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病号阿娜琪

    【啊啊啊啊!!】

    乌鸦神明的黑涎翅膀撑开了拾遗录的锁链,他趁着锁链暂时失控的瞬间张开双翼跃向了天空,我们几个人除了伊莎贝拉能以飘来飘去的方式离开地面以外剩下的几个人都没有飞行的能力,只能干看着乌鸦神明飞到天上逃走。

    【怎么回事?这家伙不是说在寻找翅膀么?麻烦有没有人告诉我它身后的那个是什么!】

    【黑涎组成的翅膀……没用的,那翅膀不但会渐渐腐蚀他而且也用不了多久。】

    伊莎贝拉用神力拖着丁瑜一路飘过,她用神力把丁瑜塞进了我的怀里,然后变回了小猫形态又重新趴在了我的脑袋上,我双手抱着丁瑜对伊莎贝拉说:

    【伊莎贝拉,拾遗录的副作用已经解除了,你不用再趴在我的头顶了。】

    【解除了就不能爬了么?我今天把神力都快要用光了,趴在这休息一下,而且我发现这个位置其实还挺有意思的,不用自己走路多轻松啊,还能直接遥控你。】

    【……】

    【你们两个有空闲聊先把老娘送医院好不,别忘了我的身体可是人类的肉身。】

    一个重量忽然落在了我的背后,透过那只伸到我脖子前边满是伤痕的手我才想起来阿娜琪还带着满身的伤口呢,身边的神明多了有时候差点都忘了阿娜琪这个设定。

    【伊莎贝拉你先把丁瑜送回家,我带着阿娜琪去医院,她这个样子要是不赶快去医院的话事情就大条了。】

    我侧脸看了看趴在我肩膀上的阿娜琪,她平时红润的脸色现在已经变得苍白无比,连眼神中都透露着一丝萎靡,估计是在伊莎贝拉面前强撑着不肯丢了面子才一直挺到现在。

    【笨狗不说我都忘记了,要不要死一次试试说不定就能变回原来的样子了呢。】

    伊莎贝拉一副挑衅的语气对阿娜琪说道。

    【你以为我是为了帮谁才弄成这幅模样的啊,你这家伙!】

    阿娜琪挣扎着想要伸出手颤颤巍巍的去够趴在我头顶的伊莎贝拉,伊莎贝拉却忽然跳了下去然后变回人形从我身上接过了丁瑜。

    【快点带她去医院吧,搞得好像真的要挂了的样子。】

    【你……】

    【好了,都伤成这样了还有心情斗嘴,丁瑜就拜托你们两个了。】

    我对伊莎贝拉和在一旁不知道想什么的彩雀说道。

    ——————

    一个小时以后我看着全身被绷带缠的像个木乃伊一眼躺在床上打着吊瓶的阿娜琪很不地道的笑出了声。

    【哈哈,他们怎么把你缠成这个样子?】

    【我哪里知道,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进医院,直到刚才出来看到别人为止我还以为这都是常规程序呢……】

    阿娜琪躺在床上郁闷的说道,她的身上其实都是一些皮外伤的小伤口,真正的问题是有些失血,现在打上吊针以后已经好了不少,按照医生之前跟我的说法只需要静养一段时间,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在她光滑的皮肤上留下伤痕。

    【希望不要留下伤痕就好了。】

    我看着她为数不多没被包起来的光滑皮肤说道。

    【不会留下伤痕的,这具身体这么多年受过的伤不计其数,我刚开始学做菜的那几年差点就把自己的手指头切下来了,结果伤好了之后一点痕迹都看不出来,估计也是因为诅咒的原因吧。】

    阿娜琪一脸轻松的说道,看着她放松的表情我心中有些内疚,如果不是因为我可能她也不会伤成这个样子。

    【喂,你想什么呢,一脸怪恶心的表情。没事可做的话去给老娘买点吃的,我晚上就没吃饭刚才又跟那个乌鸦打了一场现在我都快要饿死了。】

    【……】

    把我的感动还给我!竟然说我内疚的表情很恶心……

    我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半夜一点钟了,这个时间还开门的估计只剩下烧烤和肯x基了吧,让阿娜琪这么一说跑了大半夜我现在也觉得肚子有些饿。

    【这个时间估计除了快餐就只剩下烧烤了,你要吃哪个?】、

    【烧烤!】

    阿娜琪毫不犹豫秒答,果然是无肉不欢的游牧民族图腾,看来她说自己的原型是狼果然是有依据的。

    我拉开病房门的时候听到里面的阿娜琪还特意叮嘱我:

    【要肉,多来一点肉!】

    ——————

    半个小时以后我带着一袋子的烧烤走进了医院,处于安全考虑我还特意把烧烤套上了好几个袋子防止被医生看到,不让我拿进病房。

    幸好这个时间除了值班的医生和护士医院已经没有多少人了,我一路安全的把烧烤拿进了病房,把袋子取下来的那一刻一股浓烈的烧烤味道瞬间充斥了整个病房,还好这间双人病房里面只住了阿娜琪一个人,不然绝对会遭到抗议。

    【哦,好香的味道。】

    阿娜琪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倒不是说她伤的有多重而是被绷带包成了粽子行动很不方便,我伸手递给她一把肉串,阿娜琪接过去之后坐在床边大口大口的吃着,撸的嘴角全是油一点都看不出病人的样子,姑娘你当初塑造形象的时候弄错了参照啊,你应该选个套马的汉子才对。

    【诶呀,好久没有这么晚的时间和别人一起吃烤串了。】

    阿娜琪喝了一口放在桌子上的水一脸满足对我说道。

    【你以前总是在这个时间和人一起撸串?】

    说实话我对阿娜琪的生活经历还是挺好奇的,一个神明被迫困在人类的身体里面,唯一的营生手艺还是惨不忍睹开饭馆。

    【嗯,前两年还没来到这个城市的时候我经常要在工地干活才能养活自己,晚上赶工经常要干到后半夜,然后结束之后和工友们一起找个路边摊撸串。】

    【你生活的还真是辛苦啊。】

    我看着阿娜琪一边撸串一边想象着她带着头盔穿着工服在工地上和一群大老爷们一起劳动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总觉的有些心酸,如果不是这个让她拥有了人类身体的诅咒她应该和伊莎贝拉一样生活的逍遥自在吧。

    我看阿娜琪一直抓着手里的肉串狂吃就挑了一串板筋打算把肉串都留给她。

    【倒也没你想象的那样,我这幅身体比起绝大多数人类都要强得多,就像之前那只蠢猫说的在力气和体力方面我一个人至少能顶三个壮汉而且现在回想起来说不定那时候我得到的笑容都比后来开饭馆要多……啊,那串板筋给我留着!晾凉了之后的板筋那是我的最爱。】

    【……】

    最爱凉板筋……你留着磨牙么。

    ——————

    这顿深夜烧烤大餐足足吃了半个小时才结束,阿娜琪的床头柜子上全都是她吃完的竹签子,密密麻麻差不过有三四十串,

    【嗝~】

    【诶呀,好满足,好满足。】

    阿娜琪擦了擦嘴毫无形象的打了一个饱嗝,躺在床上一副大爷的样子。

    【吃饱了就躺着吧,还有没有什么需要的?】

    【就让我静静的和床融为一体吧。】

    我收拾了一下战场之后拎着垃圾袋把垃圾都扔到了洗手间门口的垃圾道里面,还顺便在洗手间门口洗了一把脸,等我回去的时候阿娜琪依旧保持着我离开时的姿势躺在床上。

    我走过去一看她在我离开的这短短五分钟里竟然已经睡着了,睡着的阿娜琪与醒着的时候看起来完全不同,宽大的病号服配上浑身的绷带再加上有些发白的脸色,长长的睫毛配上她颇具异域风情的五官,活生生一个贵族小姐的模样,可惜一张嘴就变成了抠脚大汉。

    看到她睡着了之后我也打了个哈欠,这人一看到别人睡觉自己就跟着犯困,我把身上的两部手机掏出来放到柜子上,忽然发现那个小小的塑料玩具还被我揣在兜里面,等明天回去的时候再问问那个和玩具长得一模一样的神明把,我躺在了旁边那个没有人的病床上,心里想着那个逃跑的乌鸦神明的事情不知不觉的也睡着了。

    ————

    感谢煮酒血同学的票票。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