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拾遗录》的新能力

    从澄净的湖面中抽出手,我看着眼前的连天白云,难以想象这个名叫“律”的神明记忆中的男孩和刚刚我们遇到的那个男人竟然是一个男人,它记忆中的男孩热爱音乐执着追求而且从年龄上来看也不过刚刚高中毕业,可是刚才我们遇到的那个人至少也有二十岁了。这之间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让男孩变成现在的这个样子?

    【xx是个好孩子,我希望你们能够救救他。】

    一个声音从我的耳边传来。

    【是你?你怎么能够和我对话?】

    这个声音正是我刚刚经历的那段记忆中神明“律”的声音。

    【我被污染的时间还不算太久,并且因为有那孩子帮我分担污染我才能保持了一丝清醒到现在,可是那孩子却因为替我分担污染而变得越来越不像他了,这样下去这污染会彻底毁掉那个孩子的,所以我希望你能救救他。】

    【可是我的能力只对神明有效啊,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消除附着在人类身上的黑涎。】

    【只要对神明有效就够了,等一下你离开的时候请利用名字唤醒外边的我,然后我会把所有的污染物都吸收到自己的体内,到时候你再切断我们的联系,这样就可以让那孩子从污染的影响下解脱了。】

    【可是我该怎么切断你们的联系?】

    【只需要剥夺我的名字就好了,我的名字是他取的,失去了名字之后我也就失去了和他之间的连接。】

    【你确定要这样做?】

    对于依附神失去名字的后果我不想也知道,只有消散这一种。

    【拜托你了!】

    咔嚓!

    蓝天白云瞬间破碎,我又回到杂乱的工厂里,眼前依旧是小人鱼那漆黑的身体,下一秒时间的流逝恢复了正常,伊莎贝拉的声音和阿娜琪的声音同时响起,我对着眼前的小人鱼大喊:

    【律!】

    瞬间无数的金色锁链从《拾遗录》中喷涌而出,这些锁链追逐着眼前的敌人快速的前进着。

    【昂!!】

    小人鱼猛地一甩身子飞上了天空,想要甩开锁链的追击,下半部分的鲸鱼部分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叫声,原本被黑涎覆盖的上半部分人身开始像褪色一样变得颜色越来越浅,遮住瘦弱男人脸部的面具也开始分解,逐渐露出了他的脸,相反下边的鲸鱼开始变得越来越大。

    【你做了什么?为什么那家伙变得越来越大了啊!】

    阿娜琪站起来之后对着我大喊。

    【没时间跟你解释了,快告诉我怎么才能剥夺他的名字!】

    【《拾遗录》在你手里我怎么知道啊!自由发挥啊,freestyle啊!】

    眼看着黑色的鲸鱼变得越来越大,瘦弱男人逐渐从黑涎中分离了出来,失去了黑涎的纠缠他从天上掉了下来。

    【接住他!】

    我的话音刚落,伊莎贝拉双手向上一拖就接住了掉下来的瘦弱男人,然后向后一拉男人就被扔到了地上,完全吸收了黑涎的鲸鱼神明此时已经变成了公交车大小,庞大的身体一转身用巨大的头部注视着我那些金色的锁链与上次赋予媱姬名字的时候完全不同,并没有限制鲸鱼神明的动作,我赶紧高举手里的《拾遗录》,一种犹如本能的行动支配了我的身体:

    【以吾之权,不从之神,剥夺其名!】

    金色的锁链开始如生物一般不断地律动着,似乎在吸收着什么东西,而这些被吸收的东西顺着锁链传递到《拾遗录》之中,从摊开的拾遗录中有什么东西在逐渐的行成一个小小的光柱渐渐亮起,我面前的巨大鲸鱼似乎也感受到了威胁,张开巨大的嘴想要将我一口吞下,在这样的近距离之下我甚至能够看到从它口中滴落的黑涎,可是不知《拾遗录》到底在发动些什么能力我现在竟然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昂!!】

    【快躲开啊!】

    伊莎贝拉声嘶力竭的喊道,可是我现在根本就没办法控制自己的身体,鲸鱼巨大的嘴距离我最多也就几厘米,我绝望的闭上了眼,用最后的一丝尊严保证自己绝对没有被吓尿。

    咔滋咔滋

    预料之中的死亡并没有降临,我睁开发现自己被一个半透明的屏障所保护着,巨大的死亡之口不断地挤压着屏障让屏障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快点,最多还有十秒钟!】

    不用回头我也听得出这是伊莎贝拉的声音,低头把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到散发着刺眼光芒的《拾遗录》上,随着光芒越来越刺眼我仿佛看到有什么东西在光芒中形成,一个声音从我的心里传来。

    握住它!

    我缓缓的将时候伸进了光芒之中。

    握住它!

    触及光芒的手仿佛伸进了火中一样难以形容的刺痛传来,这疼痛仿佛唤醒了我,我稍微把手向后退了一下,身体的本能似乎对光中心的东西有着某种说不出来的畏惧。

    【不行了!快点!】

    伊莎贝拉的声音提醒了我,我没有犹豫的从容了,再晚一点就要葬身鱼腹了,我一咬牙把手伸到了光芒的最中心。

    【啊啊啊啊!]

    穿心的痛楚从手上传来,上一次莫名其妙的就被媱姬切成了两半所以没有感受到痛楚,这一次我却真是的感受到了生不如死的感觉。

    紧紧握住手中抓住的东西我猛地把手收了回来,就在这瞬间随着一声咔擦的脆响,眼前的屏障骤然破碎,我来不及多想用力的挥舞起手中的东西,伴随着金色的光芒一闪而过,仿佛有什么东西被扯断的触感。

    【昂!!】

    伴随着鲸鱼痛苦的叫声我被狠狠的甩了出去。

    嘭!

    我狠狠地摔在地上,强烈的撞击让我双眼前一片黑暗,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

    【喂,你没死吧?】

    我慌乱之中想要抓住我身边的这个人,却不知道抓住了什么部位,入手一片柔软。

    虽然眼睛看不到不过这个柔软的触感绝对不是伊莎贝拉,话说回来伊莎贝拉为什么不接住我。

    【死开啦,这时候你还想耍流氓。】

    【快点离开这里,那个大家伙发了疯,这个房间都快要被它撞塌了。】

    就这样我被阿娜琪搀扶着往前走了一会,我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巨大的黑色鲸鱼似乎被我那一剑伤害的非常严重,不停地在空旷的房间里翻滚,还不停地撞着墙壁和天花板。

    阿娜琪左手扶着我右手拖着昏迷的狄忠和那个瘦弱青年的完全看不出有一点吃力的样子,难怪之前伊莎贝拉说她去工地搬砖能顶好几个壮汉,我们刚刚走出工厂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剧烈的轰鸣声,整个小楼竟然都塌陷了,无数的碎石和钢筋把发狂的鲸鱼压在了下边。

    【你刚才该不会是斩断了那个神明的名字吧?】

    【我也没办法,是它拜托我这样做的。】

    我看着阿娜琪无奈的说道。

    【你说这都是它的意思?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我们可能要有大麻烦了。】

    伊莎贝拉打断了我和阿娜琪的对话。

    【还能有什么大麻烦,伊莎贝拉你不说我都忘了,刚才为什么不接住我啊?】

    我向她抱怨道。

    【你还好意思说?维持那个屏障已经用光了这么久以来积攒的所有神力,接下来你们就准备靠自己的力量面对吧。】

    【我不是已经斩断了它的名字么?】

    【一个被剥夺了名字的依附神,就像是一个失去了自我的怪物,它会在消散之前拼命的追逐它心中执念最深的东西,按照你的说法它宁愿牺牲自己也要救这个家伙,那么你们看着吧,这区区一片废墟是困不住它的。】

    ——求收藏求推荐,二次元本来点击就少,所以您的每一个收藏和推荐对作者都十分重要。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