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310章 还是芙蓉

    清脆的歌声响遍整个街道字字句句都提现了思念情郎之心听得刘子承心潮澎湃实在没想到徐雅娘这大傻妞还会长情歌。

    一步窜上前准备看看她到底是不是假唱只看这一眼差点没把刘子承下一跟头好家伙徐记大门口横着摆一张长凳上面坐车一浓妆艳抹的女子人家女子的眉毛都似柳叶她这个柳枝。人家的嘴巴樱桃小口红彤彤她血盆大口跟刚吃了死孩子肉似的。人家女子的髻齐整她这个左边一个冲天鬏右边一个麻花辫整个一傻丫头在这辙嗓子干嚎呢。

    “嘿闭嘴。人家要饭的都唱数来宝你这瞎嚎什么呢?咋地横在门口想准备赖着不走吗?”刘子承扎着膀子就冲过来了脸黑得跟锅底似的若不是看对方是个女的早就大嘴巴抡上了你说徐雅娘相公不在身边孤苦伶仃独撑家业容易吗敢来这捣乱他能不急眼嘛!

    谁知他横那女子比他还横连眼睛都没抬撵着手指道:“你是哪根葱啊?两个眼珠子是四喜丸子做的没看见牌子吗?这是徐记酒楼。”

    刘子承气疯了他这双眼睛是大但也不是四喜丸子顶多算是荔枝。强忍着怒气咬牙问:“是徐记又怎么了?”

    那女子依旧没抬头但显然也有了几分恼意:“你外地来的吧?徐记怎么了?你不知道徐记的老板是当朝的驸马爷一品大员刘子承吗?就连这周边各省的督抚道台各地官员来了想着进门吃顿饭都得先交进店费这是规矩!”

    嘿……刘子承差点昏过去这谁想的主意也太霸道了。后世就连去洗浴中心人家前台知道你是来做大活儿的都免收门票了你一个平民餐馆敢收进店费想钱想疯了!?

    “你说这是刘子承让你这么干的?”刘子承小心翼翼的问直到现在他也没看清这姐们的真面目妆化得太弄了都没人模样了在饭馆门口屈才了应该去胭脂铺门口还能给人家打打广告。

    “住嘴你这刁民竟敢直呼当朝驸马的名讳大逆不道啊。”女子猛然抬头恶狠狠瞪他一眼骂道。

    汗!直呼哥们名字是大逆不道。那徐雅娘他们叫我‘死鬼坏人无赖下流人’是不是要诛杀九族啊?

    “这位……姑娘!”这姑娘叫的刘子承自己都拿不准看不出年纪万一人家七十多了再叫姑娘显得咱多不尊重老年人啊:“刚才我好想听你也直呼刘驸马名讳了吧?”

    “你还敢和我比?知道刘驸马是我什么人吗?往大了说他是我姨夫往小了说他是我姐夫我们实在亲戚当然能叫。”那子女仰着脖子看着天那个一个骄傲也不怕有鸟拉屎落她脸上。

    这他妈什么亲戚怎么还可大可小啊。不过见她说得跟真事儿似的刘子承也信了几分可他为什么又不认识自己呢?

    “姑娘你们这是什么亲戚啊?辈分太乱了吧?”刘子承笑道:“实不相瞒我是外地慕名前来的食客听说刘公子厨艺精湛手艺非凡特来品尝的。”

    “哦外地来的难怪你不知道没关系我可以告诉你。”女子摇头晃脑这话想必刘子承不问她也会说能光宗耀祖:“我二姨是刘驸马的妾室可你别看是妾可在刘家却是能说上话的实权人物而我相公则是她的弟弟所有刘驸马既是我姨夫又是我姐夫。”

    弟弟?刘子承不记得自己有小舅子啊?只有两个大舅哥一个是佟春明估计这会正流连于青楼呢还有一个齐官岩八成正和韩芙‘练功’呢。不过这二姨的称呼刘子承可明白了上次这么他的是差点让他扔进锅里熬汤的芙蓉可眼前这位……

    仔细一看确实是芙蓉虽然化了浓妆但只看她干瘪的身材就不难认出来。这丫头几月没见又开始在徐记作威作福了还敢打着老子旗号巧立名目胡乱收费这不败坏老子名声吗?当初就不该心软只让她签卖身契应该直接煮了。

    上次吓她一会按理说她应该一辈子也不敢造次了难道是店里又出事儿了?刘子承心念徐雅娘拔腿就向门里迈。芙蓉没收到买路钱当然不肯让步直接横在他面前伸着手道:“怎么?还想硬闯快给钱不然送你去官府。”

    我靠。这不是明抢吗?刘子承动了真火大手一说挡开了芙蓉瘦弱的小胳膊一个趔趄倒进了大门里刘子承还没抬腿就听芙蓉哭喊开喽:“哎呀……杀人啦快来人救命啊相公……”

    话音未落便听后面叮当乱响眨眼间刘子承眼前已经一人手握菜刀杀气腾腾拦住了他的去路。只见来人额宽鼻阔目似铜铃稚嫩的脸上还留起了青须一副守护神的样子将芙蓉护在了身后。

    刘子承一见来人抬手就是一个暴栗砸在对方头上顿时将他要说的场面话砸回了腔里拿菜刀的手也哆嗦了起来一个劲的向后退。

    “相公你怎么了?刚才就是他打了我快帮我报仇。”芙蓉站起身在那人身后一个劲的将他朝前退不断的怂恿着。

    刘子承眉毛一立眼珠一瞪也是杀气腾腾:“怎么了徐栓你还准备和我动刀?”

    “大……大大大哥!”徐栓嘴都不利索了一抖手菜刀不见了踪影猛然转头等着芙蓉恶狠狠道:“你又把大哥给得罪啦?你个败家娘们给我跪下。”

    芙蓉也来了脾气脸上化的彩妆那模样跟诈了尸似的张开血盆大口吼道:“你让谁跪下呢?”

    话音未落就看徐栓的腿开始打哆嗦挣扎两下最终还是跪倒在地看的刘子承眼睛这个冒火呀这个没出息的东西小小年纪就这么怕媳妇跟谁学的呢?

    芙蓉没空搭理他能听徐栓叫大哥的这世上就一个上次要拿她熬汤的场景还历历在目今次估计就要生煎了吧?连忙堆笑上前:“二姨夫真对不起我这眼睛是四喜丸子做的没认出是您。”

    没认出来?哦也对这几个月热带之行晒黑了不少有时候起床照镜子自己都认不出来也难怪。唉真怀念当小白脸的时代呀。

    刘子承黑着脸向大堂边走边道:“行了别废话了这段日子到底都生了什么事儿都和我说说。”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