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她的故事

    就这样一转眼几年过去了,在道士的帮助和宣传下,药姬的名字开始被周围的百姓所熟知,随着庙越来越大,进到庙里参拜的人反倒越来越少,神像也变成了石头的,但是这些人的愿望开始从治病变成各种各样奇怪的愿望,面对那些奇怪的愿望她虽然有心,但是却无力。

    又这样过去了几年,即使是不谙世事的的她也发现事情的不对了,短时间内或许可以认为那些村民们没人生病所以没人来参拜她,可是这么长时间无数衣着光鲜的人来往不断,却依旧没见过一个平民来过。

    【药姬大人,这正是百姓在您的帮助下生活越来越好的证据啊,不信的话我明天就帮您把当年的那个猎人叫来,想必您是相信他的。】

    面对她的询问道士不慌不忙的做出了这样的回答。

    果然第二天那个曾经熟悉的脸又一次出现在了庙里,从他的穿着来看似乎是比原来好多了,至少衣服上没有那么多的补丁了,不过猎人的脸色看起来似乎并不好。

    猎人似乎有些敬畏的看了看道士,还是站在了神像前面。

    【看我干吗,不知道你该对药姬大人说什么么?】

    道士和颜悦色的对猎人说道。

    他是生病了么?年轻的神明下意识的给他治疗了,果然男人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好了起来,受到治愈的猎人虔诚的跪在了她的雕像面前。

    【药姬大人,我就知道您并没有抛弃我们这些穷人。】

    抛弃?猎人的话引起了她的怀疑,但是她按耐下了心中的疑惑,因为她还是相信道士的,任由道士带着猎人离开了这里。

    直到有一天的晚上,寺庙关门之后,她一个人无聊的坐在供桌前,一个意外的来客打扰了她的发呆。

    那是一个衣衫褴褛的小乞丐,小乞丐是从墙角的狗洞钻进来的,小乞丐进来之后就直奔供奉着她神像的大厅,期初她以为这是一个流浪的小乞丐,实在找不到吃的了才来庙里偷一些贡品。

    在最初的一段时间她经常能遇到这样的事情,不过反正这些食物她也吃不了,不如给这些人填饱肚子,直到庙越来越大这种事情才越来越少,最近的两年更是第一次遇到。

    不过这个小乞丐进来之后却没有像桌上的贡品伸出手,而是跪在了神像的面前,开始不停地磕着头。

    【药姬大人,求求您帮我母亲治好她的病吧,道长告诉我请您治病是需要代价的,我知道,我愿意以后一辈子为您做牛做马,只求您救救我的母亲吧。】

    她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什么都不懂的新生神明,这些年在庙里经人参拜也多少见识到了人间的生活,尤其是最初的几年她更是见识到了人世的艰辛,也是因此她才决定帮助这些坚强而朴实的人们。

    想想这两年来前来参拜的人的变化,在想想今天早上猎人所说的话,看着眼前的这个被自己误认为小乞丐的男孩,她从没想到性情淡薄的自己能够拥有如此强烈的情绪。

    【他,骗了我!】

    想到道士一边利用自己为他牟利,一边还为自己编制了一个完美的梦境,若不是今晚这个孩子悄悄溜进来自己还不知道要被骗到什么时候。

    想到这里她站起了身子,大步的走向门口,她伸出手推开门,极度愤怒的她已经不在乎自己的行为是否会被那个依旧在不断磕头的孩子发现。

    她愤怒的来到了道士的房间,她想要质问他问什么要这样做。

    睡眼朦胧的道士被她粗暴的唤醒,听到了她的质问之后,道士笑了,就像他第一次迈进她的庙时一样的笑容。

    【药姬大人,您不应该理会这些俗事,您只要安静地坐在那里接受他们的参拜就可以了。】

    【然后继续被你利用,继续无视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么?】

    【真正需要帮助的人会不惜一切代价来换取您的恩泽,那些不肯拿出价码的人才是想要欺骗您同情的人。】

    【够了,我不会再任由你摆布,你现在马上给我滚出去。】

    道士一边穿着衣服一边听着她的话,无视她的存在一样,穿好衣服的道士顺着路一直走到了放着她神像的屋子,小男孩显然没有想到这个时间竟然还有人会来,他一脸惊慌地看着走进屋子的道士。

    【原来如此,是你坏了我的好事。】

    道士阴冷着脸看着小乞丐,他大步上前一下子抓住了男孩的脖子,犹如铁钳般的大手让小男孩无法呼吸,男孩只能用一种近乎绝望的眼神看着眼前的神像。

    【救…救…我。】

    【放开他!】

    药姬有史以来第一次出手想要伤害人类,然而她的攻击却无法伤害到道士,她像发了疯一样的不断地尝试着,但是道士却不受丝毫影响,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可怜的男孩活活被掐死。

    【为什么?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药姬,不要在挣扎了,你的名字是我取的,你的寺庙是我主持修建的,就连门口的牌匾都是我亲自挂上去的,你没有反抗我的资格,从今天开始你就老老实实的给我待在这里,一步也不许离开这间屋子。】

    道士的话语仿佛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她眼看着道士带着男孩的尸体离开,而自己却无法再跨出这间屋子一步,只要一接触到屋子的边缘就会感受到巨大的痛楚,最后她只能无力的瘫坐在地上。

    【是我害了他么?】

    想起男孩死前那绝望的眼神,以及他在死前的最后一秒还在看着自己的神像求救,她哭了,无法理解的悲伤从身体中涌上来,就这样她静静的看着自己的神像她越是看就越觉得坐在那里的神像活了过来,她在嘲笑自己,嘲笑自己软弱无力,嘲笑自己太傻太蠢。

    终于在天亮的那一刻听着外边传来的鸡鸣声,她做出了一个决定,她轻轻的走上放着自己神像的桌子,伸出手抚摸着神像上那温柔美丽的五官,低下头看着神像窈窕的身姿。

    【你不配拥有这样的美丽。】

    她伸手捏碎了神像的头颅,美丽的面孔化为了齑粉。

    【你也不配拥有这样美丽的身躯。】

    她用力将神像从桌子上推下去,窈窕的身姿变成了碎片。

    她转身走到了门槛边,轻轻的探出了一只脚,这一次虽然还有巨大的痛楚传来,可是这痛苦已经无法再阻拦她。

    她走到庙的正门,看到了那个高高悬挂在大门之上的牌匾。

    【你也……不配拥有这个名字。】

    华丽的牌匾应声而落,一种不知名的束缚也随之消失,她低头看着自己逐渐被漆黑染上的双手微微一笑。

    她又转身走回了庙里,她犹如呼吸一般简单的摘下了道士的头颅,这颗头颅甚至还保持着看到她进门时的惊讶表情。

    她抱着从后院找到的男孩尸体头也不回离开了这里,随着自己的身体逐渐被不知名的漆黑所覆盖,她知道自己不能再留在这个地方了。

    庙的主事人死了,神像碎了,参拜也不再灵验,有钱人们自然放弃了来这里参拜,那些穷人们虽然有时来但是却再也没有人的病治好过。

    就这样十几年过去了,当地只剩下了一个传说,传说这里的人们惹怒了神明,神明宁可毁掉自己的庙也不接受人们的供奉,更奇怪的是人们竟然都记不起那个庙里到底供奉的是什么神了,这也就让这件事更加神秘。

    十几年后据说当地有一个老猎人在上山的时候被野兽袭击了,他在逃生后几乎全身是伤,眼看活不了多久了,在所有的大夫都摇头的情况下,老猎人让自己的儿子把他送到了这座荒废的庙,并且叮嘱他的儿子不要来打扰自己。

    一夜的时间过去,第二天老猎人还是死了,不过据他的儿子所说他第一眼看到自己父亲尸体的时候不知为何老猎人竟然脸上带着笑容,而且他的手里面还死死地攥着一株黑色的不知名药草。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