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被收拾 (四)

    “这样就受不了了?呵,我还真高看你了!”男人凉薄的话灌入耳,讽刺而冰冷。

    在男人松手的那刻,女人手脚并用的从男人的身上跳离,或许太过于害怕紧张,在落地的那刻,脚腕扭了下,女人却毫无知觉,直直退到了房间的另一边,靠着墙激烈地喘息着。

    侧过身,整理着被拨弄开的内衣,手指颤抖着去扣被拉扯开的扣子,却无奈的发现怎么也扣不进去。

    夏琳君从未这么害怕过,胸口依然还残留着男人肆虐过的记忆,身体不受控制的微微发抖。

    男人暗沉的目光依然锁着离开的女人身上,冷若冰霜的眼神此刻终于缓和了下来。

    仰躺进沙发,心底无奈地叹息,本想借这个机会好好教训一下这个胆大妄为的女人,却不想最后受苦的是自己。

    看着女人笨拙地整理着自己的衣衫,手指哆嗦着根本不听使唤,男人闭了闭眼,再次睁开,已是一片清冷。

    今晚已经没有兴趣跟这个女人继续纠缠,原来慵懒的身体坐起,淡漠地注视着此刻犹如受惊的小兽般的女人:“半月之约还有一半时间,剩下的时间把你该清理的感情纠葛给我清理干净,我可没工夫跟你继续玩别的花样!”

    顾展铭冷漠起身,整了整有了皱痕的衣裤,扣上扣子,瞥了眼紧缩在一边的小女人,眸光紧了紧,却也不再说什么。

    拉开紧闭的房门走了出去,徒留下惊吓过度的女人在房间里。

    房门被关上的声音惊得夏琳君又一哆嗦,望着重新关上的门,此刻才惊觉自己有了点呼吸。

    沿着墙壁滑坐在地毯上,身体像死里逃生般瘫软无力。

    情绪依旧动荡,理智却在慢慢地回归,痛觉神经回归的瞬间,女人惊觉脚腕上的刺痛袭来。

    拖回扭伤的脚,依旧哆嗦的手指轻摁了下,疼痛告诉夏琳君刚才不是梦。

    苍白的小脸上布满泪痕,精致的妆容此刻狼狈不堪,双眼红肿,衣衫不整,红唇却异常的妖艳!

    环抱着自己的双腿,夏琳君整个身子蜷缩成一团,仿佛这样才不会这么害怕。

    泪水再次席卷而来,一滴滴砸落在地毯上,无声地隐没,不见踪迹。

    紧咬着内唇,由最初微不可闻的抽泣声,到后面的嚎啕大哭,宣泄着女人心底最深的无助与恐惧。

    门外的男人双手插在西裤袋子里,清冷的目光停留在对面的房门上,面色依旧淡漠。

    房间里女人的哭声透过厚实的门传出,模模糊糊,不甚清明。

    顾展铭第一次站在门外听一个女人哭这么长时间,也是第一次见识一个人能这么会哭。

    以往的人生里,似乎没见女人这么哭过,仿佛要放光身体里所有的水分似的。

    哭声渐歇时,也已经过了将近大半个小时。

    无奈地摇了摇头,顾展铭看了眼紧闭的房门,移步往外走去。

    走廊悠长而昏暗,男人修长的身影隐没其中,消失在了转角处。

    紧闭的房门依旧紧闭着,里面的女人不知道外面有个人站在这里听她的哭声听了许久。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