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贫穷神明阿娜琪的另一条出路

    【不知不觉都这个时间了,我们要不要吃了饭再走?】

    冯怜曦低头看了一下表,忽然提议道。

    【也好,我去隔壁买点吃的。】

    我起身准备去隔壁买点能吃的东西。

    【诶??】

    冯怜曦愣了一下,转过头萌萌哒的看着我,一脸大写的懵,也许在她十八年的生活中还没经历过坐在面馆里却要去别家买吃的的事情。

    【够了,你也太过分了,小心我再让你尝尝过肩摔的滋味。】

    阿娜琪握着拳头吓唬我。

    【你不会是打算让我们吃你做的东西吧,先不说我,怜曦吃了绝对会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啊。】

    我理直气壮的对阿娜琪说道。

    【我的厨艺也是会进步的!】

    【算了吧,我看你不如去新东方深造几年,说不定还有的救。】

    伊莎贝拉也在一旁添油加醋。

    虽然阿娜琪嘴上不肯承认但是她自己应该也知道自己做的东西难吃吧,说起来她平时都吃些什么呢?我记得她不是也要像人类一样生活么?

    【阿娜琪,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平时吃过自己做的食物么?】

    【当然吃过了,就是因为吃过我才不能理解你们的反应,我承认我做的东西不怎么好吃但是也不至于让人吃到失去意识吧?】

    阿琪娜充满英气的杏子眼有些萎靡的向下弯了下来,之前一直表现的大大咧咧的她忽然柔弱起来让我莫名的有一些负罪感,感觉自己就像是把少女逼上绝路的那什么一样。

    不不不,楚咸你要知道一时的心软以后有可能让更多的无辜人面临死亡的危险,我转过头尽量不去看阿娜琪,一边在心里对自己进行催眠。

    【就算做饭难吃了一点你们也没必要这么过分吧,楚咸你应该知道我做的饭有多难吃吧。】

    一旁的冯怜曦忽然站了出来声援阿娜琪,在她看来可能现在是我和伊莎贝拉合起伙欺负阿娜琪,而且吧人欺负的都要哭了,殊不知我们两个才是为了正义而战的勇者。

    【怜曦,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我只能这样说。】

    我尽量委婉的表述出了自己的观点。

    【既然这样的话那今天晚上我来下厨。】

    我看着冯怜曦坚决的表情心想,今天因为丁瑜的事情她不知道偷偷的生气多久了,不如现在顺着她让她发泄一下,再怎么样冯怜曦做出来的饭菜也是无毒产品。

    于是乎四十分钟之后我被怜曦以打杂的名义叫进了厨房,外边只剩下伊莎贝拉和阿娜琪,看着冯怜曦一脸认真的翻炒着锅里蔬菜我忍不住想要告诉她这个时候应该加盐了。

    【怜曦,是不是应该放盐了?】

    【我知道,不要打扰我!】

    虽然嘴上说着不要打扰她,可她还是从调料盒里拿出了一勺白色的颗粒撒进了锅里,翻炒了两下后一股甜味从锅里传来。

    【……怜曦,你刚才放的是糖吧。】

    【只要多加一点盐的话,糖的味道就会被盖住了。】

    她一边说着又打开了旁边的另一个盒子从里面盛出了一大勺倒进了锅里,我眼睁睁看着她这一勺子用掉了盒子里大概五分之一的盐。

    完蛋了,虽然这样吃不死人但是这已经是在挑战人类的味觉极限了,为了防止她继续把这盘炒蔬菜变成其他诡异的东西,我及时的把蔬菜从锅里盛了出来。

    十分钟以后四道各具特色的菜在我的见证下被端上了饭桌,它们分别是齁死人不偿命的糖盐炒蔬菜,茄子熟了土豆还生着的地三鲜,误把酱油当成醋的糖醋排骨,以及要强调鸡蛋原味的不加任何调料炒鸡蛋。

    即使只是远远地看着这桌菜我都能感受到一种诡异的气场悠然而生,伊莎贝拉的脸色已经开始变得不正常。

    【好了就这四个菜,你们快点吃吧。】

    亲眼见证了这四道菜制作的我第一时间把筷子伸向的炒鸡蛋,只有这道菜是完全没有任何调料的安全区,伊莎贝拉看到我把筷子伸向炒鸡蛋立刻也有样学样。

    只有阿娜琪把筷子伸向了那盘糖醋排骨,我看着她夹起来一块排骨放进了自己的嘴里,然后安娜祺的眼角出现了晶莹的泪光。

    【这真是……太好吃了!】

    【……】

    阿娜琪吃完了第一口之后就开始飞快的猛夹排骨,别说我和伊莎贝拉,就连这盘排骨的制作者冯怜曦都一脸震惊的看着眼角含泪却还在大口猛吃的阿娜琪。

    【这怎么可能!】

    我和伊莎贝拉进行了短暂的眼神交流之后,我伸出筷子也夹了一块排骨放到了碗里,酱油配上大量的糖远远的就能闻到一股甜腻的味道,不过本着实践出真知的理论我还是咬了一口。

    【咳咳……咳。】

    难吃的要命好么,我刚打算把排骨吐出来却发现冯怜曦正一脸期待的看着我,出于男人的尊严我咬着牙飞速的扒拉了一大口米饭把嘴里的排骨塞了下去。

    【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吃到过排骨了,这味道真是令人怀念啊。】

    十分钟过后把桌上所有的食物吃得精光的阿娜琪一边揉着肚子一边露出幸福的表情瘫坐在凳子上。

    【……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很久没吃过排骨了?】

    我很好奇阿娜琪这句话的意思。

    【如你们所见我的这家餐馆基本上常年处于无人光顾的状态,但是食材的保质期都是有限的所以长年的亏损下来导致我现在连食材都不敢进货了,这里才会只剩下几种面条,为了避免浪费自从来到这个城市以来我一直都只吃自己做的面条。】

    【……你这简直是穷出了新高度,只吃面条难道不会营养不良么?】

    我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难怪那天那碗剩下的牛肉面都被她吃掉了,原来是因为不忍心浪费啊,就在我们两个感叹语阿娜琪生活艰难的时候一旁的冯怜曦忽然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我想我知道娜娜做饭难吃的原因了,她的味觉出现了问题!】

    【我自己做的东西是什么味道我还是知道的,可是娜娜你却觉得很好吃,所以我猜是你的味觉出现了问题,这样也就解释了为什么你无论多努力都没办法做出好吃的饭菜的原因了。】

    原来是这样,听起来是挺有道理的,味觉出了问题的话确实无法做出好吃的饭菜,但是这也解释不了为什么普通的食材能够做出堪比毒药的东西出来啊。

    【那岂不是说我根本就没办法靠好吃的食物赢得人类的笑容了?】

    【你为什么要赢得人类的笑容?】

    冯怜曦还不知道阿娜琪受到的诅咒需要人类的笑容才能解除,于是阿娜琪把自己的事情大致和她说了一下。

    【这个时代想要收集人类真心的笑容有很多更简单的方法,如果你相信我的话,我倒是有一个比你开饭馆快100倍的办法,而且还能挣到不少钱来改善你的生活状况。】

    冯怜曦上下打量着阿娜琪说道。

    【100倍?那岂不是说一年可以得到好几百的笑容!】

    我心中默默的算了一下,一百倍都没破千,岂不是说她原来一年才能得到个位数的笑容,要是想靠开饭馆解除诅咒怕是到时候人类都灭绝了啊,一瞬间我们三个人看向阿娜琪的眼神都变得莫名的温柔了起来。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