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你就是个出来卖的

    不同与之前电梯中一身西装的正式,今天上身穿粉色条纹衬衫,领口处解了一个扣子,露出一片古铜色的肌肤,下身配黑色商务休闲裤,此刻已经在主位入坐,也许夏琳君的注视太过于专注,顾展铭的眸光瞥来,正好撞进那双疏离的眸子。

    心虚得移开目光,才发现所有人都已经就坐,唯一的空位就只有顾展铭左手边的的那个位置。别无选择,只能硬着头皮就坐,何况今天自己来,为的也是这个位置,想通之后其实也没什么。

    坐在顾展铭右手边的是唐屹弘,邓博迁挨着唐而坐,夏卫华坐在邓和夏琳君之间。

    听口音,唐屹弘应该是当时电梯里的另外一个男人,夏琳君心里转着弯,唐跟顾的关系看样子不简单,自己碰到他们两次,每次两个人都在一起,何况邓所谓的另外一条线应该指的是唐这里。抿了一口茶,夏琳君在心里计较了一翻,安静的聆听几个男人打着太极。

    酒桌上的艺术,男人们玩得不亦乐乎,酒过三巡,彼此都聊的很尽兴。

    夏琳君听着几人的谈话,隐约知道了几人之间的联系,夏卫华跟邓博迁是几年的合作关系,时间长了自然而然彼此熟悉了成为忘年交;邓博迁跟唐屹弘是同学,大学时期关系就比较亲近,后来各自工作后也没断了联系;有次邓博迁跟唐屹弘聚会,前者把夏卫华带了来,一回生二回熟的,夏卫华跟唐屹弘走的也挺近的。

    不过论交情却是不深。因此即使夏卫华知道唐屹弘是帝云的副总,却不能直接接触谈论这个事情,而是需要邓博迁出面沟通的原因。

    顾展铭是唐屹弘的表哥倒真是出了夏琳君的意料,转头看了眼正跟几人谈笑着的夏卫华,见他听到这个信息没半点惊讶,心里也就了然了,自己感到惊讶也只是因为自己一直远离衢城,不了解而已,在衢城里的人应该都了解的。

    饭局进入尾声时,唐屹弘转到休息室去接电话去了,邓博迁跟夏卫华借机到商务室说是有事情商量,临走前特别嘱咐夏琳君好好招待顾总。

    夏琳君瞪着两个人特意关上的房门,有种骂娘的冲动,有必要做得这么明显吗?不如直接来张床,把两个人扒光送作堆不是更好,也不必难为自己yy各种方式扑倒这个男人了。

    在夏琳君yy各种恶扑情节的时候,顾展铭轻抿了口红酒,微侧着头,半敛眼皮打量着面前的女孩。

    刚进门的时候,乍见这张调色板,心里串出一丝厌恶。纵横商场这么多年,风尘女子多少接触过一些,按理说应该是适应了,不过骨血里的某些东西还是没办法被迫改变。

    唐屹弘说那是假清高,得治。

    盯着神游的小女人,不知道此翻装扮是过来刻意讨好还是想让对方知难而退的。注意到身上的那件本季度s牌主打款式的紧身裙,这次出的这一系列夏款服饰国内只被特许给本市最牛b哄哄的那一家出售。顾展铭想改天应该去那里坐坐,组织一些老头老太到那里学学京剧应该不错,脸谱都画的这么好,这戏唱的应该也不差。

    当夏卫华拉着她到自己面前,拘谨无措却强装镇定地跟自己打招呼时,心里的那丝气闷跟不耐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没了。

    众所周知有些女人通常是男人达到目的的工具,这个女人出现在这里的意义已经无需言明。

    紧接着夏卫华的介绍更让心情豁然明了。

    她姓夏,原来姓夏,竟是如此。

    从神游中回神的夏琳君对上一双深邃的黑瞳,低下头避开顾展铭打量的眼神,抬起右手把垂落下来的黑发别到耳后,举起面前的杯子,迎上了那目光

    “顾总,我敬你。”举着的手轻颤了下。

    恩了一声,随着夏琳君的动作,顾展铭的目光似是在女人的脸上多停留了下,眸底的颜色深了几许,多了一丝探究。

    拿起杯子碰了下,低头抿了点酒。

    “夏小姐一直在衢城吗?”顾展铭夹了口菜在自己碗里,状似随口闲聊。

    “没,之前一直在盐城。这次才回来几天。”咽了一只虾下去,边用毛巾擦了下手应着。

    空气静寂了下!

    夏琳君明显感觉周围气压低了几分,却也并未深想。

    “盐城是个好地方。”点了下头:“几年前我去过那边一次。”

    说这句话的时候目光往夏琳君的方向瞥了眼,见女人正低头整理着餐盘,便若无其事的继续着刚才的话。

    “那边,这几年发展挺快的,前段时间过去考察,变化很大,有些地方都不认识了。”

    “是吗?那顾总下次再去那边可以找我作向导,相对于那里,现在的我反而不熟悉自己的家乡。”呵笑了声,夏琳君无奈的摇了摇头。

    “想一直留在那边发展?”身子寻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了椅背上,很随意的一问。

    “不了,经过这次的事情,想明白了很多。等这边事情告一段落,就上去处理下,辞职回这边。”夏琳君也不知道为什么对着个陌生男人说了这么多,可能最近几天太压抑了。

    点了点头,顾展铭没有接话,而是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表。

    夏琳君不知道他是赶时间看表还是想休息了看表,可是不管哪种,今天晚上自己的目的都还没完成。

    踌躇了下,拿过背后的手包,伸进三个手指,来回捏了捏里面的一个小信封,取出,推到顾展铭的面前。

    看了眼夏琳君,拿过信封把玩了下,放回桌子,食指和中指来回在上面点着。

    “如果我拒绝,你还会用这个方法找上另个人?”低沉的声音,男人的话听上去就像那么一说,并无其他的含义。

    但是落在夏琳君的耳朵里真是万分难堪!

    这个男人以淡漠无情的口吻说着一个事实,那就是今天晚上你夏琳君就是个出来卖的,只要达到目,可以卖给任何人!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