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神秘人物补偿给楚咸的福利

    啪叽~

    伊莎贝拉被我用力的扔了出去,伴随着她的惨叫准确的落在了丁瑜的头上,在发现自己来到了能够近距离接触到丁瑜的位置之后伊莎贝拉变回了人形,双手对着丁瑜用力一握,正在挣扎的丁瑜立刻静止了下来,只有脑袋还在一直晃动。阿娜琪见到丁瑜被控制住立刻松了一口气向后一退瘫坐在了地上,丁瑜奋力的挣扎着奈何没有黑涎一时之间难以挣脱。

    我趁着这个时间来到了她的面前,被控制住的丁瑜楚楚可怜的看着我,虽然身体的燥热和心脏的剧烈跳动难以忍受但是相比之下说几句话的时间还是有的。

    【楚咸,松开我让我解脱吧,求求你了!】

    我摇了摇头对她说道:

    【现在的你才不是我认识的丁瑜,所以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听的。】

    丁瑜听了我的话低下了头,早就在打斗中就散开的长发遮住了她的半张脸,刘海遮住了她的眼睛。

    【你们这些人一个两个都是这样,你们把自己的感受和期望强行加在别人的身上,却从来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你以为你现在是在救我么?】

    【我只知道我认识的丁瑜绝对不会有这种眼神。】

    我抬起伸出手抬起她低下的头,看着她那双像玻璃珠一样失去神采的眼睛说。

    【你真的了解丁瑜么?你以为你了解我么?】

    丁瑜激动地挣扎着一遍又一遍的看着我说道,她身后的伊莎贝拉皱了皱眉头开口说:

    【别再让她拖时间了,快点动手!】

    我知道伊莎贝拉是神力见底了,但是没办法当着敌人的面说出来所以才催促我快点。

    【你以为你了解我?】

    她越说表情越狰狞,我在她的瞳孔中仿佛看到了那个乌鸦神明的幻影。

    【我不了解你,但是我知道丁瑜现在还不想死。】

    要是她真的放弃了的话就不会有我看到的那条未发出的信息了。

    丁瑜挣扎着张嘴又想要说些什么,不过我没有给她反驳我的机会。低下头用我的嘴覆盖住了丁瑜的嘴唇,在这种距离之下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她眼中的震惊,我献出了自己保留了十八年的初吻终于让乌鸦神明的控制出现了一丝破绽。强烈的情绪波动让乌鸦神明的控制不再稳定丁瑜的眼中终于有了一丝真正的神采。

    柔软的嘴唇从挣扎变成了一动不动,我顺势撬开了她的嘴唇,伸出舌头划过丁瑜的牙齿探进了她的嘴里,感受着舌尖传来的淡淡的草莓味我不禁想到原来美少女的唾沫是甜的这一点竟然是真的,一种凉爽的感觉顺着喉咙传递到我的身体里面,一直躁动的心跳也开始渐渐平缓《拾遗录》的渴求终于得到了满足,这种感觉简直让人上瘾。不过这都不是我真正的目的,就像大家知道的一样我是个宅男不假不过我可不是痴汉,这些都是那个叫彩雀的神明给我出的主意。

    我另一只手伸到丁瑜的身后召唤出了拾遗录,按照彩雀的说法来自外边的攻击无效是因为丁瑜人类的身体隔绝了拾遗录,但是来自身体内部的攻击是无法免疫的,拾遗录作用于丁瑜体内的神性一样可以将那个乌鸦神明分离出来。

    果然随着拾遗录的淡淡金光闪过,一排又一排的锁链顺着丁瑜的身后把她缠绕起来,原本木头人一样任我摆布的丁瑜忽然开始主动地迎合我,她好像反攻一样动作生涩的让自己的小香舌和我的舌头纠缠在一起,我惊讶的看着她的眼睛,那双桃花眼中充满了坚毅的眼神,她似乎在反抗什么又似乎在跟谁示威,但是毫无疑问是丁瑜本人无疑。

    与此同时我感觉到拾遗录成功捕捉到神明的触感,缓缓的分开自己和丁瑜纠缠的舌头,她似乎还有些不舍的追逐着我的嘴唇,可惜身体被伊莎贝拉束缚的她只能看着我们嘴唇之间拉开一道银丝逐渐分开。

    我深吸了一口气平稳了一下心跳,然后用力的把手中的锁链从丁瑜的身上扯了出来,这些锁链穿过她的身体发出哗啦呼啦的声音,紧接着一个黑色的东西被拽了出来,随着这个东西被分离丁瑜双眼一翻倒在了地上,伊莎贝拉扶住她把她放在了地上。

    【不可能!为什么你能够分离我们两个,不可能!】

    黑色的乌鸦神明被锁链捆得死死的,它躺在地上一副不可置信的声音大声的喊道。

    【我为什么能把你们分开……同样的那句话送给你,你真的了解丁瑜么?】

    我看着躺在我眼前的乌鸦神明说道。

    【你说我不了解她?哈哈哈,这世界上在没有比我更加了解她的存在了。】

    黑色的乌鸦神明在地上颤抖着,随着它的颤抖锁链散发出一阵光芒,乌鸦神明在光芒的照耀下缓缓的变成了一个穿着一身黑衣服的男孩,男孩看起来只有十岁出头的样子,竟然长得和丁瑜又几分相似,难道合体后的神明还会在长相方面像宿主靠拢?

    【这个世界上除了我以外就没有人更有资格了解她!没有!!!!!!】

    姑且还是叫男孩为乌鸦,乌鸦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不顾身上哗哗作响的锁链对我咆哮。

    【嘿呦,脾气还挺倔,给老娘开了这么多刀还敢嚣张信不信我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毒药。】

    阿娜琪一脚飞起把乌鸦又给放倒了。看起来阿娜琪自从在那间咖啡店工作以后已经彻底的放弃了自己作为厨师的尊严了,别人不清楚,我和伊莎贝拉可是明白她嘴里的毒药是什么意思,夺命牛肉面可不是浪得虚名的。

    【你这个形象是从哪里获得的!不可能,你到底是谁。】

    一直在后面打酱油的彩雀神明看到乌鸦的样子惊呼道,听了它的声音乌鸦神明抬起头看着它说:

    【我是谁?我自己也想知道,从我诞生以来那些记忆就在我的脑袋里面来回乱窜,你想要知道?】

    乌鸦神明用诡异的语气对彩雀说,一直捆在他身上的拾遗录刹那间金光大作。

    【不好!楚咸快干掉它!】

    【?】

    一直站在我们对面看着丁瑜的伊莎贝拉忽然对我喊道。

    【啊啊啊啊!!!】

    躺在地上的乌鸦神明发出了一声尖叫,只见一双黑色的翅膀从他的身后穿破皮肤而出,黑色的翅膀上除了红色的血液以外还流淌着一种我再眼熟不过的东西。

    【果然和那帮人接触过的神明没有一个不会变身的!】

    我看着眼前乌鸦身后用黑涎组成的翅膀想到。

    ——————

    感谢吃顿饺的票,还有书友204122的1000打赏,这是本书的第一个起点打赏。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