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吃个辣条都不让人安稳

    【哦哦,这个叫做辣条的东西看起来不起眼没想到味道却意外的好吃。】

    满嘴塞满了垃圾食品的幼女神明仿佛发现了新大陆,坐在沙发上不停地把各种各样的零食以一种诡异的速度塞进自己的嘴里,看着她像仓鼠一般鼓起来的脸颊,我只好站起身去厨房给她到了一杯温水。

    【慢点吃,没有人会和你抢。】

    【哼哼,为了防止意外发生本神要以最快的速度享受完这些祭品。】

    【你可以带回虚空留着没事的时候慢慢吃啊,没必要现在就吃完吧。】

    【享受就是要尽兴啊,你还差的远呢。】

    伊莎贝拉一脸年轻人你还远远未够班的表情,话说这个幼女包子脸不管做什么表情都萌的很。

    叮咚~

    门铃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不得不放弃欣赏伊莎贝拉表情的任务,不情不愿的去开门。

    从猫眼看了一下,是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大妈,手里还拎着一袋子不知是蔬菜还是什么的超市购物袋,抱着疑惑的心情我打开了门。

    【您好,请问您找谁?】

    姑且礼貌的询问了一下,我估计可能是走错了地方。

    大妈抬起了头,面无表情的看了我一眼,随后伸手在袋子里似乎是在摸索着什么。

    【请问你找谁?】

    【远点……】

    大妈没有理我只是自顾自的小声嘀咕着。

    【远点……】

    【远点……】

    我看大妈没有回应又问了她一遍,就在这时大妈停止了摸索的动作,把手从袋子中掏了出来,她竟然从袋子里掏出了一把水果刀!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即使是我也感觉到诡异了,一个不认识的大妈莫名其妙的对着你掏出了刀子,按照三流恐怖片接下来的套路接下来我稳稳的要便当了啊,所以我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呼叫外挂。

    【伊莎贝拉!】

    嘭!

    随着我的话音落下,大门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关上,伊莎贝拉也漂浮的出现在了我的身边。

    面无表情的大妈此时终于有了一点表情,她的双眼笔直的盯着我,露出了一种狰狞的表情,那双眼睛几乎都要从眼眶中跳出来一般,我甚至可以看到她眼角的血丝。

    【离她……远点!】

    伴随着大妈几乎破音的嚎叫,她手中的小刀狠狠地向我刺来,受到惊吓的我慌乱的向后退,却被大妈扑倒在地上,眼看锋利的小刀即将顺着大妈的动作落在我的脖子上时,凶恶的大妈忽然像被人按了暂停键一样猛地停了下来,就这样过了几秒钟我们两个谁也没有动一下,维持着诡异的安静,能听见的只有我自己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你还要和那个被控制的大妈对视多久?】

    伊莎贝拉的声音从大妈的身后传来,或许是熟悉的萝莉音唤回了我的理智,从慌乱中脱离的我才发现诡异的大妈似乎一直维持着小刀刺向我的动作被定在了原地,伊莎贝拉则是盘着腿飘在大妈的身后。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大妈会无缘无故的袭击我啊?】

    我连忙从大妈的身下钻了出来,因为受到了惊吓,我的声音有些尖锐。

    【所以我都说了,这个大妈被控制了。切,小心眼的家伙,吃个东西都不让人安稳。】

    【被控制了?】

    我仔细回想了一下大妈的这个状态如果不是有精神疾病的话那么确实很像是被什么东西控制了,再仔细回忆一下她之前嘀咕的那些话,似乎是想让我离什么东西远一点。

    【可是我最近不记得有接触过除了你之外的超自然生物啊,到底是谁会控制大妈想要杀我?】

    【还能有谁,当然是你那个朋友的庇护者。】

    伊莎贝拉皱起了小小的眉毛,虽然看起来有些生气的样子不过还是萌萌的。

    【你是说跟怜曦有关系?】

    【名字我不知道啦,反正就是前两天你去见得那个,本以为是普通的加护,没想到竟然引起了这么大的反应。】

    伊莎贝拉的语气中带着一些疑惑。

    【话说回来这个大妈怎么办?】

    我低头看了一眼依旧保持着吓人表情被定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大妈。

    【放着不管一会就回好了,等她醒过来不会记得任何事情的,那些端坐虚空之上的权神不会放任我们随意影响现实,不过你这两天恐怕要小心些了,那家伙竟然能够控制凡人,恐怕它的力量要比我强的太多,我现在能胜过它是因为你家现在等同于我的神庙,所以在这里我有着压倒性的力量,一旦离开了这间屋子恐怕我根本没法与它对抗。】

    【神明会因为信徒互相接触就要杀人泄愤?这会不会做的太过火了!】

    我很难理解那个给怜曦加护的神明究竟出于什么原因竟然仅仅因为一次接触就要杀人,神明不是都应该慈悲为怀普度众生么?

    似乎是因为情绪太过激动,我的想法又不由自主的传达到了伊莎贝拉那里,她对着我轻轻的摇了摇头说:

    【我们并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样,你很快就会明白的。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尽快联系你的那个朋友,让她通过祈祷的形式向那个家伙解释我们并无意抢夺它中意的信徒。】

    【这恐怕很难。】

    忽然之间说出这种话,无论是谁都会当做恶作剧吧,尤其是怜曦,在经过了那件事之后任何与宗教有关的话题都是她的雷区。

    【这不是简单与难的问题,这关系到你的死活,除非你不踏出这间屋子,否则那家伙有无数的机会杀死你,你必须开口向她求助。】

    【不是难以开口这个问题,而是因为我所认识的冯怜曦对待宗教只有强烈的反感和厌恶绝不会加入,更不会成为某个神明的信徒。】

    【神明的青睐毫无理由,或不定那天她碰巧路过哪家庙就会被神明所看重,或许是她无意中施舍过的某个乞丐就是化身凡人的神明也说不定,除了我们依附神没有什么神明会直接跟信徒对话的。】

    伊莎贝拉难得的摆出了认真的样子,墨绿色的眼睛直直的盯着我,这也让我认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盯上我性命的东西不是以往我所认识的任何一样东西,它强大又诡异,不受任何法律的约束防不胜防,甚至我死后别人连我的死因都猜不到。

    【而且,说不定她现在的处境比你还要危险,无论是什么样的神明,都十分厌恶背叛者,而从这个找上门的大妈来看那个青睐于她的家伙肯定是个小心眼的。】

    【你为什么不早说!】

    我跑步冲进卧室拿起手机,一边拨打了怜曦的电话一边想着,果然如怜曦所说,神明宗教什么的都是些害人的东西啊。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