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抑制不住的好奇心

    再一次睁开双眼的时候我依旧躺在床上,伸手摸了摸有些痛的头,我打量着屋子。

    昨晚发生的事情还在脑海中盘旋不去,急忙转过身去确认枕边的伊莎贝拉是否还在,映入眼帘的却是一个穿着我衬衫当睡衣的幼女,看起来昨晚所发生的一切并不是我的幻想。

    【所谓的神原来就是这种睡姿啊。】

    在床上蜷缩成一团的幼女根本没有一点神的感觉,倒不如说这个奇葩睡姿果然还是像小猫多一些。

    伸出一只手掐了一下幼女白皙的脸蛋。

    【喵~】

    她睡眼朦胧的用脑袋在我的手上摩擦着,就像小猫伊莎贝拉昨天做的那样。

    【呵呵】

    不知为什么我忽然笑出了声。

    大概是被我的笑声从朦胧中唤醒了,幼女忽然停下了动作,然后用杀人一般的眼光看着我。

    【你这!】

    幼女神明忽然伸出一只手做出握紧的姿势。

    【哇,痛痛痛,脑袋要爆掉了!对不起,对不起!】

    我一边在床上翻滚,一边求饶,终于在几秒钟后强烈的头痛消失了。

    【愚蠢的凡人啊,还不快去给本神准备早餐。】

    看起来对于早餐的需要超过了对我的杀意,有幸捡了一条命的我穿上外套走到了客厅。

    打开冰箱取出了超市里买的吐司面包,放在微波炉里面热了一下,稍微抹上了一些果酱就放在了桌子上。

    总计用时不超过三分钟,当我回过头的时候伊莎贝拉已经穿好了衣服坐在桌子上。

    当然我所说的穿好衣服指的是穿好了我的衣服。

    淡绿色的运动服,胸口还印着中国两个字,宽大的运动服几乎到达了她的膝盖。

    【什么啊,就用这样简单的东西来打发本神啊。】

    少女不满的拿起一片吐司双手捧着吃了起来。

    【不满意就不要吃啊。】

    当然这种话我是不敢说出口的,昨晚的对话还历历在目,自己买来的猫变成了幼女就已经够惊奇的了,何况这只幼女还自称是神。

    【呐,伊莎贝拉,你昨晚说的都是真的?】

    【你说哪一部分?】

    【关于你是神的那部分。】

    【毫无虚假,我是货真价实的神明,不然你以为昨天为什么忽然把那只猫买回家。】

    【你是说我之所以有那样的冲动都是你在操作?】

    【不过是区区人心,对我来说不要太简单。】

    幼女翘起二郎腿得意的说道。

    【那你说能够治好我的病也是真的?】

    不治之症,医生已经明确的告诉了我,最多还能活两年,可是没人愿意等死,即便我平时表现的再坦然,即便我的人生再无趣。

    【呃……是真的,只不过现在不行,因为昨天操控你的时候已经用光了我残存的最后一丝神力,神力可是很难恢复的。】

    看来她似乎能在一定程度上直到我在想什么。

    【没错,如果距离足够近的话,你无意识流出的想法,会被送到我这边,并非我是想要窥视你的内心,这只是神明和信徒的一种联系,但是你的记忆我是没办法窥视的,比如我不知道这个简陋的武器是什么东西。】

    伊莎贝拉伸出一只手指指着正安静地躺在地板上的格尺。

    没错,那就是我昨晚从床底下拿出来的武器,二十厘米长的格尺被打磨成匕首的形状底端还被固定在一块木头上,而且木头上还刻着意义不明的花纹,看起来似乎像模像样,不过说实话根本没有丝毫杀伤力。

    【那不过是个人爱好罢了。】

    我极力掩饰着自己的尴尬,无论如何都不能解释这把中二风十足的自制武器的来源,因为那很可能让我尴尬症发作,不过要是她连我现在所想的都能知道的话这掩饰也毫无意义。

    【你在刻意掩饰,我现在无法看透你在想什么了。】

    伊莎贝拉吃完了自己盘子里的两块吐司,从凳子上跳了下来,转身走了几步坐到了沙发上,打开电视看了起来。

    【你就打算这样待下去?不能变回猫形态么?】

    说实话虽然我更喜欢和幼女待在一起,不过鉴于今天是休息日我家那只笨蛋妹妹随时有可能跑过来看伊莎贝拉(猫形态),万一这个场面被发现了的话大概我的人生就到此为止了,各种意义上。

    【唔,这样不是很好么,别以为本神不知道你脑子里的那些龌蹉想法,何况猫形态也有各种各样的麻烦。】

    【我是也这样想,不过恐怕楚月一会儿会过来看伊莎贝拉,你这个状态我没办法解释啊。】

    伊莎贝拉干脆躺在了沙发上一副懒得理我的样子。

    咚咚咚!

    话音刚落就听见外边传来了敲门声,粗暴急促的敲门方式毫无疑问是我那笨蛋妹妹。

    【老哥,快开门!】

    怎么办,这样子本楚月看到我就完蛋了。

    【伊莎贝拉,拜托了,快变回去,神明大人,求你了!】

    我半跪在沙发前面双手合十对伊莎贝拉说道。

    伊莎贝拉瞥了我一眼。

    【既然你诚心的许愿的话,本神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你一次,不过过后记得献上腌渍好的鸡肝作为贡品。】

    咚咚咚!

    外面的敲门声变得更加猛烈。

    【笨蛋老哥,该不会一睡不醒了吧?再不开门我就自己拿钥匙了!】

    【等一下,我正在穿衣服,现可是全裸待机中,你进来会有什么后果我可不负责。】

    总之随便找了个理由拖延了几秒钟。

    【我知道了,伊莎贝拉大人,快一点。】

    伊莎贝拉从沙发上站起来,双手伸了个懒腰。

    【还有让你那个妹妹收敛一点,不要总是对本神的替身摸来摸去。】

    伊莎贝拉的身体化作了一团青烟,青烟越缩越小最后重新再沙发上出现了灰色折耳猫的身影。

    折腾了一番之后总算安全的度过了危机,楚月虽然是为了过来看伊莎贝拉不过总算还记得给我带一份早餐,在吐司和热气腾腾的馅饼面前我果断选择了妹妹带来的馅饼。

    坐在沙发上一边吃着馅饼一边想着怎么应付一会要过来的老爸老妈。

    【真乖,来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

    笨蛋妹妹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根逗猫棒,不停地逗弄着伊莎贝拉,小猫和她玩的不亦乐乎,说实话我不认为那个一副了不起样子的神明(自称)会配合楚月扮演一只猫,说起来她变身之前说过这只猫是她的替身,难道说她并不能控制小猫的动作?

    想到这里,我决定做一个实验,我从楚月手里拿过伊莎贝拉,将她放在桌子上。

    【能听到我说的话就抬起左边的前爪,稍后的贡品翻倍。】

    我小声的在小猫的耳边说道。

    啪叽~

    小猫伸出了自己毛茸茸的左边前爪印在了我的脸上,看起来幼女神明还是可以控制小猫的行动,但是没有办法压抑身为一只猫的本性,比如……

    【贝拉,这边。】

    楚月一边晃动着手中的逗猫棒,一边呼唤小猫,伊莎贝拉立刻从桌子上跳了下去,趴在楚月白皙的大腿上不停地喵喵的叫着,脑袋还随着逗猫棒不断地摇晃,从这个行为看来我之前的猜测更加得到了证实。

    说起来今天那个幼女神明虽然吃了早餐但是猫形态的伊莎贝拉还没吃过东西,我从袋子倒出来一些猫粮递给楚月,楚月把猫粮放在手上,小猫闻到味道立刻低头开始吃了起来没过一会就吃完了,恩,看起来她们两个的胃也是分开计算的。

    【不用研究了,我明确的告诉你,只有我想要控制它的时候这只猫才会按照我得意愿行动,如果我不管那么它就是一只普通的猫。】

    伊莎贝拉的声音忽然出现在我的脑海中,很尴尬,一时之间忘记这个设定了,我尴尬的挠了挠头。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