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媱姬

    我以旁观者的姿态观看了这段不知历时多少年的经历,从名为药姬的神明离开城市躲进山中之后,这段影像就开始变得一片模糊,好像录像带被划过了一样。

    看到这里我终于知道这段影像为什么这段影像始终看不到视角的主人了,因为这全都是它的记忆。

    【这才是真正的你么?】

    低下头伸出手将《拾遗录》召唤出来,我已经知道自己该去做什么了,眼前的蓝天白云瞬间消散,澄净的湖水犹如镜面般破碎,我又回到了那个废弃的工厂,眼前的是正准备向我冲过来的怪物,角落的小门里冯怜曦正探着头看着这边,只不过这一刻所有的一切就像被按了暂停键一样。

    【伊莎贝拉!】

    随着我的声音落下,眼前的一切又动了起来,巨大的怪物带着滚滚碎石向我冲来,我则是左手握着拾遗录右手对着怪物站在原地。

    【山中有神,生于草木,性温且善,造福一方。】

    怪物庞大的身躯距离我已经不足几米,我甚至可以感受到迎面袭来的强风。

    你的善良不应该染上漆黑。

    再没有人比你配得上那副美貌。

    【其名为——】

    【阿咸!】

    【笨蛋!】

    对于冯怜曦和伊莎贝拉的呼喊我并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反而更加坚定的压下了自己有些颤抖的脚跟。

    怪物抬起了自己身下的蔓藤,向我缠绕过来,与此同时无数道金色的光芒从《拾遗录》中迸发而出,手中的拾遗录与我的心跳仿佛共鸣般一下一下的跳动着。那些光芒顺着那些蔓藤缠绕而上,有力的藤蔓却因为被无形的屏障所阻挡没能成功的触碰到我,我知道这是伊莎贝拉的力量。

    【——媱姬。】

    啪

    身上的无形屏障碎裂的同时耀眼的金色光芒也成功的将它包裹起来,形成了一个金色的半透明茧,这个茧逐逐渐变得越来越小,直到变成了一人高才停止了缩小,其中的怪物渐渐地消失,一道曼妙的身影逐渐从中成型,伴随着金茧的破裂,一个美丽到难以用语言描述的美女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不过不知为什么看起来又好像有三份熟悉。

    她轻轻的用双手捧起我的脸,面对这张脸我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不过看起来她应该不会再想要追杀我们了。

    【呵呵……怎么,明明是按照你想象中的样子形成的形象,你不说点什么?】

    【同名不同字,亏你想的出来,不过多亏了你我现在终于又一次有了属于自己的名字。】

    然而在这个时候我体内精力旺盛的高中男生部分忽然占领了大脑,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喂,你这女人不要抓着别人的信徒不放。】

    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肩膀上忽然多了一份重量,我侧眼一看伊莎贝拉竟然骑在了我的肩膀上,橙黄色的连衣裙刮在脖子上让我感觉有些痒痒的。

    【放心吧,我是不去会抢夺别人的信徒的。】

    她松开了捧着我脸颊的双手,柔声地看着我头顶的伊莎贝拉说道。

    【经过了这么多我竟然还有重新获得名字的机会已经是上天对我的眷顾了,我不会再踏入这个世界了,所以至少让我在离开之前对我的恩人表示自己的感谢。】

    【唔,既然你这样说的话我倒也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给你三秒钟的时间。】

    我瞬间感受肩膀一轻,伊莎贝拉从我的肩上跳了下去,这家伙终究还是不愿意的,只不过是硬装出来一副宽容的样子。

    【足够了。】

    她忽然露出了一个俏皮的笑容,然后伸手揽过我的头,眼看那张绝美的脸庞越靠越近,娇艳的红唇轻轻的印在我的额头上。

    【再见了,还有帮我转达我的歉意,看起来我在失去自我的这段时间给你的小朋友造成了不小的困扰。】

    温柔如水般的声音在我的耳畔响起,眼前的媱姬也消失不见了。

    【呜喵!这个闪亮亮竟敢……】

    【可恶,你这家伙就不知道躲开么!】

    伊莎贝拉气急败坏的不断提着我的小腿,我却整个人傻在了那里。

    过了几秒钟我忽然想起一件事,冯怜曦还在边上呢,她手里还拿着之前伊莎贝拉给我的手串,该不会她全都看到了吧。

    ————————

    总之事情就这样有惊无险的过去了,皆大欢喜的结局。

    之后冯怜曦顺便和我一起回了家,当她看到家里只有那一张双人床的时候,她默默的掏出了手机和叔叔申请了外宿,我很好奇到底用了什么样的借口可以让叔叔放心的让自己正值花季的女儿和一个男生共居一室。

    【叔叔的脑回路到底是怎样的啊,这种事情他都能答应么?】

    【啊,说起来阿咸还不知道那件事吧。】

    冯怜曦一边用手中的pocky跟伊莎贝拉玩着投食游戏一边转过身来跟我说话,由于在外边波爬滚打了一夜我们两人的衣服都没法再穿了,所以在洗完澡之后我帮她拿了一件我不怎么穿的衬衫当做睡衣,那之后一夜未眠的我们两个自然是一觉睡到了十分钟前才醒过来,顺带一提我睡的是沙发。

    【就是那个啦,那张照片,那天小月给我看的时候正巧被老爸看到了,我们只好随便找了一个理由搪塞过去,所以……】

    她有些尴尬的把玩着自己的马尾。

    【你说的该不会是那张照片吧!】

    我的心脏开始加速,说起来不知大家是否还记得大概二十章之前楚月曾以某张照片为把柄要挟我把伊莎贝拉的起名权让给她,那张照片事关我的名声如果真的是那张照片的话那……

    【恩,就是阿咸在浴室里试穿小月丝袜的那张啦。】

    噗!

    正在旁边大快朵颐的伊莎贝拉忽然像大叔一样把满嘴的食物渣滓喷的满地。

    【咳咳,……我还真是小看了你。】

    不知为什么我忽然感觉自己和伊莎贝拉之间产生了距离。

    【不是的,不是那样的你听我解释伊莎贝拉,那天是我打赌输给了楚月,所以才会……】

    等一下,她刚才说照片被叔叔看到了。

    【喂,等一下,你刚才说那张照片被叔叔看到了。】

    【是啊,老爸最一开始似乎是受到了很大的冲击的样子,不过后来好像就不在乎了,还跟我说什么不要歧视楚咸之类的话。】

    完蛋了,难怪冯怜曦提出这种外宿请求都会被同意,叔叔那边绝对把我当成了女装dao了。

    咚咚咚!

    【笨蛋老哥!快开门。】

    完蛋,我都忘了还有楚月这个不定时炸弹了,这吓坏了,伊莎贝拉不能以人的姿态出现在她的面前,那么在她看来我不就变成了和怜曦独处一室了,最要命的是怜曦现在还穿着我的衬衫当睡衣。

    【最后给你十秒钟,不然我就要用钥匙开门了。】

    伊莎贝拉此时已经回到了虚空,只留下小猫贝拉看着我高兴地喵喵的叫着。

    【啊,是小月啊,看来我们的午饭来了。】

    怜曦听到我家笨蛋妹妹的声音竟然显得很高兴,而且听她话里的意思是楚月早就知道她在这里?

    【当然了!我刚才用手机给小月打了个电话,让她帮我们带了午饭回来。】

    咔哒,大门被打开,我迎着妹妹一脸鄙夷的眼神接过了她手里的午饭,心里想着下次要不要向伊莎贝拉许愿一下让她把我在楚月眼里的形象改变一下,再这样下去我迟早有一天被自己的妹妹当成垃圾扫地出门吧。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