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322章 三天之聚

    一阵轮番轰炸刘子承倒没有被灌醉却被奶味呛晕了总算大家顺利的在刘子承身前路过刚要拿出调料准备大吃一顿的时候在一低头别说眼前的牛羊肉就连那啃过的羊腿都不翼而飞了。这帮家伙是路过还是盗窃呀?

    据张老汉介绍在草原上尤其是他们这样的大家大族的婚礼宴会一般都要办上三天三夜让各方亲友吃喝尽兴。吓得刘子承转身就跑好家伙这哪是婚宴这不掉羊圈里了嘛!

    刘子承急急忙忙的奔出帐外躲得一时是一时还没来得及高兴帐篷内又传来一阵欢呼声新郎新娘带头一票人也冲了出来嚷嚷着开篝火晚会。

    张老汉还沉浸在他乡遇故知的喜悦中直到现在也没打听过刘子承的名字年龄性别家庭住址家庭出身政治面貌只是一个劲的拉着他喝酒那叫一个热情。

    帐外的火堆好在熊熊燃烧映红了姑娘小伙们喜悦的脸庞新娘手中的酒壶不停的倒酒新郎手中的酒碗不停的高举娘家人热情的招呼着宾客们凌雪在刘子承身后细声细语的关心道:“相公你没事儿吧?”

    “没事儿。我就是感觉这人要是太热情了也受不了啊!”刘子承没回头两人还装作不认识但心中的哭要叙说:“我的天呐你们这的酒原味也太浓了点虽然不上头但它腻嗓子。还有见人就喝酒这是什么规矩这现场二百多人都跟我喝一编我这一晚上就得在茅房过夜了。”

    “口无遮拦。”凌雪嗔怪道:“我们这里的人就是好客这些习俗都流传了数百年怎么你看不惯?”

    “不是看不惯只是不习惯。”刘子承可不敢定罪这小妞很靓很暴利:“不过这婚宴要办三天三夜这得花多少钱呐?”

    凌雪忍不住轻笑出声自己这郎君眼里只有钱身上却没钱这一辈子都注定小气吝啬了。凌雪心里虽然有些心疼但家中规矩不能废只能给他介绍:“也不是每家每户都这么办这张老师傅是我们第一个带着手艺来我们北罗的别国人他名下的木匠行也是我们北罗唯一的木匠行可谓日进斗金膝下又只有这么一个闺女所以他们才敢大操大办。”

    刘子承才不管这么多呢谁爱结婚谁结婚他关系的只有自己的洞房花烛背对着凌雪小声问道:“他们爱咋咋地我就想知道今天晚上我住哪?被窝里有没有你?嗷……”

    孤狼的嚎叫声又一次在草原上响起吓得新娘子把一壶酒都灌进了新郎的嘴里。这一声嚎叫把马头琴声姑娘的歌唱声小伙子们兴奋的呐喊都压了下去目光都集中在刘子承胸口仿佛要看看这哥们的肺活量气力太充沛了!

    刘子承有苦自己知凌雪掐着一下肯定用了传说中的内力不仅肉疼那钳子似的手指都掐进肋骨缝儿中了骨头差点捏断。

    又一次成为了焦点人物刘子承有些不知所措还有些害羞挠着头挡住了凌雪打混道:“嘿嘿不好意思各位我一会要唱歌要送给一对新人做为新婚礼物先喊喊嗓子练练声!”

    切!所有人都在第一时间别过了头北罗人每个都能歌善舞还用你唱歌收起你那一套吧。

    刘子承咬牙切齿疼得冷汗都下来了:“我说娘子你这要谋杀亲夫怎么的?”

    “谁让你胡说八道的。”凌雪羞羞的躲在刘子承身后几月没见相公确实胖了很多原来躲在他身后感觉像是一堵墙现在的感觉就好像一座山按刘子承自己话他现在的身材像怪物史瑞克。

    “我这怎么叫胡说八道呢?”刘子承不愿意了哼道:“我千里跋涉来这大草原我容易嘛!什么为国出力造福百姓都他妈给我滚一边去。我来这的目的就是来见我的娘子接你回去我们一家团聚的。”

    凌雪感动的将红彤彤的小脸贴在他背上小手轻轻抚摸着刚才被她掐疼的地方对相公的话深有感触这为国为民是一个人能做到的吗?奥巴马也得向国会申请才能拨救世款嘛!

    “相公对不起这一段时间……我……”凌雪忽然有些支支吾吾:“我爹收了很多聘礼他不同意我嫁给你而且一直把我关在家里这次参加婚礼还是我求了很久才放我出来的所以我只能在这里陪你三天以后的事情就看你的了。”

    刘子承冷笑一声满脸不屑却信誓旦旦的说道:“放心吧你是我娘子我是孩子他娘是我爹娘的儿媳妇连你我都护不住的话我还有什么资格娶那么多媳妇。”

    疼!这是刘子承下一刻的感觉这次比刚才掐得还狠凌雪恶狠狠的声音响在耳边:“你娶媳妇多很英雄吗?算是辉煌战绩呗?”

    “嘿嘿媳妇这婚礼三天都有啥好玩的?”刘子承连忙岔开话题再废话有性命之忧。

    “不知道我只知道来参加婚礼的人三天三夜都不能睡觉。”凌雪冷冷的回答。

    “啊?还不能睡觉?你们这是参加婚礼还是熬鹰呀?”刘子承惊道。

    凌雪冷哼一声显然对他三妻四妾还在赌气一闪身绕到他身前低声说道:“我刚才可告诉你了在你没说通我爹之前我只有这三天之间能和你在一起你睡不睡自己看着办。”

    凌雪说完拔腿就走隐隐听到身后刘子承小声的低估:“啊?这也叫在一起呀?这一马平川的大草原上哪儿哪儿都是人想亲热亲热都没地方能看不能吃的三天太郁闷了……”

    凌雪无论什么时候出现都会引人群的欢呼声足可见这姐们在草原的地位之高当真跟太阳有一比。

    新郎新娘应群众的呼声献给凌雪一条洁白的哈达敬了一碗酒大着胆子邀请这位叱咤风云驰骋沙场的女元帅来一次才艺表演舞一曲让大家开开眼。

    而刘子承这边张老汉正奋力的拽着他不管他同意不同意已经宰杀的一只小羔羊无论如何也要让他烹调……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