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和解与老戏骨

    于是乎我们一行来到了丁瑜家的小区,两个人加两个神明的组合停在了丁瑜家的单元门口。

    【怎么办啊,爸爸肯定会很生气的。】

    丁瑜到了现在才一脸不安的抱着彩雀不断地嘀咕道。

    【你当初离家出走的时候就应该想到这一点吧。】

    我们三个人集体吐槽她。

    【说起来丁瑜你到底是为什么要离家出走啊。】

    我忽然想起这个问题,丁瑜为什么忽然离家出走了呢?

    【因为最近妈妈要过来了,我很害怕见到她……】

    大概是出于内疚或者对于母亲的畏惧吧,患上了精神疾病的母亲想必在小时候也给丁瑜留下了不小得心理阴影,所以才会想要采取逃避的态度。

    【不论如何人生总有些事要面对。】

    伊莎贝拉一边说话一边伸手按下了门铃。

    【诶!等……】

    兹——门铃的声音响起。

    【谁?】

    丁瑜父亲的声音从那头传来。

    【爸爸,是我。】

    【…小瑜?】

    【嗯。】

    咔哒一声单元的门打开了,我拉开门第一个走了进去,丁瑜有些犹豫的站在门口看着站在门里面的我们。

    【来吧,叔叔不会对你发火的,相信我!】

    我向站在门外的丁瑜伸出了手。

    丁瑜站在门外看着我,过了几秒钟之后她的的双眼中透着坚定地眼神,伸出自己的手和我握在了一起。

    【嗯,我相信。】

    我拉着她走进了电梯里面,几秒钟以后电梯门打开的时候我们两个在电梯门外看到了丁瑜的父亲,丁瑜的父亲先是看了一眼完好无缺的丁瑜松了一口气,然后脸色忽然难看起来的盯着我。

    哇?为什么要用这种眼神盯着我!我低下头打量了一下自己,然后找到了丁爸爸眼神不对的原因了,我手一抖松开了丁瑜的小手,刚才握的太舒服了都忘了要松开了。

    果然我松开手之后丁瑜的父亲看我的眼神终于正常了一点。

    【进来吧。】

    我和丁瑜一前一后的走进了屋子坐在沙发上,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气氛不太对啊,明明是丁瑜翘家逃学我为什么跟着一起紧张啊。

    【终于知道回来了?】

    丁瑜的父亲看着丁瑜眼神复杂的说道。

    【其实我还不想回来。】

    【额……】

    丁瑜看着她爸爸一脸诚恳毫无做作的说道。

    【哎——我也知道你为什么会忽然跑出去,可是你母亲这么多年病情一直没有好转,我们总不能一辈子不见她吧。】

    【……】

    【我当年带着你独自离开那个城市就是希望你能够摆脱那个事情的阴影开开心心的长大,或许这些年我一直忙于工作疏忽了对你的关心,但是你要明白我始终是爱你的。】

    丁瑜的父亲看着丁瑜眼神中满是慈爱。

    【爸爸~/(ㄒoㄒ)/~~!】

    丁瑜的父亲话还没说完丁瑜忽然从沙发上跳起来一把抱住了他的腰哭的稀里哗啦。

    【对不起,我(抽泣)……我一直……吸(吸鼻涕)】

    你感动的也太快了吧!!总感觉丁叔叔还没说到重点你就哭的稀里哗啦了啊。

    丁瑜的父亲哭笑不得的拍了拍丁瑜的后背,过了大概五分钟丁瑜终于不再哭了,丁瑜的父亲有些尴尬的看着我对我说道:

    【楚咸同学,也要谢谢你,没想到连着两次都是你把丁瑜送了回来。】

    【没什么,我和丁瑜是朋友这些事都是应该的。】

    【只是朋友?】

    【爸爸!】

    丁瑜娇嗔的打断了她父亲的话。

    丁瑜和她父亲和好的速度快的让我们有些惊讶,不过这样也好我们就可以更快的得到关于丁凡的情报了,我肩膀上的彩雀对丁瑜说道:

    【别忘了问你哥哥的事情。】

    丁瑜对着我们眨了眨眼睛转过身靠在了他父亲的手边。

    【对了爸爸,我想知道哥哥最近的情况怎么样了。】

    【你哥哥?你怎么忽然想要问起他。】

    【因为我想要面对,楚咸跟我说的,有些事情不能逃避一辈子。】

    【……也对,有些事情不能逃避一辈子。你哥哥其实这些年一直都是那样昏迷不醒,不过今年年初的时候有一个专门研究植物人的专家组跟我提出了意见,他们想要把最新的技术在你哥哥身上试用,如果成功的话就有可能唤醒他,我想也不能让那孩子一辈子躺下去,所以我就答应了。】

    【专家组?】

    【就是专门治疗植物人这种病的人,这个专家组很出名,最近两年他们接手了十几个病人,还真的有一个病人又重新醒了过来。】

    一边说着话丁瑜的父亲还一边掏出手机打开相册给我们看了一张照片,丁瑜看过之后就把手机递给了我,伊莎贝拉和彩雀都站在我的身上他们也能跟我一起看到,一时间我们三个的眼神都聚集到了小小的手机上。

    我和伊莎贝拉看到照片的时候就同时瞪大了眼睛。

    照片里面是五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最中间的那个人虽然头发的长度没有现在那么长,不过毫无疑问就是上周那个在家门口跟我和伊莎贝拉打了一场的夹克男。

    【不好意思,我忽然想起来还有些事情,既然丁瑜已经回家了我也就不再打扰了,我中午的时候还要去医院看望我的朋友。】

    【我也要去!小娜姐姐住院我当然也要去看望她。】

    【这个……】

    我有些犹豫的看着丁瑜的父亲,丁瑜看到我的样子转身对她的父亲说:

    【爸爸,这两天我都是一直住在小娜姐姐家的,你就让我去看看她吧。】

    丁叔叔听了丁瑜的话说到:

    【这样的话不如我开车送你们去吧,我也要去对那个收留你的人表示一下我的感谢。】

    就这样丁瑜又跟着我们一起出来了,丁瑜的父亲开车把我们送到了医院,他买了一大堆慰问品送到了阿娜琪的病房然后对阿娜琪表示了感谢之后他就接了一个电话就急匆匆的离开了。

    我们几个则是在病房做了下来准备在这里配阿娜琪吃完中午饭再走。

    虽然丁瑜父女的矛盾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是化解了,可是还有一个疑问一直萦绕在我的心头,就是那天晚上丁叔叔为什么要假装打电话给丁瑜,还有丁瑜失踪了四天他真的能沉住气一直没有报警寻找丁瑜么?还是说他知道丁瑜根本就没有危险所以才任由丁瑜在外边游荡。

    我把自己的疑惑偷偷的告诉了阿娜琪和伊莎贝拉。

    【果然没能瞒过楚咸,其实丁瑜来到我这里的第二天一早我就从她的手机里面找到了她父亲的电话,然后用我工作地方的电话替她报了个平安,刚刚她父亲也是在演戏。只不过关于神明的那些事他并不知情。】

    原来是这样,难怪一说到要来医院看阿娜琪丁瑜的父亲就爽快的开车送我们过来了,感情之前我们都被他的演技给骗了过去。

    ——————

    按照之前的承诺周末的两天是双更,求票票,求收藏,觉得本书还过得去的书友请点一下收藏,每一个收藏都是太阳前进的动力和支持。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