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面里有毒你偏要吃

    丁瑜掀开了山西面馆家的门帘,虽说这个时间吃饭稍微有点早,不过店里面一个人都没有就连店主和招呼人的服务员都不见就有些奇怪了。

    【你好,请问有人么?】

    丁瑜对着屋子里面喊道。

    【来了。】

    一个女人的声音从里面传来,过了一会儿一个人掀开厨房的帘子从里面走了出来,彩雀没有想到这家店的店主竟然是一个这么年轻的女孩,不过她的身上传来的神明气息是无法作假的。

    【你们是来吃饭的?】

    【那个……】

    即使是丁瑜要她说出吃白饭这种事情果然也不可能毫无压力,毕竟天然呆不是厚脸皮。

    【我家的女孩出来的时候忘记带钱了,能否让她在你这里吃一顿晚饭,希望看在同为信者的份上你能施以援手。】

    彩雀神明站在丁瑜的手上对女店主说道。

    丁瑜有些吃惊的看着手上的神明,这两天来她早就发现了,除了自己似乎没有人能看到这只彩色的小鸟神明,可是现在它却想要和人说话,难道对面那个看起来很帅气的姐姐能看到它么?

    【哦,没关系,想吃都少都可以,反正今天是我这里最后一天营业了,把你们两个作为最后的客人也蛮有意义的。】

    对面的女生爽快的答应了神明的请求,让他们随便找个地方坐下。

    【谢谢你,姐姐。】

    【没关系,人生在世谁都有要依靠别人帮助的时候,不过正如我所说今天是最后一天营业了,所以只剩下牛肉面的材料了,你不要嫌弃就好。】

    丁瑜咧开嘴对女店主露出了开心的微笑。

    【吃白食的人没理由挑食,这点事情我们还是明白的。】

    彩雀神明生怕丁瑜说出什么不合时宜的话赶紧自己接上了阿娜琪的话。

    【我能知道姐姐你的名字么?】

    【我叫阿娜琪。】

    【阿娜琪……姐姐是外国人么?】

    仔细一看眼前的女店主却是长得有一些异域风情。

    【额……外国人到不是,我家祖上是西北那边的少数民族。】

    女店主和丁瑜说了两句之后就回到了厨房里面给她煮面,丁瑜则是趴在桌子上平视着跳到了桌面上的神明。

    【小彩,小彩,为什么这个姐姐能看到你?】

    【你以为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一个神明么?说实话神明千千万,只不过你们人类看不到罢了,她的身边肯定也有一个神明,所以她能看到我。】

    这里面的原理太复杂,彩雀懒得跟少女说,反正说了她肯定也听不懂。

    【牛肉面好了。】

    过了两分钟名叫阿娜琪的女店主从厨房里面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牛肉面走了出来,翠绿的葱花配上洁白的苗条,微微泛黄的高汤上还飘着一抹油花,从外表来看这碗牛肉面绝对毫无挑剔引人食欲。

    【看起来好漂亮。】

    丁瑜拿起了桌上的筷子,打算填补一下中午开始就没太吃饱的肚子,她刚刚把筷子伸到碗里,原本一直在桌上看着她的神明彩雀忽然跳了起来,用爪子一下把丁瑜手里的筷子打掉了。

    【小彩也想吃么?】

    丁瑜有些奇怪的看着打掉了自己筷子的神明。

    【等一下,还是让我先吃一口。】

    彩雀神明不由分说的站在碗的边上把脖子伸进去叼了一根面条放到桌上,这时候一旁原本在小本子上写写画画的阿娜琪也被这个神明的动作吸引了注意力开口问道:

    【怎么了,不和你的口味么?】

    这时候已经尝过桌上面条的彩雀神明抬起头看着阿娜琪有些疑惑的说:

    【你……不是人类?】

    【……你怎么看出来的?】

    阿娜琪有些惊讶,她自从被诅咒获得人类的身体之后那些遇到她的神明几乎都把她当做了深受神明喜爱的人类,只有少数几个她的好朋友才知道这个事情,没想到今天竟然被一个随处可见的依附神一眼就看穿了。

    【人类是做不出来这样的食物的。】

    彩雀神明看着桌上的牛肉面说道。

    【喂,老娘好心请你们吃东西你还嫌弃我做的难吃?信不信我一会请隔壁烧鸽坊的老金过来!】

    阿娜琪弯下腰一脸凶相的盯着桌子上小巧的彩雀。

    【你不要误会,我不是嫌弃你做的东西难吃,而是因为你做出来的东西就像是诅咒一样。】

    【呀呵,你还越来越过分了,还像诅咒?信不信我现在就给你串筷子上烤了!】

    阿娜琪脑袋上青筋暴起从桌上拿起一根筷子指着彩雀神明。

    【那个,店主姐姐你先别激动,我觉得小彩说的不是那个意思。】

    丁瑜站起来想要给彩雀神明解释一下。

    【没错,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做出来的东西上面带着微量的诅咒,人类吃了会受到不好的影响。】

    桌上的神明着急的少年音都有些破音了,终于把自己的话解释明白了。

    【诅咒?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阿娜琪听了它的解释终于稍微缓和了下来,坐到椅子上让彩雀神明说的详细一点。

    【我不知道你身上的诅咒从何而来,不过这个诅咒在影响你身体的同时还在向外逐渐的渗透,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身上的诅咒会传递到食物上,但是这种混入诅咒气息的食物会让吃了它的凡人感到身体不适。】

    【也就是说我做饭难吃不是因为我的味觉出了问题?】

    阿娜琪忽然想起了之前冯怜曦的判断。

    【你吃别人做的东西会正常的觉得好吃么?】

    彩雀神明也没想到阿娜琪会问这种问题,它反问了一句。

    【好吃啊,前几天我还去了一家超级好吃的烤肉店呢。】

    【那就证明你的味觉没有问题了。】

    【可是我有一个朋友做菜别人都说很难吃,我也吃得很开心啊】

    【你只不过是吃自己做出来的毒药太久了所以吃什么都觉得好吃而已,不信的话你一段时间不吃自己做的东西再试试看。】

    彩雀神明详细的解释了自己的话,然后又补充了一句。

    【而且它对于那些受到神明祝福的被眷顾者更加是毒药,神明对他们施加的祝福会与诅咒产生强烈的反应。】

    彩雀神明巴拉巴拉的跟阿娜琪说了很多,丁瑜根本就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只是隐约的知道眼前的帅气姐姐原来不是人类而是像小彩一样的神明,她现在正顶着一脑袋的问号在考虑自己还要不要吃眼前的这碗牛肉面。

    【……原来如此,所以楚咸那家伙才扑街了,根本不是老娘的错!终于沉冤得雪了。】

    阿娜琪听了彩雀神明的话恍然大悟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

    【那个……姐姐你刚才说的楚咸是你的朋友?】

    一直在旁边鸭子听雷的丁瑜终于有机会插了一句话。

    【你也认识楚咸?啊,是了看你这身校服该不会是她的同学吧。】

    这一番解释下来气氛终于又回归了平静,阿娜琪迫不及待的回到了屋子里想要给伊莎贝拉打个电话帮自己沉冤得雪,神明彩雀则是趴在桌子上喘了一口气。

    【呼~】

    这是它叹气的声音。

    【吸溜~】

    【呼!】

    【吸溜~】

    一个奇怪的声音从彩雀的身后传来。

    【唔,好像有点咸。】

    神明彩雀转过头看到了让它糟心的一幕,丁瑜不知什么时候从桌上拿了一双筷子,嘴里还叼着半根面条。

    【不能吃啊,这面有毒!】

    结果准备给伊莎贝拉打电话的阿娜琪一进屋就想起来自己因为要搬家的原因已经把电话停掉了,于是转身走回了店面。之后阿娜琪看到了这样的一幕画面——彩雀神明像一颗导弹一眼猛地从桌子上弹射起来,嘴里面还叼着半根面条的丁瑜露出了疑惑的表情看着神明向自己冲过来,然后彩雀神明“噗哟”一下撞在了丁瑜的胸口发出了奇怪的音效,丁瑜则因为受到冲击剧烈的咳嗽了两下,但是她却坚持着把嘴角的半根面条咽了下去。

    【不是说了这面条不能吃的么!】

    【可是五独自饿了啊(我肚子饿了啊)。】

    丁瑜一脸吃饱就是正义的表情对卡在她胸口的神明说道。

    【那个……丁瑜啊,我看你还是不要吃那碗面了。】

    阿娜琪看到这个有些天然的少女和接近抓狂的彩雀神明,挺身而出劝说少女放弃了眼前的面条。

    咕噜噜~x2

    两声肚子叫的声音从阿娜琪和丁瑜的身上同时传来,阿娜琪有些尴尬的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说道:

    【忙着收拾东西我也累了一下午了,要不然我们一起去隔壁吃吧。】

    【可是我没带钱……】

    丁瑜失望的说。

    【没关系,我现在可是有钱人了,区区一顿饭钱算什么。】

    阿娜琪拍了拍胸口一副土大款的样子。

    ——————

    求收藏,求推荐,养肥的朋友也请支持一下太阳。太阳在这里谢谢大家了,另感谢吃顿饺的票票。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