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拾遗录的副作用

    等到我再次醒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躺在了床上,伊莎贝拉正抱着自己的膝盖坐在我旁边的枕头上。

    【刚才的那是怎么回事。】

    我哪怕只是试着回忆一下当时的感觉身体就忽然一阵颤抖,只是一眼却已经让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创伤。

    【我也不知道……我从来没有遇到过那种感觉,那种存在恐怕已经超越了权神的极限。】

    【该不会是我们随便乱搞引起了什么大佬的不满吧。】

    【你是说跟我用神力转化成火焰有关系?】

    伊莎贝拉有些疑惑的看着我。

    【因为你刚刚把神力转化成火焰它就出现了不是么,为了安全起见绝对不能在做那种事情了。】

    伊莎贝拉也心有戚戚然的点了点头,看来这次的事情把她也吓到了,一句话都没说就封印了自己的新技能。

    叮铃铃~我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我拿起手机一看竟然是手机的闹钟响了,看了一下时间发现竟然已经六点半了,不会吧……我记得我昏倒前明明才九点,我竟然昏迷了一整夜?

    【不好,我要去上课了,伊莎贝拉你千万不要再乱搞了。】

    【我知道了,我可不想死,我还有小说没有看完呢!】

    就这样我匆忙的洗漱了一下跑出了家门。

    虽然有点晚但是我一路狂奔还是及时的赶上了上课的时间,令我好奇的是今天丁瑜依旧没有来上课,脑袋里面一片混乱的度过了这个上午,中午和梁卓老三一起吃了午饭,我们三个人一起走在回到学校的路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忽然我的胸口一阵发烫,拾遗录竟然有了反应,我环视了一下周围只有几个行人和学生,并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东西。

    【你们两个先回吧,我好像把手机忘在吃饭的地方了。】

    找了一个理由我扔下他们两个开始往回跑,我转过拐弯的地方就靠着墙角停了下来,拾遗录依旧在不停地散发着热度,我仔细的观察每一个路过的人,可是却没有任何发现,我抬起头环视了一下四周忽然发现在对面的楼顶上竟然站着一个人,从长长的头发来看似乎是个女孩。

    那个人似乎发现了我,低下头跟我对视了一眼,心脏中的拾遗录开始加速跳动,我知道那个人就是引起拾遗录反应的人了,可是她站在那里做什么,难道想要跳楼么?

    ————

    【来吧,跳下去,这身躯束缚不住你,展开你的翅膀。】

    少女看着自己身后的奇怪乌鸦坚定不移的点了点头。

    【我终于可以飞向天空……】

    她上前一步站在楼顶的边缘向下看了一眼,楼下正直人来人往的时间,对面有一个男生似乎正在往自己这边看。

    【你是来见证我突破束缚的么?】

    少女看着男孩低声说道。

    【你还在由于什么?快点跳下去吧,难道你不想早日拥抱天空么?】

    身后的黑色小鸟用不耐烦的声音催促她。

    少女上前一步从楼顶跳了下来,她伸开双手感受着气流吹在她的身上,耳边呼啸的风声和身体的失重感,肾上腺疯狂的分泌着她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感觉。仿佛这一刻连时间的流逝都变慢了,她可以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她还看到了那个男孩吃惊的表情。

    她对着男孩做出了一个微笑,轻轻的动了动嘴唇。

    【你看,我飞起来了。】

    砰!

    少女的身体坠落到人来人往的街道上,鲜血从她的七窍中潺潺流出,她的身体就像是被捏碎了关节的玩偶一样以诡异的姿势停在地上,长长的头发被鲜血渗透变成了妖艳的红色。

    【为什么,为什么?就没有一个人能够飞起来呢!】

    【这样下去要什么时候才能找到翅膀!】

    灰色的小鸟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声音,看看这少女坠落在地面上的尸体一蹦一蹦的说道。

    【看来还要继续寻找下一个,不过那个少年……】

    黑色的乌鸦一边往回走一边嘀咕着。

    ——————

    我看着那个女孩从楼顶跳了下来,她像飞鸟一样张开了自己的双臂,长长的头发犹如羽毛一般。

    她似乎看到了我,冲着我微微一笑,张开嘴说了什么,不过我根本就听不见她在说什么,我只看到她的身体落在了我面前不到十米的地方,我甚至可以闻到她血液的味道,像铁锈一般的腥气这股味道令人难以忍受,我甚至有一种她的鲜血溅到了我身上的错觉,虽然这些天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但是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有人在离我这么近的距离死亡。

    不知为何想起她在半空中对我说的不知是什么的话,一股反胃的感觉从腹中升起,街上来往的行人瞬间就包围了过来,他们各自议论纷纷的指着少女的尸体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耳边的人生嘈杂无比。

    【呕哇……呕。】

    我趴在地上吐了起来。

    十几分钟以后警察出现了,他们像收拾垃圾一样把少女的身体装进了一个塑料袋子里面,短短的十几秒钟之内少女就仿佛从来没有出现在那里过一样,被收拾的干干净净,只留下我的那一滩呕吐物还在那里。

    我被他们当做受到惊吓的普通学生送回了学校,老师为了表示对我的安慰还特意给我的父母打了电话让他们接我回家休息半天。

    我在回家的路上和父母解释了一下自己并未受到惊吓之后,就征得了他们的同意在他们关切的目光中回到了那个属于我自己的小房子,我掏出钥匙打开了门,伊莎贝拉正坐在沙发上盯着我的笔记本看电影。她看到我回来十分惊讶。

    【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

    【出了点小意外……】

    我把今天遇到的事情告诉了伊莎贝拉,伊莎贝拉听了之后一脸不在乎的对我说道:

    【你都是弑神成功的人了,还被人自杀的样子吓成这样简直太丢人了。】

    【可是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有活生生的人死在我面前!】

    那种生命被剥夺的感觉是我从来没有经历过的。

    【不过你也是的,这才安分了四天就又遇到了跟神明有关的事情,我还以为你多少能挺到拾遗录的副作用出现的时候呢。】

    【拾遗录的副作用?】

    伊莎贝拉之前说过拾遗录的副作用,不能用来当金手指这一点倒也不算什么副作用,其他的除了上次忽然撩了一下阿娜琪还失败了之后就一直没遇到过,我也就没把它当回事。

    【我本来估计大概得一个星期的时间你就会知道,谁知道这才四天……】

    伊莎贝拉正说着话,一阵滚烫的感觉忽然从胸口处传来,与平时不同的是平时拾遗录的发热都是伴随着心脏的剧烈跳动以及一种莫名的第六感,而这次只是单纯的发热,拾遗录就像是燃烧起来了一样在我的胸口里不断地散发着惊人的热量好像要把我烤干一样。

    【伊莎贝拉,怎么回事,拾遗录一直在发烫,可是却不是平时那种遇到敌人的感觉?】

    我捂着胸口路询问伊莎贝拉。

    【哦哦,刚说完就来了,难道拾遗录其实是声控的?你是不是感觉就像是有一团火炉在你的胸口燃烧。】

    伊莎贝拉说话期间我已经忍不住给自己到了一大杯水一口饮尽,听了她的话我点了点头,伊莎贝拉简直就是毒奶啊,刚说完要一个星期才有反应我这就发作了,真的是名副其实的“神秘的东方力量”。

    【没用的,就算你把饮水器里面的水全部喝光了也无法制止这种灼烧感。】

    【不,别说了,别奶我!】

    伊莎贝拉坐在沙发上看着我说道。

    【那我该怎么办?这样下去我感觉要不了半个小时我就要脱水而死了。】

    虽然伊莎贝拉说没用我还是一杯接着一杯的喝,总感觉喝水才能缓解一下胸口的炙热。

    【这其实就是我跟你说的拾遗录的副作用,之前你无意识的靠近阿娜琪只不过是拾遗录的一点点本能而已。拾遗录作为追寻异闻和收集神名的神器,一段时间没能满足它的需求就会以这种形式反映到宿主的身上,逼迫宿主去行动起来。我虽然有办法可以暂时制止住这种反应,可是等到之后反而会变得更加强烈,也就是说你必须在这段时间之内满足拾遗录的渴望。】

    【怎样都好,先帮我缓解一下症状再说。】

    我已经热的把上衣都脱掉了,整个人趴在地砖上想要找一点凉爽。

    【你可要想好了,到时候三天之内没有满足拾遗录你可是要摊上大事的。】

    【放心吧,我已经有目标了。】

    我想到今天遇到的那个跳楼的少女,本来是想远离麻烦的,可是现在看来有些事情真的是安排好的。

    ————————————

    三千字良心求推荐求收藏。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