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神像的正确摆放方法

    吃完饭之后我们一起回去各自的班级上晚自习,晚上下课的时候因为班级位置的原因是她在我们的班级门口等我,我们两个一起走到了校门口,她因为方向不同的原因乘坐学校的客车,而我则是在把她送上车之后乘坐晚班的公交车回了家。

    回到家我刚刚掏出钥匙就听到家里面传来很大的电视声音,我打开门刚打算让伊莎贝拉吧电视的声音关小一点,却发现沙发上竟然坐着两个人。

    【阿娜琪?】

    阿娜琪竟然穿着一身便服坐在我家的沙发上,和伊莎贝拉一起看着电视,两个人前边的桌子上更是堆满了各种零食。

    【楚咸你回来了?】

    伊莎贝拉穿过头看了我一眼,阿娜琪这是跟我打了个招呼。

    【你怎么会在这里?】

    【当然是来做客了,蠢猫说她得到了神像所以我就来看看,顺便还给她带来了她要的东西。真是个别致的神像啊,我也想要一个呢。】

    【……哈哈,当然了,那可是我找十几年的老匠人(老宅男)精心制作的呢。】

    对于阿娜琪这个想法我倒是有些意外,不过想想也是之前都穷成那样子了,连不要的牛肉面都舍不得扔到的她肯定是接触不到这些宅物了,只要不带着有色眼镜来看的话手办绝对是超一流的雕塑。

    【对了楚咸,那个东西你也能用上,所以我放在卧室了。】

    听了伊莎贝拉的话我走进卧室,看到了一个一米见方的纸壳箱子正放在卧室的地上,我打开箱子看了一眼,里面是成堆的乐事薯片,而且全部都是同一个味道,全都是芥末干姜味的,也就是昨天我们吃得那个味道。

    这么大一箱子薯片?就算昨天吃过之后觉得这个味道的薯片很魔性这样购买的数量也太大了,等一下,这箱子薯片该不会一会儿叫我交钱吧?

    【伊莎贝拉这个薯片该不会是你让阿娜琪买的吧?我先说好我身上课没有钱了。】

    我一脸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的样子,从五十里探出头喊道。

    【安心啦,这些薯片是大和尚那边出的钱,不光这一箱,以后还会源源不断地供应的,这是他为了弥补神像的事情和我达成的协议。】

    【不过话说回来你是怎么想到用薯片这种东西做供品的?你不知道供品应该尽量选常见便宜的东西么?】

    阿娜琪一边往嘴里塞着薯片一边说道。

    【我有什么办法啊,是笨蛋信徒说用薯片试一下的,我都没想到会成功。】

    【那里可能不成功啊,只要你吃完了供品,仪式就一定会生效的。】

    【……刚才你说什么?】

    伊莎贝拉靠向阿娜琪,伸出一只手拉着她身上的t恤问道,脸上的表情仿佛刚从uc震惊部出来。

    【什么叫一定会成功?】

    【喂,你该不会是不知道神像仪式的过程吧?】

    阿娜琪惊讶的看着伊莎贝拉。

    【只要把信徒供奉上来的食物选一种吃光就代表仪式的完成,从今以后这种食物就是专门用来祭祀的食物,神明可已从这种食物里面获得更多的神力。】

    【也就是说其实以前是我没吃完才导致仪式没完成的原因?】

    【你连供品都没有吃完么?信徒辛辛苦苦把自己种植的食物或者狩猎到的食物供奉给我们,我们作为神明当然不能让信徒的辛苦化为乌有,而且作为神明是不会被撑到的吧,没理由不吃啊?】

    【……果然你得不到神像其实是冥冥之中有人在惩罚你吧。】

    我在卧室听到了她们两个的对话忍不住探出头对伊莎贝拉说道。

    【啰嗦!!笨蛋信徒不要说话!】

    伊莎贝拉从桌子上拿起各种零食向从卧室里露头的我扔来,噼里啪啦跟下雨一样,我缩头躲了回去,等到伊莎贝拉的攻击结束之后直接捡起地上的零食打开袋子吃了起来。

    竟然是因为没有吃完信徒供奉的食物而没办法完成神像的获取仪式,难道说真的有某种规则在暗中约束着神明么?想到这里我莫名其妙的想到了神明堕落后产生的黑涎,如果真的有什么规则在冥冥之中存在的话,那么对于默许了堕神和黑涎存在的规则又到底是意味着什么呢?

    叮咚~

    我的手机忽然响了一下,这是来短息的标志,我打开手机一看竟然是一条来自丁瑜的短信,难道说她从外地回来了?我打开手机的密码锁点开了短信。

    【谢谢你的关心,我的手机这几天一直没有电,今天才找到地方充电看到了你的短信,另外请帮我跟伊莎贝拉问好。】

    果然是丁瑜风格的回信,既充满了礼貌又不忘惦记着小猫,不过竟然连给手机充电的地方都没有,她老家到底是什么地方啊,我一边想着一边给她回了一条信息。

    【我会向伊莎贝拉传递你的问候的。】

    回完短信之后我把手机放在桌子上充电,又回到了客厅,此时的伊莎贝拉正因为阿娜琪的嘲笑却没法还嘴,气鼓鼓的猛吃桌上的零食,阿娜琪发现伊莎贝拉放弃了抵抗之后也失去了继续逗她玩的兴趣。

    【楚咸,现在几点了?】

    阿娜琪看到我从卧室走进来问道。

    【看你的手机不就好了么,我的手机在卧室充电呢。】

    【我要是有手机的话就不问你了,你认为以我之前的经济状况买得起手机么?我都是用店里的电话和人联系的,不过这个月结束之后我就再也不是穷人了。】

    我差点就忘记了阿娜琪穷成什么样子了,说起来她的住处似乎连电视都没有,更别说其他的高科技设备了,那她平时用什么打法没有客人上门的无聊时间呢?

    【不过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你去那里的主要目的不是收集人们的笑容么?】

    我看着阿娜琪一副财迷的样子提醒她说。

    【这么重要的事情我当然不会忘记了,短短的两天里我已经收集到了接近一百个微笑了,这样下去的话用不了……我算算……50乘30乘12……唔……唔……大概要??】

    阿娜琪抬起头用期待的眼神着看着我,一副我都说的这么明白了你还不会算么的表情,我看了她的表情,伸出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心痛的说:

    【八年。】

    【没错就是只要八年!没想到竟然这么快(小声嘀咕)。】

    【嗯?你后面说什么?】

    【没什么,我说现在几点了我该走了。】

    她连忙摇手。

    【……已经十点整了。】

    伊莎贝拉指了指电视,我一看正好是电视的整点报时。

    【都这个时间了?我得赶紧回去了!】

    阿娜琪从沙发上站起来,急匆匆的准备离开。

    【怎么这么着急,这个时间你还有事么?】

    我看她似乎有什么事情的样子。

    【我今天晚上和一个朋友有约。】

    【好了,不和你说了,我先走了。】

    阿娜琪打开门跟我挥了一下手,就小跑着离开了,我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通道里面才关上了门。

    过了一会儿伊莎贝拉似乎放弃了纠结关于仪式的事情,抱着她的神像开始在屋子里面到处转悠着,不时的还比划着什么。

    【你在做什么,伊莎贝拉?】

    【我在考虑把神像放在哪里才好,毕竟放在客厅的桌子上总是要挪来挪去的很麻烦,而且容易碰坏我的神像。】

    【要不要把她放在电视的上边?】

    伊莎贝拉不满意的摇了摇头,环视了一圈之后忽然眼睛一亮,她小步的跑到了我的卧室,跳到桌子上把神像放到了书桌上边的架子上,然后满意的点了点头。

    【怎么样,放在这个位置这样笨蛋信徒只要坐在这里就可以瞻仰到我的英姿。】

    我看着她把手办放在那个位置忍不住想要吐槽一下,放在那个位置不就更像是手办了么,而且这个手办做工极其精致,从这给位置我抬起头首先瞻仰到的就是每个做工精致的手办都必备的不可描述之小布片。(胖那啥打不出来被和谐,你们懂就好。)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