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围困

    怜曦痛恨宗教的理由其实很简单,要是用一句话带过的话,就是家里曾经被邪教骗过,若是只从结果来看的话就是倾家荡产,还有她母亲也因此死亡。

    这些事情发生在我所不知道的三年前,据说最一开始只是一个无人注意的传销组织,随后渐渐开始扩大,变成了邪教,就是那种一粒药包治百病的那种,怜曦的母亲也在里面越陷越深,直到最后仿佛入魔般的将全部的家产都贡献给了所谓的“药神”甚至还去银行贷款,身为教师的叔叔在阻拦无果后选择了报警,面对这种邪教组织警察当然选择连根拔起,但是也导致了阿姨在监狱中郁郁寡欢,最终自杀。

    万幸的是虽然欠下了大量的债务,但是身为教师的叔叔每个月的收入还是不少的,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贫苦日子以后剩下的两人还是慢慢回到了生活的正轨。

    随后怜曦升入了高中,紧接着就是我们两个的重聚,虽然不知是不是那件事改变了怜曦的性格,但是我能够感觉到现在的她对于任何人都有着一份永不放下的戒心,即使是我也是如此,莫名其妙的和她成为了男女朋友使得我估计错了两人之间的距离,也因此犯下了她的禁忌,结果就是导致我们现在的关系成了这样,既非恋人也非亲人,却远高于朋友。

    心中默默的回忆着这些往事,手里的电话开始响起了彩铃。

    平时听惯的音乐现在对我来说却令人害怕,它每多响一秒我的心就向上提一些,短暂的铃声电话那头终于传来了声音。

    【怎么了,这个时间忽然给我打电话?】

    她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仿佛一股清澈的冷泉。

    我紧张的吞咽了一口唾沫,一时之间不知道从哪里开口。

    【无论如何请你安静地听我说完,请不要在我结束前打断我。】

    想了一下我决定先找个理由把她带到家里来,这样就可以避免那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神伤害她。

    【还真是霸道的要求呢。】

    怜曦的声音中带着一点无奈,或许她还没有意识到我现在有多么的认真。

    【我一会就去你家找你,今晚无论如何你都要待在我这。】

    【……】

    电话的那头许久没有声音,我不禁开始着急,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我刚才的话或许有些过火,不过若是怜曦的话还是有可能理解我的。

    【喂,怜曦你还在听么?】

    过了半天终于传来了回应。

    【真没想到,阿咸还有这么大胆的时候。】

    即使隔着电话我也能想象到她现在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因为她那一直冷清的声音此时都带上了一丝颤抖。

    【总之我现在就往你那边去,你千万不要乱走。】

    我一边开启了电话的扩音,一边开始穿鞋。

    【我知道了,我在家等你。】

    说完怜曦就挂掉了电话,我穿好鞋走到门口准备打开门出去。

    【你是傻的么!你知道自己现在走出这个门会遇到什么事情么。】

    伊莎贝拉从身后抓住了我的头发,生气的说。

    【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如果我今天不出去有可能会后悔一辈子。】

    我伸出手轻轻的握住了伊莎贝拉放在我脑袋上的那只手,转过头看着漂浮在半空中的她。

    【神啊,请你保佑我平安的带冯怜曦回到这里吧。】

    【这种时候才想起许愿,太狡猾了。】

    伊莎贝拉从我的手里抽出了自己的小手,从连衣裙的侧面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看起来就很有年头的手串递给我。

    看到伊莎贝拉不再打算阻止我,我笑着带上了手串,打开门转身走了出去。

    【等你到了那边恐怕就很难再联系到你了,到时不要怕,尽管跑就是了,千万别死在外面,想再找到一个能感召到我的人很麻烦的。】

    【记住,千万千万别死在外边。】

    伊莎贝拉在屋子里喊道。

    ——————

    大约花了三十分钟的时间才到了冯怜曦家的楼下,一路上出乎意料的没遇到什么惊险的事情。

    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要十点了,小区内除了路灯以外就只有每家每户零星的灯光,我按动了冯怜曦家的门铃,刺耳的门铃只响了一下就被人接了起来。

    【是我,开门。】

    对话机的那边并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给我开了门,三步并作两步的冲上了三楼,可以看到冯怜曦正靠在门边上,她穿着单色的t恤,下身则是一件过膝的淡蓝色小裙子。

    【走吧,我背你下楼。】

    我佯装镇定的对她说。

    【恩。】

    冯怜曦只是红着脸答应了我一声,我知道她肯定误会了什么,不过这正是我想要的,因为我现在没时间和她解释。

    我弯下腰,背对着她准备背她下楼时,忽然听到楼下传来大门打开的声音,我以为可能是楼下的人正好要出门,可是接下来一家接着一家整个单元的住户都接连打开了门,最后连对门的人家也打开了门。

    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了,一家人出门我还信,这么多家人一起选择在这个时间出门,傻子都知道有问题,我急忙迎着冯怜曦惊讶的眼神走进了她家,顺手关上门,还将门上的按钮锁住,通过猫眼往外看了一眼,对门那家人空无一物的眼神令我不寒而栗。

    【你这是?】

    或许是我一连串的动作实在太过不自然,冯怜曦终于忍不住问了我一句。

    【没时间解释了,你相信我么?】

    【所以说你从刚才开始到底在干什么?】

    砰砰砰!

    猛烈地拍门声忽然从身后传来,我通过门上的猫眼看了一眼,外边的景象让我感到恐惧,狭窄的走廊里满满的站了足有二十多个人,每个人都低着头,虽然他们的年龄性别都各有不同,但是整齐的动作就仿佛是一个人一样,最靠近前边的几个人伸出手疯狂的不断地拍着门。

    冯怜曦被拍门的声音吸引,也想要从猫眼看一下外边的状况,她只向外看了一眼就猛地向后退了一大步,整个人失去了平衡要不是我手快扶住了她她就要跌倒了。

    【这是……怎么回事?】

    【暂时解释不清楚,总之你就当他们是某种邪教吧。】

    无奈之下我只能半真半假的敷衍她。

    【警察!先报警。】

    说话间她拿起了自己的手机。

    【怎么会?为什么没有信号?】

    没用的,我拿出了自己的手机看了一眼,也没有信号,果然像伊莎贝拉说的一样,已经失去了联系的手段。

    【还不肯放过我么……明明都害的我们家变成这个样子了。】

    冯怜曦整个人靠在我身上,似乎失去了所有力气一样,喃喃自语,就连她那双一直充满精神的双眼也变得犹如玻璃珠一样。

    【怜曦,现在不是消沉的时候,我们要赶快离开这里,只要到了我家就安全了。】

    我双手捧起她娇小的脸庞对她说,听了我的话她似乎有了目标,眼神也渐渐有了焦距。

    【没错,我们先要离开这里,可是门口已经被他们堵住了,我们要怎么离开,我家可是三楼,不能跳窗的。】

    经过短暂的慌乱后冯怜曦终于变回了平常的那个她,开始考虑离开的方法,身材娇小却意志坚定的女孩,这才是我认识的冯怜曦。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