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笋干包扎

    简单的把我这两天经过的事情诉了她,虽然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我知道,这种三观炸裂的事情除了我这种没心没肺的人一般人都是很难接受的。

    【就是这样,我知道你可能会遇到危险所以打算把你接到我家,至少在那里我们是安全的。】

    【可是我们没办法在你家躲一辈子,我们必须想个办法。】

    【所以我需要你想一想,你最近有没有去过任何可能供奉东西的地方,按照我家的那只猫所说,这个对你施加加护的神明力量远比她要强得多,他应该有属于自己的神庙,甚至可能有一定数量的信徒。】

    【让我想想。】

    过了几十秒之后,她的手顺着我的脖子落在肩膀上,轻轻的拍了我两下。

    【放我下来,我们回头。】

    【回头?】

    【没错,回到我们下车的那个工厂,如果真的有那么一个神明如此在乎我的话,那个带我们来的司机或许并没有想要伤害我。】

    经过她这样一说我也想到了这一点,既然那个神明如此在乎她那么按理说应该不会轻易伤害她才对,即使是讨厌信徒背叛那也得等怜曦真的背叛了再说啊,想到这里我立刻转身放下她。

    果然,我搀扶着她没走一会就看到了那间工厂,停在工厂门口的计程车车灯还一直亮着,我扶着她鼓起勇气推开了工厂那已经被锈蚀了的大门。

    咯吱——吱

    年久失修的大门发出刺耳的摩擦声,昏暗的工厂里只有一盏淡黄色的应急灯亮着,整个工厂就好像是一张等待着猎物上门的血盆巨口。

    啪嗒,啪嗒

    整个工厂里都回荡着我们两个的脚步声,我环顾了四周想要找到之前进来的那个司机师傅,可是周围实在是太暗了,不得已我只能放弃搜索。

    通过手臂上的触感我可以感受到,冯怜曦此时正用力抓着我的胳膊,反正已经自投罗网了,我决定先声夺人。

    【喂!不管你是什么,我知道你就在这里,我们家的那只笨猫没有想要抢夺你信徒的意思,你没有必要做出这种事情。】

    然而周围只有一片寂静,除了我自己的回音之外没有任何其他声音。

    【我知道你能听见,请给我一个回应!】

    尽管我这边扯着脖子大喊,可是还是没有收到任何回应。

    【阿咸,那里!】

    冯怜曦忽然抓住我的手摇晃了一下,我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漆黑的角落里一个看不清脸的人正蹲在废弃的机床上,他的身前还放着一些零散的果蔬残渣。

    【你是谁?为什么要缠着我不放。】

    怜曦大声的对着那边说道,可是依旧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我硬着头皮往前走了两步,发现这个人正是之前的那名出租车司机,他双手环抱着膝盖就那样坐在机床上一动不动,嘴里不停的念叨着什么,可是距离太远我并不能听清。

    【我没有……,我没有……】

    我为了听清他嘴里到底在说些什么,只好又向前走了两步,靠近了之后我猜发现,他的眼睛与那些被控制的人不同,这个人的双眼并不是那种失去焦距的空洞眼神,反而充满了慌乱。

    【我没有办法,我没有办法。】

    我终于听清了他在说什么,可是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我没有办法?我还在思考他这聚会到底是什么意思的时候,这个人猛地伸出了一只手紧紧的抓住了我。

    【快跑!】

    一反之前的小声嘀咕,他大声的喊了出来,忽如其来的声音几乎吓得我瘫坐在地上,男人甩开我的手往门口的方向跑去,直到怜曦一瘸一拐的走到我身边,我才掸了掸身上的灰尘站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他为什么忽然跑了?】

    怜曦疑惑的看着我,说实话我也很好奇,我想到了许多种可能发生的结果,比如我一靠近他就被ko之类的,却没想到这人只是嘀咕了两句话就自己跑了。

    【不知道,他刚才一直在嘀咕着我没有有办法,然后就忽然跑掉了。这样也好,没发生什么坏事,我们现在在试试能不能走出去这片区域。】

    我看着怜曦心中松了一口气。

    【可是我总觉得那里不对劲,那个神明废了这么大的功夫就是为了吓唬我一下么?】

    【不管那么多了,我们先走试试。】

    我扶着她转身开始往大门走,我们刚走了两步,忽然感觉到手上传来一阵炽热的感觉,我抬起手一看正是之前我出门前伊莎贝拉给我的那个手串。

    紧接着我透过手串的缝隙看到了那个东西。

    无法用语言描述的质感,仿佛是由石油与章鱼所组成的一样,无数的触手互相缠绕,黑色的液体顺着身体流淌,偶尔还会从身上滴落一些,几片宽大的奇怪触手中间有一个只有上半身的女人,然而她的整张脸上却没有任何器官。

    【跑!】

    我背起冯怜曦就开始往工厂的里面跑,我发誓这是我人生迄今为止十八年跑的最快的一次。

    【阿咸,你怎么了?】

    莫名其妙就被我背起来狂奔的冯怜曦很明显看不到那个东西,还在疑惑我为什么要这样做,不过我现在可没有和她解释的时间,一路狂奔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回头从手串的缝隙之间看了一眼没有发现那个怪物,我才累的直接趴在地上上气不接下气的指了指手中的手串。

    【这是…我家那个神明…给我的东西,我刚才通过这个在门外看到了一个怪物,没法说,反正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说着我还摘下手串,递给冯怜曦,她接过手串对准眼睛到处环视了一圈,然后又递还给我,看来那个怪物并没有追上来,触手怪不好好的去追魔法少女跑这里追我们两个干嘛。

    【难道说你看到的那个怪物就是一直在找我麻烦的那个东西?】

    她若有所思的说。

    【恐怕就是它了,不过它看起来不像是会对信徒施加加护的神明,倒像是那种动不动就要求上供童男童女的妖怪。】

    我深吸了几口气之后,又扶起了冯怜曦,准备趁着这个时候赶紧逃离这个工厂。

    我扶着她连续走过了几个拐弯,不知是上天眷顾还是家里的那只幼女神明真的保佑了我,我们两个竟然从一个小门绕了出来。

    我对着冯怜曦露出了一个开心的表情,准备带着她顺着这条小路逃跑,却发现她的表情忽然变得僵硬无比。

    【怜曦,你怎……】

    我感觉自己好像飞了起来,不是那种精神上的而是我的身体飞了起来,我看着怜曦一点点远离我,我看到无数的红色液体从自己的身体中喷射出来,自己却还保持着那傻傻的表情。

    奇怪,我怎么能看到自己的脸?

    啊,是这样啊,看着自己那破破烂烂的身体我终于明白了。

    ——我

    ——已经

    ——死了啊

    找我认识到这一事实的一瞬间,整个世界忽然黑了下来。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