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幼女神明最棒了!

    咔哒咔哒

    半夜里我缓缓的醒了过来,并不是本人有失眠之类的公主病,而是被什么声音吵醒的,站起身通过卧室的门隐约可以看到客厅似乎有昏黄的灯光。

    【来小偷了?】

    我这样想到,不过要真的是小偷的话果然还是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吧,毕竟这个屋子里面根本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非要说的话或许本人的笔记本电脑算一件,不过笔记本被放在桌子上,小偷就算再怎么大胆也不会走到有人的卧室里偷窃吧。

    想到这里我又缓缓的躺了下来,静静的屏住呼吸听着客厅传来的声音,当然要说完全不害怕的话才是假的。

    过了大约一分钟,客厅里的黄色灯光消失了,随着灯光消失时还有一声吱嘎的声音,不过这个声音我好想很熟悉的样子,想必是小偷并没有发现什么值得偷窃的东西准备离开了吧。

    过了一会儿我想象中的大门关闭的声音并没有出现,反而是从客厅传来了奇怪的声音。

    我侧起耳朵仔细听了一下,虽然觉得不敢相信不过我觉得这八成是有人在咀嚼食物的声音,仔细听的话似乎还能听到一种类似鼓点一样的声音。

    哒哒,哒哒

    【不会吧……】

    要是说有小偷会大摇大摆的坐在别人家吃东西我可不信,一瞬间各种各样的想象从我的脑海里展开,丧心病狂的杀人魔,半夜闯入别人家中的精神病人,甚至还有一些只会出现在影视作品与小说中的怪物,想到这里我忽然在床上打了个哆嗦。

    每当一个人感到害怕的时候总是会不由自主的期待起有人能够帮自己一把,这个家中自然没有我可以期待的人了,不过总是还有一个我的伙伴,伸出手想要将睡在我枕边的伊莎贝拉抱过来,不过却摸了个空。

    没能顺利的找到伊莎贝拉开始让我的心慌了起来,不过从枕头上还残留着一些温度来看伊莎贝莱似乎之前一直睡在那里。

    【难道说!】

    客厅里传来的咀嚼声和消失的伊莎贝拉,我从来没有觉得一个人的脑洞会影响到他的正常判断,不过这一次我确实害怕了,被自己的想象所击败,我甚至已经隐约在脑海中构建出了客厅里的景象。

    手持尖刀身穿病服的长发男人坐在我家的沙发上一口一口不停咀嚼着什么,他手中的尖刀还在滴血,而地面上隐约可以看见伊莎贝拉的皮毛。

    想到这里我再也无法忍耐下去,摸过手机小心翼翼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沿着床边悄悄地爬到了墙边,从床底下拿出了隐藏的武器,手指轻轻的抚过它锋利的边缘,没想到和它一起战斗的日子这么快就回来了。

    【久违的和你一起战斗了,再一次把你的力量借给我吧!】

    鼓起勇气猛地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向客厅里照去。

    强烈的白光瞬间就照亮了我的视野,眼前的景象让我惊呆了。

    惊讶,冲击,疑问,各种各样的词汇也无法形容的现在的心情。

    并没有我想象中的穿着白色病服的变态男人,也没有鲜血淋漓的地板和作为凶器的尖刀。

    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名身穿……不,这个状态已经可以说是没有穿了。

    【啊……】

    我和幼女对视着。

    幼女的一只手里还拿着一根香蕉,看起来之前吃的很香的样子。

    我一言不发的快步走到客厅的角落打开了客厅的灯。

    借助客厅的灯光我终于看清了女孩的样子,铁灰色的长发虽然勉强遮住了一些致命的地方不过雪白的肌肤还是全部暴露在我的眼前,墨绿色的双眼正目不转睛的盯着我。

    她看起来很惊慌的样子,不过口中还是迅速的咀嚼着香蕉,有些婴儿肥的脸蛋一鼓一鼓的。

    说实话出现了这么一副情景我并不是很紧张,要问为什么的话,因为相同题材的作品已经看过无数了,最近的一句网络用语完全可以形容我现在的状态。

    “我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笑。”

    自家养的宠物变成幼女什么的——最棒了!!

    没错,虽然毫无根据但是我就是知道眼前的这个脑袋上还顶着我枕巾的铁灰色长发幼女就是伊莎贝拉。

    【伊莎贝拉,是伊莎贝拉吧!】

    我凑到幼女的身旁亢奋的说道。

    幼女听到我的话之后墨绿色的双眼迅速的转了一下,咽下了口中的食物张开嘴似乎有些犹豫的:

    【喵~~】

    【太好了!!】

    我忽然伸出手用举高高的姿势将幼女高高举起。

    嘭!

    眼前忽然一片漆黑,随之而来的还有脸部传来的酸痛以及柔软的触感。

    【果然还是不要,装成一只猫实在是太蠢了。】

    稍微有些冷淡的萝莉音从头顶传来,我以被全果幼女用脚踩着的姿势躺在地上,顺带一提刚才倒下的时候膝盖磕到了桌角好痛。

    【我是为了拯救你这无意义的人生而来的神,所以在你所剩无几的生命中尽你所能的取悦我吧,说不定本神一高兴就会让你多活些时日。】

    该怎么说呢,这剧情稍微转变的有些快以至于我现在稍微有些跟不上,不过听起来我的猫咪美少女宠物梦想似乎破灭了,而且自己的人生被说成无意义什么的总感觉稍微受了点伤啊。

    不过最重要的是她的最后半句,啊,说起来之前不是说过这样一件事么,该如何能说服你的父母让一个读高三的男生单独搬出去住。

    回答很简单,那就是这个高三的男生身患不治之症已经命不久矣,哈哈哈,听起来这答案毫无借鉴性可言,不过这都不重要!现在重要的是自家养的猫变成了幼女猫娘!变成了幼女猫娘!变成了幼女猫娘!(因为很重要所以说三遍。)

    【也就是说我的病有救了么?伊莎贝拉。】

    我伸出双手抱住了幼女纤细而白皙的小腿,触感真好,柔软又光滑,手背上还能隐约感受到长发从上边拂过,这孩子的头发都快要触到地面了吧。

    【都说了本神不是你养的猫!】

    幼女有些生气的说道。

    【还有,你这家伙给我安分一点。】

    我想要抬起头和她说话,毕竟视野一直被固定在沙发腿上实在是很别扭,可是却根本无法抬起头,而且总感觉现在抬起头就可以看到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于是我努力的想要转过头,连颈椎都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嗯哼?很可惜在本神穿好衣服之前汝还是先给我睡一会吧。】

    【唔!】

    想法被看穿了!而且出现了奇怪的称呼。

    总感觉头部好像被什么东西……重击了。

    一片黑暗瞬间笼罩了我,意识就这样逐渐离我远去。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