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玩笑而已

    带了点兴味的眼神看了眼顾展铭,手指扒了下头发,唐屹弘嘴角扬起个角度,嗤笑了声。

    横了眼唐屹弘那张阴阳失调的脸,顾展铭没好气的斥了声:“又想到什么了?”

    “前段时间,我陪我妈到家里看了下阿姨,无意中听阿姨跟我妈聊天,汪家原先是想把女儿嫁进顾家的?”摸了下鼻子,唐屹弘八卦地挑眉问道。

    站起身,无视了这个问题,顾展铭坐进办公椅,顺手拿过桌子上的一份文件开始阅览起来。

    唐屹弘眉眼露笑的跟了过来,顺手拉过椅子,一屁股坐了下来,骨节分明的长指翻过文件夹子盖住了文件:“说说,这什么情况。”

    无奈的看着面前具有三八潜质的男人,顾展铭只能头痛的拿眼瞪着这张脸,“能是什么情况,长辈之间无伤大雅的玩笑而已。”

    “呵,搞不好,人家一片痴心在丹心,你却当成玩笑,多伤美人心啊!”唐屹弘摇了下头,“你说你晚上再去参加人家的订婚宴,人家不会在台上直接来一首 《可惜不是你》吧?”

    说完,唐屹弘直接把自己逗笑了。

    顾展铭无奈的盯着面前的男人:“我说你最近是不是太闲了,上次姨妈还在我面前提你的婚事来着,你说公事太忙?要不给你放放假,先去解决掉终身大事!我想姨妈应该会很高兴!”

    唐屹弘被咽了下,对这个提议是敬谢不敏。

    唐屹弘的妈妈郑闻怡跟顾展铭的妈妈郑淮西是亲姐妹,两人的父亲又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

    顾展铭32岁,唐屹弘28岁,在唐屹弘出生的那一年,顾爸跟唐爸两人合资一起办了个公司,这就是最初的帝云。

    不过顾爸无心生意上的事情,只是挂个名,偶而出来提供些思路,公司的运作基本是唐爸唐甸龙在操持的,而顾爸顾东兴则一心钻在教育事业上。

    如今唐甸龙已经把公司交给了两个孩子,自己则退居二线,基本不过问公司的事情了;顾东兴也辞去了头上的那个名,钻进了帝云集团名下的一个学校做着一个校长,忙着一堆孩子的事情,乐此不疲。

    退居在家的唐爸,这几年时不时的带着唐妈来个世界游,两个老人生活不要太滋润。

    不过两个老人最近却迷上了小娃娃,每次唐屹弘回到家总被逮着念叨,让他赶紧抓个女的回家生个娃让他们玩玩。

    听这两人的论调这是有多空虚寂寞冷啊,连玩孩子都想得出来,为了能早抱到孩子竟然都愿意接受私生子了,说什么某某因几年前误会结果分开了几年,现在碰到了,发现女方给生了个小公主。

    时不时的辍掇唐屹弘让他好好回忆回忆,有没有初恋情人之类的,是不是有漏网的可能,早点把孩子跟女人接回来,不要让他们在外面受太多罪。

    顾展铭瞅着片刻闪神的人,也不多问,转了个话题:“晚上你打算带哪个女伴过去啊?”

    “带唐萌吧,这丫头提了几次了,大学毕业想成立自己的工作室,创立自己的服装品牌,想在上层社会建立起自己的一个关系网,”身心放松的把自己扔进了沙发,靠在椅背上,“我爸妈的意思也想让她出去学着交际。”

    把文件往一边挪了下,顾展铭一手绕到脖子后面用力的揉捏了下:“怎么,唐家想培养个女强人出来?”

    摇了摇头,唐屹弘颇有点无奈的开口:“哪里,是这丫头自己说想做一翻事业,不想只当个米虫。”

    说起自家的妹妹,唐屹弘每个字包括标点符号里都透着宠腻,简直是个妹控。

    “你呢?这次打算带女伴吗?”唐屹弘想起这几年每次应酬需要带女伴出席的时候,顾展铭无不例外都只单身前往,见顾展铭无所动的表情,心下了然,“古语天涯何处无芳草,这句身为男人的你可千万别忘记了。”

    顾展铭单手扶额,看了眼唐屹弘,这两年关于这个问题不时的被眼前的这位跟王培均提起,最初帝云刚进入转型期,根本无心在这上面,就这么过了这些年,现在……

    关于这个问题……

    扣了扣鬓角:“一切等成燕回来再说吧。”

    见顾展铭不愿多说的样子,唐屹弘也就点到为止,刚好这时杨林把文件取了过来,两人又把心思放在了工作上,针对手上的项目进行交流,各自说了各自的看法,最后文件加了一些条款,让杨林重新拟订一份传到对方公司确认,如无别的问题,再由唐屹弘确认签字就可以了。

    处理完公事,唐屹弘站起身准备离开,看了眼还埋首浏览着文件的人:“晚上一起过去吗?”

    闻言,手在文件上签上自己的名字后,直起身子摇了下头:“不了,我自己会过去的。”

    唐屹弘耸了下肩,转身出去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