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拾遗录

    我抬起手中的那本书,对着眼前的怪物说道。

    【见识一下,拾遗录的威力吧!】

    怪物高高的举起了自己那布满了黑色液体的触手向我挥下,然后下一秒我认识到了这本书的力量。

    身体自己开始行动起来,心脏开始加速跳动,我能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力量从心脏涌出,充满了我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一个漂亮的翻滚让我躲开了怪物的攻击,然后怪物又举起了另一只触手,我又是一个漂亮的滚翻,我翻翻翻……翻个毛线啊!只能滚翻是什么意思啊,这不是完全没有用么!

    连续重复了不知多少次之后,那个怪物似乎是被我的行为激怒了,收回了黑色的触手,不知是否是我的错觉,我发现这根触手似乎有些掉色了,和地面接触的部分逐渐的露出了一些绿色。

    看到这一幕我脑海中忽然生成一个想法,那些黑色的石油状液体会不会不是这个怪物本来就有的,这个念头一闪而过手中的《拾遗录》忽然自己打开了书页,一行古朴的文字逐渐的填进了页面之中的空白,这些文字所代表的意思也出现在了我的心头。

    ——漆黑的液体附着在上边,看起来像是涂上去的一样。

    这也是《拾遗录》的能力之一,如果我所分析的东西是正确的那么就会以文字的形式记录在上边,直到我能收集到足够的信息来完成一篇记录,《拾遗录》就会形成一篇新的文章,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因为这本书现在就像是我身体与生俱来的一部分一样,这大概也是老人说的不能算是真正的人类的意思吧。

    随着一行文字的形成,怪物身上的黑色液体竟然开始逐渐的被剥离,仿佛是遇到吸尘器的灰尘一样,逐渐的被吸入到我手中的《拾遗录》之中,这种行为严重的激怒了怪物,它疯狂的扭动着十几只触手,连攻击我都忘记了,只是像疯了一样在原地挣扎,它身边的地面被打的到处都是裂痕。

    可是无论它如何挣扎那些附着在触手上的黑色液体还是慢慢的被吸入到书中,我更是趁机跑到了冯怜曦的身边,想要把她带到一个远一点的地方。

    我刚走过去弯下腰就被她紧紧的抱住,我从没想过她娇小的身躯中会有这么大的力气,一时之间我竟然无法挣脱。

    【太好了,刚才我还以……】

    怜曦泣不成声地说。

    【我才没那么容易就死呢,你忘了我跟你说的话了,我可是受到神明喜爱的人!】

    我一把她抱起来,要是原来的我肯定是做不到这么帅气的动作了,不过从刚才的连续滚翻躲避怪物触手攻击的时候我就发现了,我现在的身体素质高的吓人。快跑两步带着她回到了之前我们出来的那个小门,轻轻的掰开她的手把她放下。

    【你就安心的看我如何拯救世界吧。】

    我摘下了手上的手串递给她,做了一个夸张的伸展动作,秀了一下根本不存在的肌肉。

    冯怜曦看到我的动作忍不住波涕而笑,一边用袖子擦眼泪一边对我说。

    【那我就在这里看着英雄如何拯救我的世界。】

    等我走出小门的时候,怪物身上的黑色液体已经消失的差不多了,周围的地面也被怪物破坏的千疮百孔,我终于看清了它的样子,原来那些触手在失去了黑色液体的包裹后终于露出了原形,竟然是一根根的藤蔓,怪物人体部分附近的那几个奇怪触手竟然是几片宽大的叶子。

    ——在怪物失去了黑色液体的保护后,露出了里面类似植物的本体,无数的蔓藤缠绕在上边。

    随着我对于怪物形态的进一步认识,又是一行文字出现在了手中的《拾遗录》上,我现在有一种直觉只要我能够获得关于这个怪物的足够信息,我就能够借助《拾遗录》的力量打败它。

    可能是感受到了拾遗录的威胁,怪物中间的那个女人身体第一次做出了动作,她双手抱住了自己没有任何器官的脸,紧接着那张脸竟然从中间裂开,一个类似虫子口器的器官露了出来。

    【嗷!!!】

    它发出了尖锐的叫声,这叫声令我感到脑袋中仿佛有人在拆迁一样头痛无比,怪物趁着这个时机疯狂的向我冲了过来。

    【哇!异形啊。】

    我急忙转过身拼命地往旁边跑去,可是刚才怪物的嚎叫让我的两条腿却有些不听使唤,眼看着怪物庞大的身体越来越近,我只好选择狼狈的往侧面全力一扑。随着轰隆一声巨响,无数的砖瓦碎石打在我的后背上,我回头一看发现怪物庞大的身躯竟然把工厂的一面墙撞碎了。

    【笨蛋,还不快趁着现在快跑!】

    伊莎贝拉的声音竟然又出现在我的耳边。

    【既然在的话就出来帮帮忙啊。】

    【那可是失去了自己名字的堕神,而且神性远比我高的多,我上去一下就会被ko,反倒是你们凡人比较好对付,而且它身上的黑色液体对于我们神明来说可是毒药。】

    【就没办法提供一下支援么?我这边发动拾遗录有些麻烦啊。】

    【这种程度的攻击最多帮你挡一下……笨蛋,快闪开!】

    光顾着和伊莎贝拉说话,竟然不知道那怪物什么时候已经从瓦砾堆里站了起来。

    一边狼狈的躲闪着,一边思考着刚才伊莎贝拉说的话,拾遗录的发动条件需要敌人的名字,可是现在根本毫无头绪。

    【等下,它失去了名字我还怎么办啊?】

    【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一定是曾经受到大量人信仰的神,无论现在它变成了什么样名字对于名字的渴望是无法改变的,如果你有办法给它找到一个名字的话事情就简单了。】

    植物这怪物怎么看都是植物变的,另外从那个人身来看多半还是女性,可是我哪知道这么多杂七杂八的知识啊,话说中国神话中的女性神,我最多知道七仙女外加一个嫦娥,这些哪一个都跟它没有关系啊。

    【啊,不管那么多了。先来一个试试。】

    我高举起手中的《拾遗录》,那两行文字也从书中飞出来,环绕在我的身边,双眼紧盯着对面的怪物,莫名的我觉得自己似乎能感受到对面那个怪物的情绪,似乎有一道无形的桥梁在我和怪物之间形成,既然猜不到她的名字就只好冒险一下了。

    拾遗录的另一个能力,通过与神明的记忆同步来获得一个给它们取名的机会,不过这个同步是有一定的危险性的,因为很有可能会迷失在神明漫长且强烈的记忆中。

    【同心同身,寻汝之名!】

    我大声地唤出了同步记忆的口令。

    无数的情绪从对面传来,痛苦,愤怒,悔恨,哀愁,难过,一瞬间我就被这些情绪所淹没,这种瞬间爆炸的感觉令我连站在原地这种动作都维持不了,我趴在地上大口的喘气希望能够缓解,手中的拾遗录却没有理会我的感受,终于在下一刻,我光荣的在一天里第二次失去意识。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站在一片白云中,眼前还有一个澄净的湖面,透过湖面似乎可以看到另一片不同的景色,那片景色就好像电影一样自顾自的进展着,我想这边空间不会无缘无故的给我看这些这一定是有什么意义在里面,于是我静下心来坐在了湖边,看着湖中的影像。

    这影像很奇怪,似乎是以第一人称的视角展开的,我始终看不到视角的主人。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