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这就成为教皇了?

    【今天晚上爸爸有事不会回来。】

    大概聊了一个小时的天,就在我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怜曦忽然抓住了我的手小声的在我耳边说道。

    【喂,对前男友说这样的话好么。】

    【你要是不留下来的话我就只能定外卖了。】

    【所以说你只是想让我留下来帮你做顿饭么?】

    【当然了,难道说阿咸在想什么不好的事情。】

    冯怜曦忽然嗤嗤的笑了起来,那双眼睛看着我,里面充满了狡黠。

    【你这家伙!】

    伸手拉住她光滑的脸蛋,稍微用了点力。

    【痛痛痛,收手收手,我错了。】

    【先说明我的手艺可是没有一点长进。】

    【不管怎么说都比我要强吧,如果阿咸要是不介意的话我倒是可以一展厨艺。】

    这家伙,明知道自己做出来的东西是毁灭性的毒药,她是掐准了我不会让她接近厨房才这样说的。

    【厨房里有昨天爸爸买好的菜,请随意发挥吧。】

    虽然时间才不过四点,不过依照我半吊子的厨艺恐怕现在准备也算不上早。

    打开冰箱门检查了一下里面的东西,还好都是一些比较好处理的材料,将卷心菜大致切成片,从冰箱的下层取出一块肉放进微波炉里面开始融化,顺便把米饭洗好放进电饭锅里,按下煮饭的按钮。

    半小时米饭好了之后把切好的肉放进锅里到了一点油翻炒之后又把卷心菜放进去,翻炒了两分钟加入些许的调料,确认味道还可以之后就出锅了。

    虽然味道一般不过我和怜曦还是吃的非常香,一盘菜被吃的干干净净,我把盘子拿进厨房洗干净,怜曦吃完饭之后也没有回到屋子里而是一直坐在客厅看电视。

    看了一下没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之后我决定还是赶在天黑之前回去,毕竟伊莎贝拉还留在家里。

    【要走了么?】

    【恩,我最近养了只小猫,还要回去给它喂食。】

    【不留下来么,今晚爸爸真的不会回来。】

    【改天吧,别说的好像晚上会发生什么似得。】

    【唔,难得我真心的想要发生点什么,阿咸你太让我伤心了,你走吧,就当我没你这个厨师!】

    冯怜曦趴在沙发上一只手掩住脸做作的大声说道。

    【原来我是厨师么!】

    我穿上鞋站在门边,和她说了一声再见。

    她坐在沙发上也跟我挥了挥手。

    ————————

    回到家后人形态的伊莎贝拉正翘着腿坐在沙发上等着我。

    【回来的真晚啊,你打算饿死本神么?】

    【你这家伙根本不需要吃饭吧,我没听说过神明还需要吃饭的。】

    【肚子饿不饿是一回事,每天三次的供奉的规定是不能随意打断的。】

    【所以说其实我每天给你提供的食物都被你当做供奉了么?】

    【嗯?你有什么问题么?】

    【不需要的话就不要让我每天浪费粮食啊!】

    【才不是浪费粮食,本神不是都有好好的接受你的供奉么,我可是吃的干干净净一点都没有剩下!】

    【…………】

    总感觉跟她继续争论下去会被带进怪圈之中,我还是及时的选择了闭嘴。

    【总之我明天开始就要去上学了,中午和晚上都要在学校的食堂解决,你要是有什么需要最好提前告诉我。】

    【你说什么?你竟然想要抛下本神独自偷吃。诅咒你哦!】

    【凭什么抛下你吃饭就要被诅咒啊!】

    【这是给不敬信徒的神罚。】

    【不不不,我本身就不是你的信徒吧。】

    【没关系本神是个心胸宽广的神明,无论什么样的信徒我都能够接纳。】

    伊莎贝拉伸出一只手按着她胸口的平板说道,看起来这家伙无论如何都固执的认为我是她的信徒。

    【好吧,退一步来说就算我是你的信徒,你总不能因为信徒要去上学就对他施加诅咒吧,小心眼的神可是不讨信徒喜欢的。】

    【唔……】

    伊莎贝拉听了我的话抱起了肩膀她似乎陷入了小小的纠结之中,看到这一幕我决定趁热打铁。

    【说不定我能够帮你找到新的信徒呢。】

    【真的么?】

    听到这句话伊莎贝拉猛地靠了过来,因为她站在沙发上的原因精致的小脸几乎和我毫无距离,甚至能闻到她头发上传来的淡淡香气,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莫名的让我感到安心。

    【太近了。】

    我用手把她的脸推开。

    【真的么?真的么?】

    【看不见,而且还是从没听说过的神真的会有人相信么?】

    伊莎贝拉迫不及待的样子,如果是屏幕里的角色此时应该是整个脸都挤在镜头上了吧。

    【我只是说可能,还记得我今天去见一个朋友了吧,那个人的话很有可能。】

    【你今天去见的人?】

    伊莎贝拉从沙发上跳下来围着我转了一圈,然后弯下腰停在我右手的位置,像一只小动物一样不停地嗅着什么,这动作和猫形态的伊莎贝拉简直一模一样。

    【你今天用这只手碰过你去见的那个人了吧。】

    她忽然一脸紧张。

    我稍微愣了一下,没想到她怎么会忽然问这种问题,稍微回忆了一下就给了一个肯定的答案。

    【那么那个人没戏了。】

    她忽然失望的坐到了沙发上。

    【为什么这样说,你是凭味道选择信徒的么!】

    【这只手上面有加护的味道,她恐怕已经有信仰的神明了,而且那个神明还对她施加了祝福,夺取别人加以祝福的信者是身为神明的大忌。】

    【只凭这种程度的接触你就能分辨的出来么?】

    伊莎贝拉鼻子的灵敏度怎么有些警犬的感觉,而且没想到冯怜曦竟然会受到其他神明的加护,自己明明记得她是坚定的无神论者啊,而且前些年遭遇了那种事情,她应该最痛恨那些跟宗教有关的东西呀。

    咚。

    伊莎贝拉一脚踢在我的小腿上。

    【你在想什么全都漏过来了。】

    【这真是个麻烦的能力,话说回来你只有我一个就这么麻烦,那些拥有许多信徒的神明难道不会被自己信徒的想法烦死么?】

    【不会,只有和神明联系比较近的信徒才会有这种特殊的权利,你是我目前唯一的信徒好歹也算侍奉神侧之人,要是用等级比喻的话也是个教皇,只不过底下没人而已。】

    【光杆司令教皇啊……】

    【不要突然转移话题,明天的供奉到底怎么办!】

    关于信徒的话题一结束伊莎贝拉就立刻回到了之前的话题,伊莎贝拉双手拍着沙发大声说道。

    【晚上回来会给你买些其他你没吃过的东西怎么样?】

    我忽然想到一个好方法,从那天她吃方便面时候的表现来看这招很可能行得通。

    【唔……】

    动摇了!

    【很多没吃过的东西哦,比鸡肝和方便面还要好吃哦,你就不想尝试一下么。】

    【既……既然你这样说的话,我就勉强同意你外出寻找贡品。】

    伊莎贝拉伸出一只手摆弄着自己铁灰色的头发装出一副勉强的样子。

    这家伙该不会其实超级好骗吧,一遍这样想到,不论怎样总之麻烦的事情终于解决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