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最终曲

    【一个被斩断名字的依附神,就像是一个失去了自我的怪物,他会在消散之前拼命的追逐它心中执念最深的东西,按照你的说法它宁愿牺牲自己也要救这个家伙,那么你们看着吧,这区区一片废墟是困不住她的。

    轰隆!

    伊莎贝拉的话音刚落身后的工厂就传来了强烈的爆炸,无数的砖瓦到处飞散,一个巨大的黑色物体从里面飞了出来,不用想我都知道这次伊莎贝拉的毒奶又一秒回收了。

    巨大的黑色鲸鱼身上不断地滴落着黑色的液体以一种十分扭曲的姿势飞快的向我们这边冲了过来。

    【阿娜琪,你先带着狄忠离开这里。】

    【你想要和那种怪物正面对决么?】

    阿娜琪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我。

    【这是我跟它的承诺。】

    尽管畏惧,尽管害怕,尽管逃跑的念头无数次的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我还是颤抖着双脚留在了这里。

    亲身经历过的记忆与别人口中的故事不同,尽管我只是以旁观者的角度观看了它的记忆,可是我依旧能够感受到这个曾经名为“律”的神明对于瘦弱青年这唯一一个朋友的重视。

    【我绝对不会让你的决心白费的。】

    我压住自己颤抖的膝盖这样说道,体内的《拾遗录》仿佛感受到了我的决心一样,心脏猛烈地跳动着,古朴的《拾遗录》又一次开始散发出柔和的金色光芒,泛黄的书页开始哗啦啦的自动翻页。

    嘭!

    巨大的鲸鱼似乎无法继续承担自己的体重亦或者是失去名字的伤势太重,只见它猛地它从天上降落到了地面,在地面上砸出了一个大坑,它在坑中挣扎了几下似乎是发现这样扭动前进太慢,庞大的身体一阵抽搐之后竟然从前半部分长出了两个白森森的骨质爪子,像爬行动物一样疯狂的扭动尾巴向我爬来。

    【这姿势略鬼畜啊。】

    伊莎贝拉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

    【你不是把神力都用完了么?为什么还在这里!】

    【嘿咻,你想让我走到哪里去啊?】

    伊莎贝拉一个跳跃坐到了我的肩膀。

    【别闹,我这个半吊子可没把握对付得了对面那个家伙。】

    【就是因为你这个半桶水还要逞强我才没办法啊。】

    【伊莎贝拉……】

    我能感受到伊莎贝拉的小手狠狠地抓着我的头发,不知是否是我的错觉我竟然隐约可以感受到伊莎贝拉心中传来的不安和畏惧。

    【我是绝对不会失败的!】

    手中的拾遗录已经停止了反动,我低下头看着泛黄的书页,书页的上边画着一只青色的鲸鱼,旁边还有一排文字,那是包含在“律”名字中的属于它的记忆。

    巨大的鲸鱼怪物距离我只有不到五十米,它每一次向前爬动都会引起脚下地面的震动,似乎在彰显着怪物的力量,在这个距离我已经可以看到黑色鲸鱼双眼位置流下的血泪,看到这血泪我知道在那个怪物的某处那个曾经名为“律”的神明一定还存在着,它正在无助的看着自己的身体正准备伤害它最重要的朋友。

    【嗷!!!】

    对面的鲸鱼嚎叫着对我发起了最后的冲击,它庞大的身躯在地上留下了一条壕沟,然后那双惨白的爪子用力一撑整个身体腾空而起,张着血盆大口向我扑来。

    我微微弯腰右腿向后退半步然后开始蓄力,一道淡淡的青色光芒从拾遗录中连接到我的右手,面对眼前的血盆大口我打出了自己的右掌。

    强烈的青色光芒从我的手掌中迸发,一个古朴的文字凭空形成与它的血盆大口碰撞在一起,这文字就像是一道结实的屏障将黑色鲸鱼挡在了外边。

    【律,这是属于你的名字,现在我把它还给你!】

    我握掌为拳,青色的文字化作一道道璀璨的光带将怪物封锁在一个圆环之中,怪物疯狂的用那两双白色的骨爪敲击这个圆环却无法击破它,璀璨的光带逐渐越变越小最后像绳子一样把怪物捆得牢牢的,然后一条青色的锁链从光带之中蔓延而出连接到我的手上。

    【不要!】

    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我转过身一看竟然是之前被我们扔在地上不管的瘦弱男人醒了过来,他趴在地上挣扎着向我这边爬过来,一边爬还一边喊道。

    【不要杀他,都是我,做出那些事的人是我,你们不要杀它】

    我握紧了手中的锁链,对男人说道:

    【这是律最后的请求。】

    【求求你,不要,不要杀他!】

    瘦弱男人一边带着哭腔恳求我,一边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因为失去平衡又重重的摔倒在地上,不顾自己的满脸灰尘还是一点点撑着爬过来。

    哗啦

    我拉起了手中的锁链,却被伊莎贝拉按住了肩膀。

    【楚咸,不要再继续了,再继续下去的话就是弑神之举,这样困住它就足够了。】

    【我想要给它解脱……】

    看着在光环之中挣扎的怪物我又想起了那个快乐而善良的神明,它不该承受这种结局,这都是那些人的错,它不该为此买单。

    【人类可以污染神明,可以利用神明,但是弑神之举是绝不能出现的,这会引起那些规则权神的注意!】

    【伊莎贝拉,从我获得了拾遗录之后一共经历了两个神明的记忆,越是了解他们我才越是明白无论强大还是弱小,神明的诞生必定会拯救这世界上的某个等待他们拯救的人,我相信你也是这样吧,所以你才会在这个时间来到我的身边。】

    【笨……笨蛋,不过是个信徒而已别在这里对神明大放厥词!】

    伊莎贝拉抓住我的头发用力的扯了两下,我不抬头也能猜到她的表情,肯定是满脸通红的傲娇表情。

    【所以,对于这些拯救了我们的神明,我作为一个同样受到拯救的人类怎么能忍心看着他们经受这样的痛苦。】

    【即使要承担弑神的后果?】

    【不是还有我的神明来保护我么?我才不怕。】

    【遇到你这样一个信徒真是给自己找了一个大麻烦。】

    【你平常不就叫我笨蛋信徒么。】

    我高高的举起手中的锁链,猛地向后一拉,那些缠绕在鲸鱼身上的锁链就像是收到了命令一样集体开始收缩,把鲸鱼硕大的身体挤压的不成样子,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被人用力揉搓的水气球,受到挤压的鲸鱼则是开始发出痛苦的哀嚎。

    嘭!哗啦~

    鲸鱼庞大的身体在挤压下终于不堪重负的爆炸了,漫天的黑色液体掺杂着青色的光芒像雨水一样落下,无数覆盖着黑涎的青色碎片掉落在地上。

    【律!】

    瘦弱男人趴在地上对着天空大声喊道。

    一片片青色的碎片落在地上,瘦弱男人看着一片碎片掉落到他的眼前,伸出手抓住一片碎片搂在怀里蜷缩在地上。

    【律……律……】

    【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因为我,你就不会遇到这些事情。如果不是我你现在一定还在这个世界上快乐的旅行。】

    男人握着碎片潸然泪下,留下来的眼泪伴随着脸上的尘土让他看起来狼狈无比,我看着男人的样子终于把这个在地上痛哭的男人和律记忆中的男孩重合了起来。

    就在男人抱着碎片在地面上的痛哭的时候,一直隐藏在云彩之中的月亮缓缓的从云中出来,苍白的月光照亮了这片天地,满地的碎片在月光的照耀下黑涎开始逐渐消失,只留下犹如青玉一般的碎片,这些碎片在月光下开始发出淡淡的幽光,这漆黑的夜晚青色的光亮十分显眼,不光我们看到了就连趴在地上痛哭的男人也看着自己手里正在发光的碎片缓缓的抬起了头。

    就在它抬头的一瞬间地上的所有碎片开始随着闪烁发出了清脆的声音,每一片碎片都再发出一种不同的声音,在短暂的嘈杂之后这个声音开始变得有规律起来,即使是不懂音乐的我也听出来这是某种旋律。

    叮叮咚咚~

    散落在地上的碎片开始伴随着旋律的节奏一闪一闪,每一片碎片都在这个旋律之中担任了不同的声音,在漆黑的夜里满地散发着青光的碎片奏响了一曲我从未听过的曲子,无需任何言语这首简单的曲子就已经抓住了我的心。

    瘦弱男人抱着手里的碎片已经泪流满面,他痴痴的看着眼前的景象,低声的嘀咕着:

    【律……我知道了,我懂了。】

    他伸出手擦了擦自己脸上的眼泪,止住了自己的抽泣,缓缓的站了起来,深吸了一口气。

    他抓住一个曲子的间奏跟着曲子开口唱了起来,男人唱的是哪首写完了词却没来得及谱完曲子的歌。

    不知为何男人原本毫无辨识度的声音在这首曲子的衬托下变得反倒让人感到平静且亲近,歌词里描述的相遇似乎成了一种冥冥之中安排好的命运一样,随着故事的进行歌词唱到了男孩和神明每日早出晚归在大街上买唱的日子。

    【尽管没有人能够看到你,我依旧知道我不再是一个人。】

    随着男人的演唱一个若有若无的哼唱逐渐从碎片中发出,温柔至极的女声哼唱伴随着男人的声音又把这首曲子推上了另一个高峰,仿佛让人亲眼看到了他们那温和又励志的日常,他们每天一起早起一起晚归,无论是炎热还是寒冷都始终坚持的向每一个路过的人传达自己的歌声。

    男人在听到女声哼唱的一瞬间声音稍微有一些颤抖,但是他却没有停下而是继续演唱,我和伊莎贝拉则是一直站在原地看着这场律漫长生命中的最后一次歌唱,两分钟过去终于歌曲到了最后,男孩和别人看不到的神明唱了一辈子的歌,他从男孩变成了老头,生命走到尽头的老人躺在床上看着眼前从未被别人看到的神明唱出了他人生中的最后一句歌。

    【假使你是我幻觉,这一生相伴也终老,真的万幸被你骗到……】

    男人带着脸上的眼泪唱完了最后一句,看着满地的青光一同停止了闪烁化为一阵盘旋的青色旋涡,漩涡的中心一个穿着青色长裙留着青色长发的女人从青光中走出来,站在了他的面前。

    【我一直觉得我有谱曲的天赋。】

    女人歪了一下头对男人说道。

    【……】

    男人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用力的点了一下头。

    【你的歌词写得也很好,可是我觉得有一句写的不对。】

    【我不是你的幻觉,我是真实存在的,我是只属于你的神明,只属于你的朋友。】

    名为律的神明把自己的手轻轻放在男人的脸上。

    感受着脸上传来的触感男人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抱着眼前的神明哭的想一个三岁的孩子一样,一样的撕心裂肺。

    【不要哭了,多亏了那边的男孩我才能在解脱前最后见你一面,一起完成这最后一次演唱,我们应该感到开心才对。】

    被男人抱着痛哭的神明抚摸着男人的头说道。

    【我要离开这个世界了,这一次大概不会再活过来了吧,我希望我唯一的朋友可以在最后笑着送我离开。】

    话音刚落女人的身体就化为了无数的青色荧光从男人的怀抱中飞散,男人看着满怀的荧光缓缓的升上了天空,留着眼泪默默念道:

    【律,真的……真的,万幸能够遇到你。】

    看着满天的荧光升上天空,我手中拾遗录上关于律的这一篇也发生了变化,原本鲸鱼的形象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青衣长发的女人形象,配上旁边的一行文字

    【深海有鱼,喜吟游,死而化灵,其名律,生之唯友,逝之为友。】

    我看着缓缓消散在天空中的青色萤光心中感慨万千,忍不住对伊莎贝拉说:

    【你说神明消失之后回去哪里呢?】

    【你想听真的还是假的?】

    伊莎贝拉的话让我沉默了一下。

    【假的就好。】

    【大概会一直在天上守护者她的信徒吧?】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