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谢芝琳

    把削好的苹果一瓣瓣切好放在盘子上,用牙签插好递了过去。

    “这次回来,赶紧生个孩子,我们都老了,就盼着抱个孙子。”

    放了块苹果在嘴里,南宫政宇扭头看着顾展铭,叹了口气,语气颇无奈又有点自责:“说起来真对不起你们顾家,生了个这么不懂事的女儿。还好你父母通情达理,要是一般的父母早闹开了,哪这么随着自己的媳妇胡闹啊!”

    “这些事你老就不要操心了。”顾展铭站起来看了看药瓶,“我们心里有数。”

    摇了摇头,南宫政宇也就不多说了,在女婿面前老唠叨自己女儿的不是,还真不好。

    “给你妈挂个电话,让她多准备点饭菜,晚上你要是没应酬就留下来陪我这个老头子吃顿饭吧!”

    “今天没应酬。”摸出手机就给谢芝琳挂了个电话过去。

    谢芝琳风风火火的带了一堆吃的,推门进来的时候,就见两人在桌子上摆弄着象棋。

    “快,收了收了,吃饭了。”谢芝琳走进,把将近10个菜盒放在另一张桌子上,“接到电话的时候已经在路上了,我就半路到金秋园请里面的主厨弄了几样展铭喜欢吃的海鲜。”

    说着,到洗手间拿了块毛巾出来开始抹桌子。把各样菜摆放开,招呼着两人快点上桌。

    3年里,只要一有空,顾展铭都会抽时间到南宫家陪两老一起吃个饭。两人就南宫成燕一个女儿,3年前南宫成燕为了事业舍弃了这里的所有,包括生养她的父母远走美国,原本只打算去2年时间,没成想一去3年。

    看着两个身体明显不如从前的老人,有时候顾展铭实在想不明白南宫成燕的心思。

    正想着,碗里被放了块海鲫鱼的肉。

    “偿偿,很新鲜。”谢芝琳笑看着顾展铭。

    “妈,我自己来。”把鱼肉放进嘴里,用舌头抿了下,点了点头,“恩,不错,很鲜很嫩。”

    三人围着,边吃边谈论着最近发生的事。

    “听说最近有个案子,原先说上面压得挺紧的,最近又松绑了,而且还被发回公安机关重新查证。”谢芝琳说着从圈子里听到的消息,下意识的说着:“现在的有些部门做事真让人上火,证据七拼八凑的一堆,看着倒像回事,可真认真查证,一大堆的漏洞。”

    “有这事?”南宫政宇搁下筷子抬头看了眼谢芝琳,转头望着顾展铭。

    抽了张纸搽了下手,恩了声,明显没有接话的打算。

    两人见顾展铭没有接话,也就没继续说下去,毕竟有些事情不适合拿出来谈论。

    曾经两人都在那个系统工作过,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

    心照不宣的转了个话题,对顾展铭,老两口显然喜欢的紧。

    当年两人还在监狱里工作,南宫政宇时任政治处主任,谢芝琳负责的是档案管理工作。

    南宫政宇跟顾展铭的父亲有几分交情,平时两家经常相互走动。后来的接触中,很欣赏这个年轻人的行事作风,做事进退有度,人际关系处理恰当,当时就在想这个年轻人以后肯定有番作为。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