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催生

    后来跟谢芝琳商量就把独生女介绍给了他,两人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后顺理成章的结了婚。

    看着正忙着一起收拾碗筷的男人,南宫政宇的目光带着欣赏。

    饭后,又坐了会,谢芝琳起身赶着顾展铭,让他尽快回去休息。

    南宫政宇叹笑也帮着催人:“快回去吧,累了一天了,又陪我们大半天的。”

    谢芝琳帮着拿了男人的手包,看了眼外面的夜色:“早点回去,家里你妈你爸可能还没睡!”

    站起身,叮嘱着南宫政宇注意身体,便也听话的告辞了。

    关上门,老两口彼此欣慰的相视一笑。

    “燕子回来,就更圆满了。”谢芝琳端来一盆水,把老伴的脚放进去泡着。

    “是啊。”用脚跟摩擦着脚背,南宫政宇心满意足的谓叹“过两年就有孙子抱了。”

    “瞧给你乐的。”把床上的被子整理了下,又从衣柜里取出了一床被子在另一床上铺了起来,“早点休息吧,身体好了,以后孩子有得你抱。”

    “好,休息休息。”南宫政宇点了点头,掀开被子躺了进去。

    顾展铭到家的时候已经晚上9点半了,现在除非需要值夜班才在分配的安置房里休息外,一般都会回父母在临江苑的别墅里。

    10年前的那次意外,让父母经历了一次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抑郁症更是让母亲倍受精神的折磨。可是让自 己家经历这次劫难的原凶却依然逍遥法外。虽有线索,只是不足以把人绳之以法。

    这也是自己这几年的一块心病。

    客厅里依然留着一盏落地灯,柔和的灯光糅合了一室的清冷,顾展铭放下公事包,解开了袖扣,放松身体仰躺在沙发上。

    “回来了。”一声温柔的女声从转梯口传来。

    “妈,你怎么还没休息啊?”起身扶着郑淮西的胳膊走到沙发边。

    “又到你南宫叔叔那里去了?”郑淮西拿了个靠垫在身后,“今天气色怎么样?前天我跟你爸去看了下,感觉精神不错。”

    “昨天我跟主治医生通了电话,基本已经没问题了。回去还是靠养为主,也没其他更好的办法。”顾展铭身体向前倾,双手曲起抵着大腿,手掌握在一起。

    “哎,年纪大了,各零件就锈了,一有风吹草动的,不是卡住就是罢工。何况3年前你南宫叔叔身体里的重要零件还被修理过了。这么长时间挺过来了已经很不错了。”郑淮西感慨道。

    “听你南宫叔叔说,成燕快回来了?”

    点了点头,“还要一段时间。”看着郑淮西期盼的眼神,嘴角动了动,有些话还是没说出口。

    对于父母期盼的事情,还是感觉自己自私了。

    “你们这一代跟我们不同,我们也尊重你们的选择。但是有时候也要考虑我们这些为人父母的感受,等成燕回来,你跟他好好谈一下。你爸这几年虽然什么也没说,可他的心情你应该也能明白。”郑淮西语重心长的开口。

    “早点休息吧!不要熬夜了,自己一个人就更得保重身体。”说完,起身离开了客厅。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