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十二)声声浪潮

    顾展铭站在窗前,双手撑在窗棱上,袖子随意地挽着,薄唇抿成一线,清冷的眸光敛进起伏不定的海面。

    瞥了眼腕上的钻石手表,手指抚上领子又解了粒扣子,修长的双腿踏着地毯向外走去。

    幽静的长廊,寂寞无声!

    男人双手插在裤袋里,微低着头,如刀刻般的剑眉微拧着,海边椰树下,俊男靓女相拥的画面再次冲进视网膜。

    抬起骨节分明的手指捏了捏自己的鼻梁,看着电梯停在了16层的数字上,顿了片刻,迈了出去,停在了夏琳君入住的那个房间门口。

    廊上的光隐隐绰绰,男人的脸隐匿在其中,隐隐约约。

    两指曲起,准备敲门,一丝细微的声响从缝隙里飘了出来,钻进男人的耳中,如灌了墨的双目微移定在了那丝缝隙上。

    曲起的手指顿了下,伸直往里一摁,本就没有关实的门就这么在男人的眼底又敞开了些。

    刚才只能隐约听见的声音,此刻被扩大数倍的环绕在男人的周身。

    房间里的微光透了出来,笼着笔挺站在过道外的男人,周身没有一丝波纹,听着从房间里飘出的女人压抑的声音,夹杂着男人的低喉着。

    手再次滑进长裤袋子,转身离开,紧抿的唇扯开一条缝,露出一丝笑容,眼底却不带一点的温度,夹带着几丝嘲讽。

    男人的背影冷冽入骨,气场夹冰带雪。

    房间里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拌着一声尖叫,一声低喉趋于平静。

    甘月欣赤裸着身体下了床,昏晕的橙黄色灯光下,女人迷人的身体曲线印入男人的眼里。

    胡利豪欣赏着女人的柔美,不可否认,甘月欣的身体着实让自己深深的迷恋着,这个女人在床上又放的开,什么姿势都能打得开,足够满足男人征服的的欲望,极大的满足男人的虚荣心。

    闭上眼,胡利豪的手轻拂过柔软的被子,脑子里闪现夏琳君甜美的笑容以及隐藏在白衬衫下起伏的胸部。

    “哎呀,死人,你门都没关严的啊!”甘月欣扯过床上的毯子裹在身上,握着门把探身向外看了看,空荡荡的走廊让这个女人狂跳的心脏平复了下来。

    关上门,站在床前,瞪了眼依然平躺在床上,怡然自得的男人。

    胡利豪听甘月欣这么一说,丝毫不在意的瞥了眼床前的女人,“这不是更刺激吗?”

    女人的手紧抓着毯子的一角按着起伏的胸口,一条修长匀称的双腿裸露在外,媚眼含骄带嗔地瞪着,眼角流淌出的风情让男人眼里的颜色越来越沉。

    起身,跪在床上,一探身,便又把甘月欣又攥了上来,身体直接覆盖了上去,目光直视着女人饱满的胸部,眼里却是白衬衫,白衬衫里是那若隐若现的丰满,男人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手里的力越发不受控制。

    甘月欣被男人眼里散发出的热度吓的连连后退,胸部的疼痛让女人的眉深皱着,身子往后缩,想要挣脱出男人的控制。

    甘月欣被迫痛苦的承受着,却不明白今天的胡利豪这么疯狂的原因。

    回到房内的顾展铭,临窗而站,今晚起了风,海上的波涛此起彼伏,一点都不安宁。

    手卡着机子,恩下了关震的号码,那边的人显然已经入睡,这会儿接电话的声音还带着迷糊而沙哑的鼻音:“顾总,什么事?”

    “安排一下,明天我们先回衢城!”也不等那边反应,直接摁掉了通话。

    屏幕上女人依旧明眸动人,男人的眉深压下来,寡冷的眸凝结成冰,手指点了几下,直接把屏幕换回了原来的青山绿水,顺便把那张照片扔进了垃圾箱,机子随手扔进了身后的大床。

    做完这一切,男人进了卫生间洗了个冷水藻,再出来时,已恢复了原本成稳的模样。

    穿着白色的浴袍,手里拿了杯红酒,起伏的海面,却已不复刚才那般汹涌难测。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