好的,我明天安排!”关阳对于顾展铭让自己安排的两件事有几分意外,不过依旧保持缄默,领命行事。

    两天前顾展铭旅游回来,即吩咐关阳从夏柏强的事件里撤离,不用再安排人继续追查事情的始未,当时是震惊的,不过跟随顾展铭也有几年,知道他的脾性,没有多问便照做了。

    今天看到顾展铭对夏琳君态度上的转变,心下倒有了自己的几分猜测。

    男人一路无话,直接回了临江苑别墅。

    夜里,男人沉睡的脑子里闪现两张不同的脸,梨花带泪和阳光明媚,两张脸不停的相互转换着,最后却一同消失在了那个透着暗光的房间内,接着里面传出一波高过一波兴奋而糜烂的声音。

    从梦里转醒,转头看了眼窗外,夜色依然浓重,单手握拳敲了敲额头,半靠着床头,拿了根烟抿着,眸色沉如寒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