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疑惑

    【原来是这样,这世界的偶然也太多了,丁瑜竟然吃白食吃到你那里了。】

    【不过那孩子还是挺可爱的。】

    【你今天就老老实实的在医院待着吧,我现在要回家去问问丁瑜有关那个神明的事情,中午的时候我们会一起来看你的。】

    我向阿娜琪告别之后坐上公家车回了家,走到家门口的时候眼前的门忽然打开,正从门里面走出来的丁瑜和我撞了个正着,两团柔软顶在我的胸口丁瑜失去了平衡向后倒了下去,我赶紧伸出一只手拉住了她。

    【楚咸,你怎么回来了?我们正准备要去找你呢。】

    【这里是我家我当然要回来了,倒是你不回家到处乱跑差一点就出事了吧。】

    【诶嘿嘿……】

    丁瑜摸了摸脑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我把丁瑜带回了客厅里面,客厅里伊莎贝拉正用人形态抱着我的电脑津津有味的看着小说,那个叫做彩雀的神明则是站在沙发上看着我和丁瑜。

    我看到它的瞬间就想起了那个玩具,我从兜里面拿出了那个塑料的小鸟玩具对它说:

    【这个玩具跟你有关系吧?】

    彩雀看了一眼塑料玩具有些感慨的说道:

    【那是我的第一个神像,不过现在已经没有用了,那个孩子已经不会再醒过来了,我也受到了惩罚。】

    【为什么这个玩具会在楚咸的手里?还有小彩,你刚才到底在说什么?】

    丁瑜有些混乱的看着我们,她的眼神到处躲闪似乎在逃避些什么。

    【你没有必要逃避,你哥哥丁凡的事情并不是你的错,那是我们两个应该吃下的恶果。不,那应该是我一个人的错。】

    名叫彩雀的神明看着丁瑜说道。

    【丁瑜你还有一个哥哥!为什么我从来没听你说过?】

    我有些混乱,从来没有听丁瑜说过她还有一个叫丁凡的哥哥的事情,事实上她似乎从没跟别人说过这件事。

    【……】

    丁瑜只是一脸愧疚的看着我并不说话。

    【让我来说吧,这件事对她来说太过于残酷了。】

    彩雀看了一眼丁瑜缓缓的对我们讲述了它和那个男孩的故事。故事的结尾是一年以后男孩也没有醒过来,从那天起彩雀也失去了自己大部分作为神明的能力,男孩的母亲为此患上了精神疾病成天徘徊在老家的院子附近,只要看到路过的男孩就会误认为是自己的儿子,为此被送进了精神病院,而男孩的父亲为了不影响女儿的成长则带着女儿离开了那个城市,离开了那个让他伤心的地方。

    从彩雀的话里来看那个男孩应该就是丁瑜的哥哥了。难怪丁瑜从来没有跟别人提过她哥哥的事情,她应该是认为哥哥是为了带自己出去玩才变成那样的吧,而且彩雀提到的那个世界忽然静止的现象和那个宛若星辰的眼睛,让我不禁想起了前几天我和伊莎贝拉遇到的那个恐怖的眼睛。

    【也就是说不论丁瑜你那天出不出去你哥哥迟早都会遭遇不测,区别不过是那时候你正好在场罢了,那是我是用神力违反了规则造成的恶果,与你没有关系,你没有必要一辈子把这件事背负在自己的身上。】

    彩雀看着丁瑜说道。

    【可是……】

    【没有可是,我们现在要做的事不是为已经过去的事情寻找原因,我们现在要弄明白的是那个之前入侵了你身体的神明到底是谁?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他用的形象就是你哥哥的样子吧!】

    【……是,他确实用的是我哥哥丁凡的样子。】

    【也就是说那个神明很可能也见过丁瑜的哥哥?】

    伊莎贝拉不知什么时候放下了电脑参与到了我们的对话当中。

    【不可能,从丁瑜的哥哥五岁开始我就一直待在他身边,期间从未遇到过其他的神明,而且神明的人形象不是能随意变化的,一定是由信徒的意象和本身的属性共同组合而成,丁凡从来都不是那个家伙的信徒他怎么可能会变化成那个样子。】

    【而且他还能随意的融入到丁瑜的体内,一般的神明是不可能与凡人融为一体的。】

    伊莎贝拉又说出了一个疑问。

    【这……这我也很奇怪,那家伙进入丁瑜体内的时候没有受到一点反抗,简直就像是——】

    彩雀有些犹豫的停下了自己的话。

    【就像是本身就是一体的一样!】

    我接上了彩雀神明没有说出的后半句,我昨天分离丁瑜和乌鸦神明的时候就发现了这个问题,我明明想要抓住的是乌鸦神明,可是拾遗录在没有我控制的情况下是直接绑住了丁瑜而不是穿过她的身体作用于乌鸦神明,我当时并没有注意这个问题现在回想起来才发现不对。

    【会不会是因为那个家伙利用了丁瑜哥哥的样子让丁瑜心中放下了防备所以才能够做到那个地步。】

    就在伊莎贝拉和彩雀跟我讨论的正激烈的时候丁瑜忽然举起手弱弱的说了一句:

    【那个……我能说一句么?】

    【怎么了?】

    我看了一眼丁瑜。

    【我觉得那就是我哥哥。】

    丁瑜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不可能,你哥哥现在还在那个城市的医院里面躺着呢,而且先不说这十多年过去你哥哥长相的变化也不可能还是当年的那个样子,最重要的是你认为你哥哥会伤害你么?】

    彩雀神明对于自己的信徒有着十分的信心,而且从它讲的故事中来看丁凡也绝对不可能会做出伤害自己妹妹的事情,那家伙如果清醒着活到现在的话绝对是那种应该去德国骨科的超级妹控。

    【可是他知道所有哥哥的事情,说不定哥哥他……】

    【好了,反正现在看来我们也讨论不出什么结果,不如去找找新的线索!】

    我看到丁瑜难过的表情打断了她的话提出了一个新建议。

    【去哪里找线索?】

    神明彩雀还是很赞同我的意见的,毕竟它也想早一点弄清楚那个乌鸦神明的身份。

    【不如我们去丁瑜家,既然这件事跟丁瑜的哥哥有关系的话她的爸爸总该知道些什么!】

    伊莎贝拉提议说道。

    ——————

    感谢煮酒血的票票。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