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354章 刘子承的小名

    最终刘子承为了套取小伙计的准确情报忍痛买了一件棉夹克正好回去搭配他的牛仔裤至于招亲不招亲他丝毫没放在心上。

    当回到驻地的时候赵公公第一时间告诉他一个好消息他应徐雅娘要求准备在西陵开一家徐记分店全权委托赵公公负责没想到这么快就找到了合适的商铺。

    不管怎么说这个时代徐雅娘是长房正室刘莉娜看见也得叫声姐姐这就是我华夏民族的优良传统!

    刘子承马不停蹄的拉着赵公公赶到了出兑的酒楼地段还算不错临着主街道靠近皇城街道上人潮如织车水马龙是个开酒楼的不二之地。

    这是一家两层高的木质建筑造型到没有多独特只是干净整洁尽管生意惨淡这大中午一个食客都没有却依旧有伙计在擦拭着桌椅保持着卫生看来老板也是很爱酒店业这一行的。

    刘子承在赵公公的引领下啊跨门而入账太内一个扎着小辫子的年轻女子正在没精打采的扒拉着算盘听到有动静抬起头来认清是刘子承顿时大惊失色两手护胸尖叫道:“你你这个下流人登徒子居然追到这里来轻薄我……”

    刘子承当即大汗这可真是冤家路窄没想到在这也能见到刚才街上的小丫头貌似还是刘莉娜的贴身丫鬟不过好像这里有规矩贴身丫鬟都是要做小姐的陪嫁的到时就会变成同房大丫环严格说起来哥们也不算调戏她顶多算提前热身!

    “这位小姐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赵公公开言道心里都觉得说这话亏心刘子承那是花名在外的人只是没想到这种货色他也不放过真是个中极品啊:“刚才我还与小姐商谈过盘铺子的事情这位是我们东家要来亲自看看。”

    小丫头眨巴着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这家伙还是当东家的料照我们家小姐可差远了。典型的小人得志。刘子承也确实不争气赵公公你说他是东家立刻撇着八字眉咧着八字嘴迈起了八字步暴户的嘴脸一览无遗。

    “看什么看?怎么本老爷不想东家吗?”刘子承大呲咧的捡了个板凳坐下手指有节奏的瞧着桌面哼道心里却想小丫头还敢跟我记仇等你家小姐嫁入我家门后天天让你倒洗脚水唰厕所:“快快说出这间酒楼的出兑价格本老爷要了。”

    “我呸你谁家老爷。”小丫头等着铜铃似的双眼狠狠突出一口花露水:“想盘下我们的铺子是吗?好啊拿钱来!”

    刘子承左右看了看一切都很满意最起码比榆关城的徐记总店强多了硬件设施齐全当即拍板道:“没问题说个价钱。”

    “三千两!”小丫头麻利脆生的报价。

    “啊?三千两?小姐刚才我们谈得可是一千五百两啊。”赵公公吃惊道。刘子承险些气炸了肺这就是典型的坐地起价奸商啊!

    “这是咋回事儿?你要干啥?欺负我们外地人咋地?”刘子承跳着脚的咋呼道一副要报关评理的架势这就是硬的怕横的。

    “哼谁欺负你们了不愿意可以走呀。”小丫头得意洋洋道:“刚才那是你这个伙计没听清楚一千五百两只是这个酒楼的价钱我们还有个条件就是我们酒楼还积压了很多货品必须一起盘给你们总价值一千五百两。”

    这就是兑店铺时常见的‘好处费’现象即便是不赚钱要装让也不想放过这最后赚钱的机会。

    “积压的都是什么货物?”刘子承皱着眉头问道。

    “面粉!”小丫头很爽快的回答并且指了指墙角刘子承瞄一眼险些栽倒好家伙一袋袋面粉堆积如山足有万斤他们不会是存着准备冬眠用的吧?好在刘子承是四国通商使团的倡导者先行官这些面粉对南苑北罗东平的供应都不够再多点就好了。

    “交钱签合约!”刘子承一打响指朗声拍板这次原定计划也是在三千两左右收购酒楼徐雅娘已经提前拨款了没想到这么顺利而且还赠送面粉一举两得一箭双雕3 p!

    见他如此痛快想刁难他的小丫头反倒有些不知所措眼中的刘子承这次真像东家了:“你……你真的要盘下铺子?连同面粉一起!?”

    “当然了快拿纸笔签合约房契地契都交出来。”刘子承不耐烦的抖着手中白花花的银票有点大公司收购小虾米的气魄。

    小丫头无奈本以为会吓走这个登徒子可是他却一脸的欣喜具体谁吓了谁还真不好说。麻利的去处房地契简短的写了一篇买卖合约小丫头拿出一方印章在落款处按下印记清晰独特那是一只展翅的凤凰中间是一个端正的‘劉’字!

    刘子承嘿嘿一下没想到刘莉娜还这般正规他自己无所谓的划拉上了自己的名字还没收笔身边的小丫头忽然尖叫起来仿佛看到et一般惊恐异常颤巍巍的手指直指他的鼻尖哆嗦道:“你你你你你就是刘子承?”

    刘子承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膀并不以为奇这是刘莉娜的贴身丫鬟听说过我很正常看她惊慌的样子相比已经料到以后会成为咱哥们通房大丫头的命运了!

    刘子承正暗自得意忽见小丫头一把收起了契约神色戒备:“不卖不卖了我们家小姐交代这家酒楼卖给谁都行就不能卖给刘子承。”

    “为啥?”赵公公与刘子承齐声问道。

    “因为我家小姐说刘子承这人卑鄙无耻忘恩负义抛妻弃子四处沾花惹草是个不要脸的臭流氓!”小丫头爆豆似的骂了痛快刘子承一阵阵的迷糊心中在衡量着是否要见刘莉娜平时骂得都这般恶毒这要见面还不得出人命啊。

    正在胡思乱想小丫头忽然凑到他身边好奇的打量着他轻声问:“我从没见过小姐如此骂过一个人你是否和我家小姐有深仇大恨可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呢?还有小姐每天做梦都喊着臭流氓流氓是啥意思?不会是你的小名吧?”

    刘子承仰天栽倒……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