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坦白

    【没错,我们走窗户。】

    环视了一下四周的环境后,冯怜曦的话给了我一个提醒,三楼的高度并不算高,用上窗帘和床单做绳子,完全可以让我们两个平安的落地,唯一的关键就是战斗力只有五的我能否安全的带着行动不便的她成功落地。

    想到就做,我赶紧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她,经过短暂的迟疑后我们两个一同来到了她的卧室,开始处理床单和窗帘,把床单和窗帘系在一起,做成了一个大概有十米长粗带子,反复检查了几遍之后确认它不会突然散开,我上去打开了窗户并打开了纱窗,将带子的一头在床脚上打了几个结。

    【走吧,趁他们还没发现。】

    我回头对冯怜曦说道,发现她刚好从书桌上拿起一条红色的缎带绑住了自己过肩的头发。

    【还不错吧,我可是为了阿咸送的这条缎带专门留长了头发。】

    冯怜曦伸出手将耳边的一缕乱发顺到了耳后。

    【那条缎带自从我送给你之后就没见你用过,我还以为是被你嫌弃了呢,而且都这个时间了,你还有心思说这些,倒是看不出来一点也看不出来刚才魂不守舍的样子。】

    她似乎已经完全从最初的慌乱之中走了出来,竟然还有心情跟我调侃。

    【我已经打败了它一次,就能够打败它第二次,何况这次还有阿咸站在我身边。不过那些邪教徒还真是可怕,过了这么长时间竟然还会找上门来,难道说是老爸举报他们的事情被知道了?】

    【具体的一会等安全了再说,我们还是先逃吧。】

    我伸出了手,把她抱到了窗户边,然后自己手脚并用的顺着绳子开始向下降,由于没办法带着她的拐杖一起走,只能是我先下去落地后在从下边扶住她,省得她摔倒。

    试着爬了两下,下降过程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难,出于关心我想要抬起头看看冯怜曦是否也能顺利的下来,却看到了意料之外的一幕。

    淡蓝色的小裙子下,两条白皙的大腿之间一个神秘的蓝白色条纹物体映入了我的眼帘,让我情不自禁的就开口感叹了一下。

    【怜曦,还真是喜欢蓝色呢。】

    【我喜欢蓝色你不是一直都直到么,为什么忽然……】

    话说道一半她似乎也发现了我指的是什么,伸出那只没有打石膏的脚踩在了我的头上。

    【再抬头的话,我就把你踹下去!】

    出于我良好的自制力,最后还是安全的下到了一楼,我把冯怜曦背起来就快速的跑到街上,拦住了一辆经过这里的计程车,说了地址后两个人一起坐了上去。

    过程中我们两个没有说话,因为那些话不适合让其他人听到,而司机似乎也感受到了我们不想说话的气氛,一直默默的开车,大概过了五分钟我忽然感觉周围的景色似乎不太对,这并不是前往我家方向的路,而是相反的方向。

    【司机师傅,这条路不是往我家方向的,走错了。】

    我轻轻的拍了拍前面司机的座位。

    司机没有理我,只是继续默默的开着车,司机的不搭理让我心头一紧。

    【司机师傅,方向错了,不是往这边!】

    就在这时膝盖忽然传来一阵摇晃,低头一看原来是冯怜曦伸出了手,她对我使了一个眼色,我顺着她的眼神往后视镜里面看去,只见司机双眼无神,仿佛是机器人一般。

    可恶,没想到躲过了初一却没能躲过十五,竟然在这个时候被摆了一道,这个车速想要下车是不可能的,只能寄希望于路上会遇到红灯了。

    不知道这个被控制的司机究竟要带我们两个去哪,一路上竟然一个红灯也没有遇到,反倒是司机不断地拐弯,周边的景色越来越不对,渐渐的从林立的高楼变成了低矮的平房,到了这种地方我知道即使下车我们两个也无处可逃了,反倒想要看看这个被控制的司机最后会带我们到什么地方,期间我也掏出过手机但是依旧是没有信号,随着路况的越来越差,司机的车速终于越来越慢,最后停在了一个看起来就很老旧的工厂前边。

    咔哒

    前面的司机竟然自己打开了车门下了车,他一言不发的走进了前面的工厂里,我和冯怜曦对视了一眼也下了车,不过我们并没有打算跟着他走进工厂,而是顺着相反的路想要离开这里。

    从未来过的地形阴森的气氛再加上视野不良的夜晚,使得我们两个都莫名的紧张,最一开始的几分钟我们连话都不敢说,走了有一会儿之后,冯怜曦小声的对我说:

    【阿咸,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会发生这种事。】

    其实听到她这样问我,我一点都不惊讶,相反她现在才想到这里已经让我很意外了,或许是这件事情对她来说触碰到了她的痛楚所以过了这么长时间才想到这里。

    【我只是知道会发生不好的事情,但是变成这样可不再我的预料之中,不过没关系只要我们能到我家就不会再有危险。】

    【恐怕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因为我们迷路了,在我的印象中短短的十分钟里我们已经路过这个房子两次了。】

    冯怜曦指着眼前一间歪脖子树旁挂着xx钢材牌子的破烂房子说。

    听她这样说我心中一惊,因为我们明明一直在沿着同一个方向走直走,连拐弯都没有,怎么可能会路过同一个地方两次,我连忙抬起头环顾四周把这附近的景色记下来,想要看看等下是否会真的在走回来。

    【不用管这么多,我们再往前走一段路看看。】

    说实话背着冯怜曦走了这么久对于战五渣的我来说体力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不过出于一个男人难以言喻的自尊心,我还是咬着牙坚持着。

    果不其然又走了一会儿,一颗似曾相识的歪脖子树忽然映入我的眼帘,抬起头正是那家熟悉的钢材店。

    【这怎么可能!我们明明连一个弯都没有转过。】

    我弯下身把冯怜曦放下,扶着这颗弯脖子树一边喘气,一边抱怨着。

    【阿咸,这件事情到处都透着诡异,你跟我说实话,到底是怎么回事?】

    冯怜曦靠着树疑惑的问我。

    【有些事情如果你不亲眼看见我很难跟你解释清楚的。】

    我有些为难的看着她说。

    【难道说和那些人有关系?】

    看着她忽然握起来的拳头,我知道她说的是那些邪教徒,不过这次的事情远比当年她所经历的更可怕,因为这一次是真正的有所谓的“神明”参与进来,我不知道是否应该把事情的具体告诉她。

    大概是看我没有作声,以为我是默认了,她也没有继续追问,过了几秒钟,我忽然感受到一只温暖而柔软的手轻轻的落在了我的手上,我知道这是她表示自己决心的方式,我低下头看着她那双充满了坚定的眼神,我反手握住了她的小手。

    【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全部告诉你,只是希望你能够相信我。】

    我转过身,背起了她。

    【我们边走边说。】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