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彩雀的回忆

    结果最后遭确认了真的没有其他衣服能够在即符合丁瑜身高有符合她胸口尺寸的情况下阿娜琪只能屈服于店主,不过她把丁瑜领口的蝴蝶结换成了一条纱巾还在胸口打了个结,这样总算遮住了那个开口(如果丁瑜不弯腰的情况下)。

    很快到了九点多以后一些客人开始逐渐上来,阿娜琪和丁瑜也开始渐渐忙了起来,因为是第一天所以只给丁瑜安排了一个简单的上餐工作,就是把厨房做好的东西和咖啡送到指定的桌子上,因为桌子上都有贴好的编号所以这个工作丁瑜倒是干的得心应手。

    忙了两个小时之后到了午饭的时间咖啡店反倒清闲了下来,因为店主坚持只出售咖啡饮料和各种甜点并没有正餐,不过也因此店里面其实并不需要多少员工,两个厨师三个服务员一个饮料师加上店主和丁瑜这个临时员工一共才八个人,中午的时候四个人一班轮换着在后台吃饭,午饭是在不远的小餐馆长期预定的,每到中午的时候餐馆家的服务员会亲自送过来。

    至于晚上的事情就和阿娜琪等人没有关系了,咖啡店晚上六点以后就只有一个上晚班的男服务员在这里一直待到九点关门,因为才开业不久的原因店里不算太忙,下午三点钟就到了阿娜琪下班的时间,阿娜琪让丁瑜在更衣间等她然后自己去找店主讨论关于丁瑜工资的问题,过了几分钟之后阿娜琪拿着一个小袋子回来了。

    【给,这是你今天的工资,还有玟玟给你的小礼物。】

    丁瑜打开袋子看了一下是一个用纸盒装起来的小蛋糕,纸盒的缎带上是一张粉红的毛爷爷和一张纸条。

    【喔~这是我自己挣到的第一张钱。】

    【好了,我们回去吧。】

    阿娜琪看着一脸兴奋举着一百块钱的丁瑜好笑的说道。

    两个人和店主打过招呼之后就坐着公共汽车回家了,晚上依旧是在老王家吃的晚饭,吃过晚饭之后阿娜琪带着丁瑜步行去不远处的浴池洗澡,毕竟她的那个小店里面是不可能有地方让她安装热水器的她也没有那个资金。

    这是一股不大的小浴池,阿娜琪都很惊讶它能够在周围众多的洗浴中心的压力下存活下来,十元钱的门票里面除了淋浴和汗蒸之外什么都没有,不过对于只是想要清理一下身体的两个人已近足够了,在更衣室里面阿娜琪终于亲眼见识到了丁瑜那逆天的身材,她伸出双手托住了那两团大白兔惊讶的对丁瑜说道:

    【你真的高中生么?现在的小孩子都是吃什么长大的啊。】

    【哈哈,很痒啊,小娜姐姐。】

    丁瑜笑着躲开了阿娜琪的魔掌,拿上了刚刚在门口买的洗浴用品跑进了洗浴间。

    【不要再这里奔跑,你是小孩子么!】

    半个小时以后彻底把自己从头到尾清洗了一遍的两个人从洗浴里面走了出来,阿娜琪的黑色短发还好,丁瑜的长发只能用毛巾大致的擦一下,还好这个时候的傍晚气温并不冷。

    ————————

    就在丁瑜开始逐渐适应了离家出走的生活的时候,另一边消失了一整天的神明彩雀现在却感觉自己糟透了。

    它现在正看着眼前的吊坠用力的甩着自己的小脑袋。

    【难怪我从第一眼看到丁瑜这孩子就一直觉得她很亲切。没想到竟然是她。】

    神明彩雀就像一般的神明一样拥有漫长的生命,他自己也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活了多少年反正大多数时间就像是一个浮游生物一样没人看的得到它也没办法与人沟通,但是它却清楚地记得自己的上一个信徒,那个聪明的小男孩,即使那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情,对于依附神来说每一个信徒都不曾被他们遗忘过。

    那时候的它在这个国家的另一个城市一个离这里很远的城市,那里的人都管那个城市叫做芜湖,它就是在那个地方遇到那个小男孩的,男孩是家里的独子从小就很聪明她的爷爷奶奶和父母都很爱护他,大家都把他当做全家的宝贝。

    男孩的爷爷是当地的富商,男孩的父亲更是一表人才还是当地的杰出青年企业家,他从出生开始就一直没让父母失望过,男孩五岁的那年有一天他的父亲告诉他说,他可能要多一个弟弟或者妹妹了,问他比较喜欢哪个。

    【我喜欢妹妹,软绵绵的很可爱!】

    男孩一直都很喜欢小姨家的妹妹,小小的一只长得很可爱每次看到自己都会笑的特别开心,可惜自己的父母对自己管的太严他一个星期才能去一次小姨家。

    这之后的每一天早上他在起床之后都会对着天空祈祷,具体内容是:

    【我想要一个妹妹xn。】

    几个月之后的一天他在爷爷家的院子里玩的时候看到了一只漂亮的小鸟站在院子的地上,男孩小心翼翼的走过去想要从后边抓住小鸟。

    就在他弯腰一扑的时候漂亮的小鸟扇动了一下黄色的翅膀躲开了男孩的一扑,男孩直接趴在了地上,然后感觉有什么东西落在了他的头顶。

    【小鬼,你父母没告诉过你要善待小动物么?】

    【咦,是谁在说话?】

    这就是男孩和神明的初次相遇,小孩对于这些神奇的事情总是没有抵抗力,很快男孩就和神明成为了朋友。

    【你就那么想要一个妹妹么?】

    【当然了,妹妹最好玩了!】

    【……】

    神明忍不住为那个即将到来的小生命感到悲哀。

    【这样吧,你给我做一个神像我就让你得到一个妹妹。】

    作为依附神拥有一个神像是它漫长生命中的最高最求。

    【神像?】

    【就是跟我长得一样的雕塑,把我的样子用木头或者石头刻出来。】

    【一定要是石头的么?】

    【那倒不是,别的也可以重要的是跟我长得一样。】

    【哦,我知道了。】

    男孩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那天晚上男孩回家难得的跟爷爷撒了一回娇,几天以后男孩手里拿着一个塑料玩具跑到了院子里面。

    【小彩,你看!】

    神明看着男孩手里的塑料玩具忍不住抬起爪子,抓掉了自己一把羽毛。

    【算了,说不定也勉强能用。】

    或许是上天的眷顾,男孩靠着一个塑料玩具和爷爷喂鱼的蚯蚓竟然完成了神像的仪式。

    那种拥有了神像的感觉就像是灵魂从寒冬的大雪中被人送进了一个放着暖炉的屋子里一样,彩雀心想作为神明自然要说到做到,于是彩雀用神力强行改变了那个还未出生的孩子的性别,大概是用力过猛的原因完成转变之后的彩雀立刻昏迷了过去,等到它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失去了自己的翅膀。

    几天以后男孩看着失去了翅膀的彩雀好奇的问道:

    【小彩,你的翅膀怎么不见了?】

    【我的翅膀变成你的妹妹了,所以你以后要好好对待她哦。】

    【嗯!】

    ————————

    妹妹最好玩了(笑)

    十分感谢书友20174122的打赏,感谢煮酒血和书友268976的票票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