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新线索

    【上次你送丁瑜回来的事情我还没有感谢过你,请问你的名字叫?】

    【我叫楚咸。】

    【感谢你,楚咸同学。】

    丁瑜的父亲无论是行为举止还是说话都给人一种规矩的感觉,就像是老电影里面的那种英国绅士一样,而且他都这个时间了竟然还在家里面穿着衬衫,总觉得规矩的有些异常。难怪丁瑜会有那种天然呆的性格,这样的父亲肯定会把她保护的面面俱到吧。

    叮铃铃~

    客厅里面电话忽然响了起来,丁瑜的父亲对我说了一句不好意思就跑去接电话了。

    电话的那头不知道是谁,他拿起电话之后就一脸的严肃,听了两句之后厉声厉色的对电话那头的人说道:

    【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李医生那边无论提出什么办法你们都要全力配合,只要保证她的健康就可以了。】

    他说完之后就挂断了电话,抱歉的对我笑了笑。

    【不好意思,家里的一点琐事,我妻子的身体一直不太好,这段时间正在外边接受治疗。】

    【这么晚来打扰实在是不好意思,我看丁瑜同学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要不我明天再来吧。】

    丁瑜的父亲看了我一眼说道:

    【真是抱歉,那孩子可能是在路上耽误了,你稍等一下我给她打个电话再问问。】

    说完他就站起身走到了客厅连接的阳台里掏出手机按了两下放在耳边,我看了一眼还在阳台打电话的丁瑜父亲心想丁瑜的手机不是现在就在我家的桌子上充电呢,他该怎么联系到丁瑜呢?难道说丁瑜有两个手机还是说她正打给丁瑜的姑姑呢?

    【笨蛋信徒,你去那边看看,我似乎在那边闻到了奇怪的味道。】

    伊莎贝拉拍了拍我的脑袋。

    我心想看样子丁瑜父亲的这个电话还要打一会,我就站起来准备参观一下他家,我走到客厅的走廊,越看就越是觉得奇怪这个家似乎有许多违和的地方,明明是三口之家的一家人住的这间房子竟然光卧室就有三个难道丁瑜的父母是分开睡的么?,其中一个正对着客厅的房门打开里面还透出一丝昏黄的灯光想必是丁瑜父母的卧室,旁边稍微向内一些的是一扇粉色的门应该是丁瑜的卧室,丁瑜卧室的对面是一个房门有些老旧的房间,房间的门用锁锁着,看起来像是旧物室的样子。

    【就是这里,这个房间的里面传来一种奇怪的味道,闻起来有些像是……】

    【神明。】

    我接上了伊莎贝拉的话,虽然很微弱合但是在这种近距离的情况下还是瞒不过拾遗录的感应,不过我更好奇的是丁瑜的家里为什么会有神明曾经活动的踪迹。

    就在我打算一探究竟的时候一个声音忽然从我的身后传来

    【那个房间是库房,里面都是一些丁瑜小时候的杂物。】

    我转过头看着丁瑜的父亲站在客厅对我说道,他的手里还拿着手机。

    【抱歉叔叔,我本来想找一下洗手间的。】

    【该说抱歉的是我,我本来以为丁瑜很快就会回来,结果刚才打电话给她,她才告诉我说今天要住在她姑姑家,让你白白等了半天。】

    【没关系,本来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到时候我还是直接给她打电话说就好了。】

    【你有她的电话号码?】

    【嗯,之前有存过,不过这件事需要跟她见面说所以我就直接上门来打扰了。】

    【这样啊,你也不用打她的电话了,因为那孩子走之前把手机落在了家里。】

    丁瑜父亲的话一说完一股冷意从我的后背涌上,丁瑜的手机明明在我家,为什么要骗我?

    【这个男人有问题。】

    伊莎贝拉对我说道,我虽然知道对面的男人听不到但是还是吓了一跳,有些慌张的说:

    【既然这样那我就不打扰了,麻烦您等到丁瑜回来的时候转告她给我打一个电话。】

    我有些慌张的走到了门口穿上鞋打算离开,可是伊莎贝拉却悄悄的用爪子抓了一下我的脑袋对我说道。

    【先别急着走,你难道不好奇那个房间里面到底有什么么?】

    【你可不要乱来,这可是我同学的父亲。】

    【没关系,你只要吸引住他的注意力,剩下的就看我的吧。】

    说完话伊莎贝拉忽然从我的头顶跳了下去,我痛苦的呻吟了一声就倒在了丁瑜家的门口,丁瑜的父亲看到我忽然倒在门口惊慌的跑过来扶起我问道:

    【你怎么了?】

    噗通。

    他刚说完话就倒在了我的身边,伊莎贝拉得意的从他的身上走过来又重新跳到了我的脑袋上,我也收齐了半真半假的演技从地上站了起来。

    【你没对他造成什么伤害吧?】

    【放心吧,100神力催眠没有一点物理因素,等会儿他醒来什么都不会记得,你随便找个理由忽悠他一下就行了。】

    把丁瑜的父亲搬起来放到了沙发上,我回到了那扇门的前边,伸出手拧了一下把手发现被上了锁。

    【被锁上了,这里面绝对有秘密!】

    伊莎贝拉有些兴奋的说道,或许是也因为这里没有其他人的原因伊莎贝拉不再直接把声音传递到我的脑海里而是说了出来。

    【别说这么多了,赶紧把锁打开。】

    伊莎贝拉伸出爪子指了一下锁,咔哒一声过后这扇门打开了一条缝隙,我轻轻的推开门走进了这间屋子,屋子里面漆黑一片一股灰尘的味道迎面扑来,似乎有很久没有开过门了,我摸索着门旁的墙壁打开了灯。

    与其他地方不同,这间屋子里的灯是那种老旧的黄色灯光,开了灯以后可以清楚地看到屋子里面的东西,这间屋子里面全都是各种各样的纸箱子把屋子堆得满满的,靠墙的位置还放了一辆儿童用的自行车。

    【咳咳,这可怎么找。】

    我看着眼前堆放的整整齐齐的箱子说道。

    【嘘~别说话,用心感受,就像是之前追踪踪迹的时候一样,我会把这些箱子一个一个的放到你面前,哪个引起你的反应就告诉我一声。】

    说完只见一个箱子缓缓的从地上飘到了我面前,我立刻闭上眼睛像之前一样感受箱子里是否有神明的气息传来,一个接着一个过了五分钟我终于找到了我们两个的目标。

    我弯下腰打开了被透明胶带封好的纸壳箱子,里面全都是各种各样小孩子的玩具,而且竟然都是一些机器人和小手枪之类的玩具想不到丁瑜现在这么文静小时候竟然喜欢完男孩子的玩具。

    我把整个箱子里的东西都一件件放在地上终于找到了那件引起我和伊莎贝拉注意的东西,那是一个小鸟的塑料玩具,蛋黄的绒毛翠绿的尾羽还有殷红的喙十分的漂亮,如果不是因为材质问题完全可以当做装饰品摆在外边。

    【就是这个!】

    我拿着小鸟玩具对伊莎贝拉说道。

    【奇怪,这个塑料玩具怎么会有神明的味道。】

    伊莎贝拉奇怪的说道。

    【而且这个神明跟我们之前追踪的那个并不是同一个。】

    之前的那个神明留下的是灰色的痕迹,这个塑料小鸟上的痕迹却是黄色的。

    【可恶,这些线索根本就没什么帮助啊。】

    我坐在地上看着眼前的玩具说道。

    【我觉得我们还是先回去看一看放在家里的手机有没有接到电话,说不定丁瑜真的有两个手机呢,搞不好这一切都是我们紧张过度自己乱想出来的。】

    伊莎贝拉反驳我说道:

    【你这种说法我不能赞同,那个控制人类跳楼的神明毫无疑问已经失去了理智,脑子里只剩下了它自己的追求,那个小女孩被他盯上绝对没有好结果,不过应该先回家一趟这点我认为是有必要的,我们这样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转是绝对来不及的,必须要找到更精确的线索才行。】

    【我们回去再调查一下手机里面的内容。】

    线索告一段落的情况下我和伊莎贝拉选择了回去重新整理一下手机看看能不能找到更多的线索,我把找到的小鸟玩具装进了裤兜里面,然后让伊莎贝拉唤醒了在沙发上沉睡的丁瑜父亲,他醒来的时候果然什么都不记得了,还一脸抱歉的对我说自己最近可能是太累了竟然坐在沙发上睡着了。

    骑着自行车回到家以后我看了一眼放在桌子上充电的手机,手机的电量已经充了差不多一半,我把手机拔下来再次连接到电脑上,这一次我开始逐条的检查手机里面的所有的文字信息,因为是使用电脑浏览手机的文件,这些文字信息都是一堆一堆的挤在一起,我只能一条一条的浏览,当我翻到电话本的时候看到了好多我们班同学的名字,每个名字后边都跟着一串电话号码,我心想这绝对是丁瑜的手机无疑,紧接着是短信息,手机里面的短信息多的吓人粗略的看了一眼都是一些问候的信息,我在里面甚至看到了我发给丁瑜的那条信息,看来这些信息都是这几天我们班的同学发给丁瑜的。

    紧接着我又向下翻了一页,这一页应该是丁瑜发送给别人的信息,全都是“谢谢”之类的内容,我在里面也看到了她给我回的那条短信,再继续向下浏览我看到了一段文字。

    【其实我有一件事想请楚咸同学帮帮我,其实这几天我一直请假并不是老家有事情而是我离家出走了……】

    ——————

    诚意满满的三千字,求收藏,求推荐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