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339章 预产期要提前

    一番恶战让两人筋疲力尽沉沉睡了很久直到第二天日上三竿才幽幽转醒刘子承看着怀里还是一脸委屈的凌雪露出了慧心的笑容。

    其实两口子偶尔拌拌嘴吵吵架然后床头打床尾和的感觉也不错也算生活情趣。轻轻碰了碰她一直曲着的小鼻子果然这小妞睫毛急颤原来是装睡。

    刘子承大笑着将凌雪搂入怀中摩挲着她红晕未退的小脸道:“媳妇你醒了睡得好吗?”

    “哼别和我说烦你!”凌雪冷哼一声奋力的扭动着欲挣脱而去可毡垫就那么大点挣脱出去就走光了。无奈只有绕了一圈被刘子承看个过瘾又缩了回来嗔怪的又捶又打:“你还笑没良心的东西我爹爹刚默许我们的事儿你就欺负我。”

    这话茬刘子承肯定不敢接耍酒疯在刘家是要被禁欲一年的大罪他正值壮年别的有点没有就这方面最‘强’这要是被封杀被和谐了五姑娘还不得累坏了?

    “嘿嘿媳妇你现了吗?自从昨天你的性格忽然变得格外热情喜怒哀乐都随心而比以前冰山强多了。”刘子承转移话题道。

    闻言的凌雪也是一怔细细想来果然如他所说。昨天那大喜大悲又打又闹确实如往日的她大相径庭仿佛就像换了一个人看着身边相公鼓励的眼神凌雪感动不已缓缓依偎在他怀中抻了抻被子防止走光小手捏着刘子承日渐崛起的肚腩柔柔的问:“相公你喜欢哪样的我?”

    “当然是昨天那样的!昨天的敢是真性情的流露想哭就哭想笑就笑不隐瞒不做作i 1ike!”刘子承是一个不甘落后的人你捏我的肚腩我也捏你的‘肥肉’!

    “可是相公我昨天和你吵架了。”凌雪撒娇道果然和以前判若两人。

    “嗨这算什么?哪有夫妻俩不吵架的正所谓打是亲骂是爱稀罕不够用脚踹……唉你踹我干吗?”

    “相公我稀罕你!”

    夫妻俩相视大笑这可真是两口子连占便宜时的反映都是一样的迅捷。

    “哎呀相公我想起来了前两天我收到了东平姐妹们的来信忘了交给你了。”正享受温存的凌雪忽然惊叫道。

    “啊?快拿来我看这又是一个多月也不知道她们怎么样了特别是雨筠梦玥挺着大肚子我实在放心不下。”刘子承焦急道。

    听相公这么说凌雪非但没有吃醋反而能感受到相公对她们浓浓的情意戳着小脑袋四下看了看急道:“你这坏家伙把我衣服仍哪去了信在衣服里。”

    “嗯?”刘子承尴尬的笑道:“我也不知道顺手就扔了。”

    “哼!”凌雪娇羞的哼了一声终于在角落中现了不满褶皱的长袍与亵衣裤。好家伙扔出去最少五米远:“你去拿过来!”

    刘子承扭捏道:“不好吧我没穿衣服。”

    凌雪怔怔的看着他忽然拍了拍他的肩膀刘子承一扭头凌雪猛然掀开了被子:“看!”

    “噗——”刘子承鼻涕鼻血齐喷苦笑道:“姐们你的变化也太大了吧?”

    “少废话你又不是没看过。”

    “看过是看过但没这么仔细的看过。”

    “讨厌快去拿衣服!”

    刘子承继续忸怩直到他看的眼中血丝密布眼角干才心满意足的起身本想让凌雪也看看他投桃报李结果人家偷偷藏进了被子中。

    两人裹在被子里逐字逐句的读着由秦梦玥执笔包含着众女情意的一封家书。不过让刘子承郁闷的是这封信是写给凌雪的开头只有她的名字信中更是表达了姐妹们对她的崇敬与思念之情盼望早日一家团聚。

    当然信中也提高过刘子承意思很简单也很明确让他把在北罗赚的钱要如数交到凌雪手里如有隐瞒一经现家法从事!

    信中还经由秦梦玥转达了南苑的薛芷蕾与程琦晴对凌雪的敬意同时告知这姐妹俩不久也随南苑海产商队来东平到时一家团聚。

    最后在全信的最后一行有一排与秦梦玥字体有异只有歪七扭八数字:“肚子阵痛盼归!”

    短短六个字惊出刘子承一身冷汗不用想也知道这是出自赵雨筠的手笔而且还是在阵痛作的时候写下的不然以她公主之尊怎么会写出的字迹和蚯蚓爬一般捏?

    信纸在刘子承毫无知觉的手中滑落要当爹的刘子承傻愣愣的望着房顶此时的他就放众多初为人父的老爸守在产房门外的心情一样激动又紧张还有那份对未见面的孩子的期待赵雨筠之所有写下这一段话一是对他的思念二很可能是预产期要提前了!

    凌雪悄悄握着相公的手感受这他的心情默默的给这他鼓励。

    “雪儿跟我回去吧。”刘子承说话都带着颤音显然心焦得不行。

    “当然从今天起你去哪雪儿就跟着你去哪。”凌雪温柔的靠在他肩上说道:“不过相公北罗的事情你都安排好了吗?”

    刘子承心慌意乱满脑子都是赵雨筠与孩子哪还顾得上什么北罗什么烧烤啊无所谓的摇了摇头起身穿衣服。

    “相公你看这样好吗?”凌雪忽然来了主意:“我给你安排几个信得过的家仆你把菜谱告诉他们让他们替你守着生意到时再家上我爹照应着那就万无一失了。”

    “你做主!但只信得过还不行一定要签卖身契我要干的是垄断行业决不能泄露我的机密。”刘子承虽然慌张但奸商的本性未改。

    凌雪哭笑不得的横他一眼也麻利的穿着衣服本以为相公已经无心顾及却没想到他那一双眼睛充血更严重了羞得她连忙缩回了被窝。

    当两人挑开门帘出帐篷时正好撞见一个中年大胡子男人火急火燎的行来简单的给凌雪弯腰行礼后看着刘子承道:“敢问可是东平的刘子承公子?”

    “正是陛下不对在下。”

    “我北罗皇帝陛下有情!”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