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又是工厂

    【啧,来了一个麻烦的家伙啊。】

    男人的脚下又渗透出许多黑涎准备攻击名为铁剑的运动服神明,运动服神明看到夹克男脚下的黑涎,头也不回的就消失在了夜色中,虽然只给了我几秒钟的时间但是就已经足够了,就在夹克男分心的一瞬间我猛地一挺腰双腿夹住夹克男的腰猛地把他扑倒在水里,夹克男猝不及防竟然被我死死的拖住一起在水里挣扎,一直困住伊莎贝拉的黑涎也忽然见失去控制落在地上。

    【伊莎贝拉!】

    远处的伊莎贝拉见机不可失双手合十猛地向下一砸,原本跟我纠缠在一起的夹克男立刻停止了挣扎。

    我挣扎着从水里站了起来,低头一看夹克男已经双眼紧闭昏了过去。

    【吓死我了,差点就要被干掉了。】

    我坐在喷泉的围墙上平复着呼吸,顺便把夹克男也从水里捞了出来。

    【他不会忽然醒过来吧,要不你再给他来一下?】

    我看着夹克男总觉得不太放心。

    【再来一下他就死了,我的攻击不但对他的身体也对灵魂造成了伤害,今天晚上他估计是醒不过来了。】

    【我们要赶紧联系怜曦,万一这家伙的同伙对怜曦不利就完了。】

    我在身上来回摸索着自己的手机,可是不知道是进水了还是被摔坏了手机根本就开不开机,我有从夹克男身上摸出了他的手机壳是也是黑屏,于是我只好抬着夹克男回到了家里,从书桌里拿出了自己的一个旧手机把卡装上。

    【嘟嘟……】

    电话里的彩铃响了好久终于有人接起了电话。

    【怜曦是你么?】

    【……】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下,然后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我是冯怜曦的叔叔,她出门买东西去了,没有带手机。】

    我知道怜曦是没有叔叔的,她的父亲是独生子,那么这个接电话的男人肯定就是夹克男的同伙了。

    【夹克男现在在我的手里,你要是不想你的同伙出事现在就把电话交给冯怜曦。】

    听到我直接了当的揭穿了他,对面的男人也不再掩饰。

    【……没想到那个自大的家伙竟然会失败,看来你能处理掉我们一个堕神果然不是运气。】

    【别说这么多,做个交易怎么样,我放了这个夹克男你放了你手里的那个女孩。】

    【成交,我会给你发一个地址带着人到这个地址你就能救回这个女孩,不过我希望你不要耍花招,只许带着你自己的那个神明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男人说完话就把电话挂断了,过了一会儿一个短信传了过来,我带着伊莎贝拉下楼拦了一辆出租车,扶着夹克男上了车,本来我是想联系狄忠的,可是手机坏了我不记得他的号码,只好这样仓促前去了。

    开车的司机师傅看了我一眼,我生怕他发现什么不对,一直盯着他。

    【现在的人啊,动不动就把自己喝的烂醉。】

    脑补能力丰富的司机看了一眼被我背着的夹克男感叹了一句。

    【呵呵,谁说不是呢,这家伙酒量不好还非要喝。】

    我自然顺着司机的话接了下去心想还好没被发现,男人给的地址是一个位于市郊的地方,我们之前遭遇媱姬的工厂就在那附近。

    下了车之后,我看到一个穿着牛仔裤和健身背心的男人站在工厂的旁边,已经接近十一点了,他在看到我之后就径直的走了过来,等他看到夹克男昏迷不醒的时候皱了一下眉头。

    【你们把他怎么了?】

    【他只是昏过去了而已,不把他打晕我怎么可能控制的住他。】

    男人打了一个响指开车的司机忽然趴倒在了方向盘上,紧跟着身后的工厂里走出了两个人,这两个人一出来我体内的《拾遗录》就开始高速跳动,仔细一看这两个人竟然就是之前失踪的那两个人。

    【你要做什么?不想要你的同伴了么?】

    我后退了一步,掏出从夹克男那里收获的蝴蝶刀对着对面的三个人。

    【那家伙不过是一个随时可以抛弃的傀儡罢了,要多少有多少,而且跟你说句实话,那个小姑娘被一个穿西服的绿头发混蛋救走了,我手里可没有人质跟你交换!】

    男人一挥手,身后的两个人一拥而上,我把夹克男扔在地上如临大敌的面对他们。

    【坚持一下,我刚才用你的手机给笨狗打了一个电话,她很快就会过来了。】

    伊莎贝拉在我身后说道。

    眼看着两个人手里带着黑涎向我扑过来,我一咬牙握紧了手里的蝴蝶刀向两个人冲了上去。我看这两个人动作虽然灵活可是眼神呆滞,就和他们绕起了圈果然这两个人的反应总是慢一拍,迟迟没能抓住我,就像是被控制的木偶一样有些延迟,逐渐习惯了他们的节奏之后我开始盘算着反击,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计程车成龙大哥的背影忽然出现在了我的脑海中,我心生一计,悄悄地给了伊莎贝拉一个眼神。

    【来啊,朋友,我在这里!】

    我跳上了计程车的车顶,两人看我跳上了车顶就一左一右想要包围我,我趁机从一侧跳了下来,伸手拉过车门狠狠地撞向其中一人。

    嘭!

    强大的力量加上车门的材质瞬间就把其中一人撞倒在地,对面的那个人虽然想立刻过来可是被车挡着终究是耽误了几秒,就在这几秒的时间里伊莎贝拉趁机发难,死死的控制住了他。

    男人挣扎着准备从地上爬起来,我怎么会给他这个机会,把车门收回然后看准他起身的高度又一次把车门狠狠地拉开,男人的脑门刚好正对着车门的下半部分。

    嘭!

    男人彻底的晕了过去,这时候那个被伊莎贝拉缠住的人也终于挣脱了她的控制,从车上爬过来,不过为时已晚。

    【耗油跟!】

    我对着他的脸就是一发升龙拳,我生怕力度不够,所以这一拳几乎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一拳下去对面的男人竟然一歪脖子吐出了两颗牙,然后软软的瘫倒在地上。

    【我不会把他打死了吧!】

    看着男人不自然的姿势我心里没谱的询问伊莎贝拉。

    【放心吧没死,最多也就是个脑震荡。】

    【那就好,那个背心男呢?】

    【早就走了,他不主动攻击我们而是趁这两个傀儡拖住我们的时候自己进入了工厂里面。】

    【这样也好,我们先不进去,在这里等阿娜琪来,有了她对付这些人就更有把握了。】

    我心想那个男人之前说一个穿西服的绿头发把冯怜曦救走了,难道是药神那家伙干的?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