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冯怜曦与毒蛇(终)

    两根黑涎组成的尖刀随着他的动作缓缓升高,互相缠绕组成了一根加粗的螺旋剑,背心男的手一挥跟螺旋剑猛地向跪在地上无法动弹的神明刺了下去。

    【去死吧!】

    背心男得意的喊道,螺旋剑瞬间落下。

    螺旋剑落下的瞬间药神忽然抬起了头双眼中满是疯狂。

    砰!

    粗大的螺旋剑本应穿透药神的身体将他钉死在地上,可是此时躺在地上的却是一条体长超过十米的绿色巨蛇,螺旋剑虽然穿透了它的身体却没能对它造成致命的伤害,巨大的青蛇疯狂的扭动着身体,那些锋利的尖刀瞬间被他碾碎,他一个扭身张开了血盆大口对着眼前的背心男一口咬下。

    背心男没想到眼前的神明竟然会忽然不顾信徒的死活,急忙拉着冯怜曦向后逃跑,青蛇虽然体型巨大但是螺旋剑也将它钉在了地面上一时之间无法挣脱,青蛇拼命地拍打着身边的地面,身边的砖块纷纷破碎,很快青蛇就挣脱了螺旋剑的束缚。

    挣脱了束缚的青蛇飞快的向背心男追去,巨大的身躯在地上留下了一条黑色的痕迹,甚至连鳞片之间都有黑色的液体在不断冒出,若是楚咸在这里一定能发现这正是堕神的征兆,青蛇的身体已经彻底被污染。

    背心男一边跑一边回头,眼看身后的巨蛇就要追上他了,男人犹豫了一下终于放开了手中的女孩,曾经弑神成功的他最清楚不过,被黑涎感染之后放弃了人类形态化身为兽的时候正是一个神明最为疯狂的时候,它会想尽一切办法跟你同归于尽。

    巨大的青色从被扔在一旁的冯怜曦身边经过,就宛如一辆火车带起了一片碎石和劲风,冯怜曦瘫坐在地上看着眼前疯狂的青蛇猛地向背心男冲了过去。

    【黑绳!】

    一团黑涎从男人的脖子伤出现,这摊黑涎并没变成武器而是呈现出了不自然的红色,男人看着身后越追越近的青蛇一咬牙把这团泛着红色的黑涎扔了出去。

    这团黑涎在空中越来越红,等到飞到巨蛇面前的时候已经变成了血红色,或许是身为神明的本能让巨大的青蛇也意识到了危险,它奋力的转过庞大的身子,避免了以头部接触这团东西,这团血红色的黑涎在碰到药神化身的巨蛇之后引发了强烈的爆炸,爆炸引起的强风瞬间就将冯怜曦和背心男吹倒在地。

    趴在地上的冯怜曦隐约可以感觉到有什么柔软的东西打在她的身上,一种不祥的预感出现在她的心中,她顶着强风睁开眼,看到了她心中最不想看到的场面。

    巨大的青蛇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满地的碎片,一块块包裹着黑色的碎片落得到处都是,其中最大的也不过一米多些,只有蛇头还勉强保持完整,或许是有骨骼存在的原因。巨大的蛇头落在了离背心男几米的地方。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以为死了就可以得到我的原谅么!我才不会原谅你,要是就这样死了的话你就永远亏欠着我吧!】

    亲眼见证死亡的冲击终于超过了对药神的那渐渐淡去的恨意,冯怜曦对着蛇头疯狂的喊道,连她冷清的声音都破了音,可是无论她说什么巨大的蛇头都没有任何反应。

    【我……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呢……】

    少女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她的身前是背心男挟持她是用的小刀,刚才在被巨蛇追逐的时候背心男把她连小刀一起扔在了地上。

    弯下腰捡起了在这把小刀,少女一步一步的走向躺在地上的背心男,背心男正因为距离太近受到了爆炸的直接冲击,虽然没有昏迷却仰面躺在地上不断地挣扎着想要站起来,看得出来药神之前的毒针还是对他造成了难以缓和的伤害。

    少女一步一晃的走到了他的身前,用力握紧了手中的小刀,她挂满泪水的双眼中被一种名为杀意的东西渐渐充满。

    【小姑娘杀人可是犯法的,你确定要这么做?】

    男人看着冯怜曦的眼睛镇定的说道,似乎一点都不害怕的样子。

    【……】

    少女并没有对男人的话有任何反应,她对着男人的胸口刺了下去,男人在生死之间伸出的双手竟然抓住了冯怜曦的手臂,男人死死地抓住了冯怜曦的手臂用力的挣扎着,两个人一时之间出现了僵持的画面,或许是出于求生的欲望男人的力量终于战胜了冯怜曦,他用力一脚揣在了冯怜曦的身上然后双手一拧从少女的手上夺过了小刀,失去了小刀的冯怜曦两下就被男人制服,男人用尽全身力量打了一下冯怜曦的腹部,柔弱的少女立刻变得像虾米一样蜷缩在地上。

    男人翻转了局面,坐在地上喘了半天,终于缓缓的站了起来,看着几米外的巨大蛇头嘀咕道:

    【该到了收获战利品的时候了。】

    他走到了巨大的蛇头面前,用黑涎在手上凝聚了一个形状奇怪的杯子,杯子里面隐约可见之前那个透明的光点安静地躺在里面,男人再次召唤出一根黑涎尖刀顺着大蛇的嘴伸了进去,向上一翘准备打开蛇头,男人兴奋的看着眼前的蛇头,心里想到这次一下收回了两份被窃取的神力,回去那位大人一定会奖励他的。

    【求你,不要……】

    男人回头看了一眼趴在地上哀求他的少女,不屑一顾的说道:

    【不要着急,等一下我会好好的让你这个小偷的信徒知道什么才叫真神,到时候你也会加入我们的。不过现在我先处理掉这个爬虫的尸体。】

    咔咔,黑涎刀刃猛地向上用力巨大的蛇头被撬开,迎着男人兴奋的目光,一个黑影瞬间从里面蹿了出来将男人扑倒在地,男人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一个大约十岁出头的绿头发男孩手里握着一根匕首般的毒牙趴在他的胸口,即使男孩绿色的头发上沾满了透明的粘液,下垂的刘海遮住了他眼睛,可是他脸上的紫红色腐蚀痕迹却依旧残留,男人一眼就就认出了男孩的身份,可是浑身的无力感却让他动弹不得。

    【怎么……可能!】

    【我说过……不要动我的信徒。】

    少年用力的把手里的毒牙贯穿了男人的身体,男人睁大了眼睛看着少年,身体忽然化为无数的黑涎深入了大地,包括他手中的杯子,只有杯子里面的光点落在了地上。

    少年趴在地上翻了个身,仰面朝天伸手捡起了落在地上的光点塞进了自己的嘴里,然后深深地喘了一口气说道:

    【就知道没那么容易原谅我,还好留了一手。】

    冯怜曦看着躺在地上的缩水版神明,眼泪瞬间决堤。

    【是你……原来是你。】

    ————

    那是三年前的一天她刚上高中的时候,自己因为父母为了邪教的事情吵架她自己一个人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游荡,心情低落的她坐在街上的喷泉旁边看着水花发呆。

    【你为什么看起来不开心的样子?】

    她转过头一看竟然是一个绿色头发的小男孩从在和他说话。

    【你怎么知道我不开心呢?】

    冯怜曦想着不知道是谁家的孩子小小年纪竟然染了这样颜色的头发家长都不管管,男孩身上穿着短裤短袖看起来应该是自己跑到街上的。

    【因为我见过很多不开心的人,他们都是这个样子的,你是因为什么不开心呢?】

    【我?我的事情很复杂跟你说了你也不会懂。】

    【和我说一下也不会有什么问题,说不定我能解决你的问题呢。】

    男孩固执的追问着,或许是认为男孩反正也不懂和他说一下也没什么关系,冯怜曦真的就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全无保留的和男孩说了出来,几分钟以后冯怜曦看着傻傻的坐在她旁边的男孩噗嗤一笑,这么复杂的事情把小男孩都听懵了,冯怜曦伸出手摸了摸小男孩的脑袋笑着说道:

    【我就说你听不懂吧。】

    【邪教,是会害人的么?】

    男孩没有回答她而是仰着头问道。

    【当然,这个世界上只有两种东西会让人从人变成魔鬼,一种是钱,另一种就是邪教。你要记住将来千万要远离那些奇奇怪怪的宗教哦。】

    【那是不是毁掉邪教所有人就会幸福了呢?】

    【大概吧,虽然有些伤害是一辈子都抹不掉的,但是总比现在要好。】

    【好啦,谢谢你听我说了这么多,我现在感觉心情好多了。】

    冯怜曦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

    冯怜曦跟小男孩挥了挥手就离开了,却不知道在她转身之后这个小男孩表情变得十分复杂,最后消失在了原地。

    在那之后不久冯怜曦的父亲就向警方报了警,过程出奇的顺利整个邪教组织被一网打尽一个逃掉的人都没有,一些罪行严重的干部被判了死刑,轻一些的也判了十几年徒刑,至于那些信徒大多数都在发现自己被骗后回归了的正常生活,只有少数几个向她母亲那样的重度痴迷者选择了死亡或者被关进了精神病院治疗。

    ————

    【那个时候原来我遇到的是你么?】

    冯怜曦看着躺在地上的缩水版药神心情复杂的说道。

    【很抱歉按时侯我没能拯救你的母亲。】

    已经从成年大叔缩水成小屁孩的药神躺在地上对冯怜曦说道。

    【我从来不知道那个宗教会造成那么严重的损害,我以为能给所有人带来幸福所以我才……】

    【你真的从来都不清楚那些事情么?】

    冯怜曦坐到了药神的身边看着他的眼睛问道。

    【直到那天遇到你为止。】

    这样一来冯怜曦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之前一直顺风顺水的邪教为什么会被警方一网打尽连一个漏网之鱼都没有。

    【我父亲去报警的事情跟你有关系么?】

    【……】

    【所以是你亲手毁掉了自己的宗教?】

    【……】

    两个人就这样无言的对视着,少女想要证实自己地推测,而药神则是惊讶于少女的直觉到底有多敏锐,为何能够猜测出这么多东西。

    【对不起,就像你说的有些伤痕一辈子都抹不去,所以在你短暂的几十年生命里我会尽我自己的能力弥补你的。】

    药神和冯怜曦对视了一会忽然把头扭了过去说道。

    【算了,过去的事情终究是过去了,说起来你其实也算是受害者之一。】

    冯怜曦整理了一下衣服躺在了少年的身边,看着天上璀璨的星空:

    【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

    【什么问题?】

    少女的声音停顿了一下,然后说道:

    【我的母亲,从头到尾都是她自己的选择么?】

    【是的,我从没向任何信徒进行过控制。】

    听了药神的回答之后冯怜曦沉默了好久,然后她站了起来用自己的手在脸上抹了两下,像躺在地上的药神伸出了另一只手。

    药神愣了一下之后也伸出了自己的手,借着冯怜曦的力量站了起来。

    【你的伤势怎么样了?】

    【为了摆脱黑涎的污染我的身体已经被毁掉了大半,本来用了这招之后我是绝对活不下来的,多亏了从那个男人的手里获得了一个神灵的神力结晶才能勉强维持现在的样子,想要恢复原样恐怕要过一段时间。】

    药神看着自己缩水的的样子说道。

    【我忽然觉得你现在这个样子挺好的,要不你以后就保持这个样子吧。】

    冯怜曦伸出手摸了摸药神的绿色头发微笑着说。

    药神打开了她的手,一脸严肃的说道:

    【这样子可不行,这次竟然被他跑掉了,我必须尽快恢复,而且他说了一些话让我很在意。】

    药神想到那个背心男嘴里的真神,还有他诡异的逃生方式,难道说竟然有神明可以控制黑涎?还有那个被自己毒晕的男人竟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的逃走了,那个组织的人难道都对神明的力量有抵抗能力么?

    ——————四千字大章本来想分两章发的可是一段故事不好断开,就一起发上来了,到这里第二卷就结束了,所有改在这一卷交代的事情都交代的差不多了,从下一卷开始就到了主线开始展开,希望大家能够多多支持太阳让我把自己心中的故事完整的呈献给大家。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