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少女与彩雀

    夜里繁星璀璨,五月的夜风让人不禁感到有些微冷,一个穿着校服女学生正坐在顶楼的天台上看着楼下的风景。

    【如果我从这个地方跳下去是不是就可以解脱了呢?】

    【你是在问我么?】

    一个清脆的少年的声音从女孩的身后传来,女孩回过头看了一眼声音的来源,苦笑了一下说道:

    【当然是问你了,这里除了我们之外还有别的人在么?】

    【我不是人,所以严格来讲这里只有你一个人。】

    【没有必要这样咬文嚼字吧,你知道我说的是你不就可以了,何况我现在在考虑要不要自杀的问题诶,按照常理你不是应该劝我一下么?】

    女孩转身伸手抓住了这个让她哭笑不得的家伙,把手掌放到脸前看着手心里的这只彩色小鸟,这是一只很漂亮的小鸟,蛋黄的绒毛翠绿的尾羽还有殷红的喙,如果出现在宠物市场估计会很受买家欢迎吧,可惜这只美丽的小鸟却缺少了作为一只鸟最重要的东西——它没有翅膀。

    没有翅膀的小鸟在少女的手里一跳一跳的跑到了她的脸前面伸出自己的小脑袋蹭了蹭少女。

    【我不认为自杀可以解决问题。】

    【你还真是坚强啊,小彩。】

    少女苦笑着对小鸟说道。

    【可是我这样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

    【说了多少遍了,我的名字叫彩雀!!既然你没有活着的意义那不如帮我一个忙吧,帮我寻找翅膀,这样你就有了活着的意义了。】

    小鸟摇晃着自己的脑袋对女孩说道。

    【真是自私呢小彩,明明是你找我帮忙却说给我找活着的意义。】

    【反正你都要自杀了不是么,不如帮我一个忙。】

    【你为什么一定要找到翅膀呢?反正你也不是真正的鸟,即使没有翅膀也可以活的很好吧。】

    【我也并不太清楚,不过鸟想要翅膀还需要理由么?】

    小鸟转了个身从少女的手心上跳了下来。

    【需要理由么?呵,当然不需要了。】

    少女从地上坐了起来,带着身后蹦蹦跳跳的小鸟走了回去。

    ——————

    【呼~】

    我伸展了一个大大的懒腰,这两天都一直在东奔西跑难得安稳的睡了一个好觉,不过刚才好像碰到了什么?

    【阿达!】

    一个白嫩的小脚丫伴随着稚嫩的萝莉音忽然印在了我的脸上,只见伊莎贝拉一脸气氛的看着我。

    【你能不能老实点,伸个懒腰都可以把我从床上打下去!】

    原来我刚才竟然在伸懒腰的时候把用猫形态在枕头上睡觉的伊莎贝拉从床上打了下去,伸手把伊莎贝拉的小短腿从我脸上拿了下去,毫无诚意的向她道了个歉,我就从冰箱里拿出了作为早餐的吐司面包准备今天在家吃完早饭再去上学。

    【唔,这个叫做花生酱的东西味道不错啊,】

    伊莎贝拉两只手捧着吐司大口的吃着,腮帮子像仓鼠一样高高鼓起。

    【还不错吧,这是我的同桌给我推荐的。】

    我也拿着一片抹了花生酱的吐司大口的吃着,别说这梁卓给我推荐的东西味道确实不错,比起果酱来这花生酱多了几分香浓和口感。

    【今天中午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你的神像就会做好了,我会在晚上回来的时候给你带回来的。】

    就这样我在伊莎贝拉期待的眼神之下打开了家门,谁知道一开门就看到了楚月,吓了我一跳,我赶紧关上门给伊莎贝拉使了个眼色,她努力的把最后一口吐司塞进嘴里变回了小猫形态。

    我看到没什么遗漏的地方才又把门打开,看着门外的楚月,今天的她依旧是上次的那套穿着淡粉色的碎花短袖加短裙配上白色的丝袜。

    【你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过来?】

    楚月往学校可不是这个方向,有什么事情要她一大早专门跑过来?

    【哦,笨蛋老哥你难道不看新闻的么?】

    【怎么了,你一大早不去上课,难道世界末日所有学校放假么?】

    【世界末日没有,不过我们学校今天放假是真的。】

    【放假,今天?】

    【我们学校这个星期已经连续有两个人跳楼自杀了,学校害怕承担责任就让所有的学生今天放假一天。】

    【所以你今天放假却一大早跑到我这里来?】

    我这妹妹的脑回路总是让人难以捉摸,意外收获了一天假期不是应该和同学一起出去玩么?

    【人家可不是来找你的,我和朋友约好了今天要一起去一家新开的宠物咖啡店,据说那里有许多小猫,我就想着带伊莎贝拉一起去,不然你一天不在家它自己多可怜啊。】

    【不行。】

    开玩笑,要是只普通的小猫也就算了,如果伊莎贝拉忽然变成人形想要在那帮女生中发展信徒该怎么办,我岂不是瞬间爆炸的背上变态loli控的罪名。

    【求你啦,哥。】

    【不行。】

    楚月连续两次被我拒绝,心里知道不同的办法肯定是不行了,于是眼睛一转。

    【不然我就把照片给爸妈看,丝袜的那张。】

    【你还好意思说那张照片!】

    她不说我都忘记了,说好了不许给任何人看的,没想到她竟然偷偷的拿给怜曦看,这也就算了竟然还不小心被叔叔看到了,我今天非要她见识一下什么叫长者的愤怒。

    就在我准备对她施展长者的愤怒的前一秒,楚月忽然抱住了我的胳膊用她水汪汪的大眼睛仰头看着我。

    【欧尼酱~求你了。】

    【咳咳……】

    本来打算疯狂输出的我一下子被打断了施法,楚月不断地用她的荷包蛋(老司机们微微一笑)摩擦我的手臂,难得能被妹妹撒娇的我已经准备呼叫医疗兵。

    【诶嘿……(?﹃?)痴汉脸,既然作为妹妹的你都这样求我了,让你带伊莎贝拉出去也不是不可以。】

    【太好了,我就知道老哥最好了!】

    【不过要记得晚一点把她送回来,知道么?】

    【我知道了,老哥你快去上学吧,不然要迟到了哦。】

    不好,沉迷在妹妹的卖萌中我都忘记了还要去上课这件事了,我看了一眼手机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还好我现在跑步的速度跟原来的宅男不可同日而语,一路保持冲刺的速度终于赶上了我每天乘坐的那辆公交车,要是等十五分钟做下一辆估计就要迟到了。

    坐在车上大口的喘着气,我忽然想起来之前说找楚月打听那个跳楼女孩的事情竟然又忘了,而且短短的几天里竟然又有人跳楼了,这事肯定要闹得沸沸扬扬了。

    ————三更求票!跪求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