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306章 二龙戏猪

    名侦探刘子承带着对av的巨大贡献转身进了厨房多大的大堂在沉静了一刻钟后终于爆出激烈的谈论声有英文有东瀛文有汉语大久保的名字更是被无数次提及人气直逼小沈阳!

    死娘们不死贫道啊!刘子承一身冷汗的挤进厨房厨房内一个人也没有所有厨师都放假了薛芷蕾怕他们偷学刘子承制鲍鱼的手艺大订单大生意还是握在自己手里的好。好在一切准备工作都已经就绪不然刘子承肯定累吐血。

    “不许动!”正在刘子承准备动手大干一场之时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很标准的专业术语刘子承条件反射的高举双手被后世的警察都吓怕了别说犯事儿就算没犯事儿人家还能打死人呢!

    “妹妹你快动手我看着他!”薛芷蕾一声令下自己率先把住了刘子承的胳膊秦梦玥脚踏七星步伐轻灵的转到他身前指如疾风势如闪电眨眼间就解开了刘子承衣扣瞬间刘子承变成了喜羊羊。

    刘子承光着膀子苦笑道:“两位夫人这太白天的还是在厨房外面还有那么多宾客在等着我们这样……不好吧?”

    两女脸色一红纷纷瞪起了眼睛薛芷蕾锤他一拳道:“你少废话。我认识大久保有些年了虽然并不知道她是如此放浪的人但可以肯定她绝不会无的放矢为了你那个什么芥末她至于费这么大周章吗?我现在怀疑她说得都是真的。”

    薛芷蕾的话引得刘子承冷汗狂飙刚要辩解却听秦梦玥的呼喊声:“哎呀姐姐你快看这坏人的背上也有抓痕!”

    完了!刘子承的心呐拔凉拔凉的。他当然知道自己背后又伤口正是大久保真正失真时所致不然他也不能只看龟山稍微一动肩膀就知道证据所在。

    “好啊你个臭坏蛋果然和那东瀛女子有……我和你拼了。”秦梦玥说话就要哭通红的眼睛在厨房了四下扫着直奔菜刀而去。

    “妹妹别急!”薛芷蕾忽然开口阻止了暴怒的秦梦玥按着刘子承肩膀自己分析道:“他这伤痕可能和大久保没关系你看这伤痕还在渗着血丝明显是刚受伤不久这几日这家伙一直与我们在一起并没有见过大久保啊。”

    呼……刘子承长出一口气好险好险这伤口大概是下午去海里游泳被盐水浸泡后迸裂了吧?天助我也。

    “我的指甲比伤痕细。”秦梦玥说。

    “我的指甲更尖锐。”薛芷蕾说。

    “你们俩的小手都很嫩。”刘子承说。

    好家伙这姐妹俩一下下的抚摸小手滑嫩带着温热每碰一下刘子承的身子都不由自主的战栗太诱惑了。

    “你少打岔快说这到底是谁给你挠的?”薛芷蕾狠狠拧了他一下气呼呼道。

    “自己挠的。”刘子承说瞎话不带眨眼的:“你们这里气温太多蚊虫太多我身上又不像你们香喷喷的经常被蚊子咬自己挠的。”

    “刘子承你现在就给我挠一下你要是能挠到我以后天天抱着你让你也变香喷喷!”薛芷蕾豁出去了。

    刘子承脸上的表情就像面部神经瘫痪伸出的手在空中僵直。开玩笑他二十多了骨骼筋脉早就成型肩胛骨的地方除非肩膀脱臼不然根本就够不到。傻笑着打岔道:“嘿嘿芷蕾你身上是玫瑰花的浓香味道我不太喜欢再说天这么热你总抱着我会起痱子的!”

    薛芷蕾还没来得及飙身边秦梦玥很傻很天真的接口道:“相公我身上是什么味道。”

    “哦小玥玥你呀身上的味道很特殊有芳草的清幽有牡丹的芬芳很多很复杂需要慢慢体会才能慢慢理解这样吧我们现在回房我再说给你听。”说着刘子承就去拉秦梦玥的手这女人一道攀比的时候啥正事都能忘。

    当然这女人之中也包括薛芷蕾:“为什么我身上只有一种花的味道不行你最少还得给我说出两种。”

    “芷蕾姐姐你身上一种味道已经很香了你别在逼他了。”秦梦玥很高兴自认识薛芷蕾以后她就好像一直被压低了一筹如今相公亲口说有一处能越她很有成就感。

    “我怎么逼他了?”薛芷蕾也有些怒气一直以来她都在力争做一个完美的女人永远高人一等的女皇级如今被比下去怎能安心:“凭什么你既有清幽又有芬芳我看他就是偏向你。”

    “姐姐你怎么这样说?他最偏向的就是你!海上婚礼西洋礼节不都是为了你嘛!”秦梦玥气愤道。

    “那算什么?你看看你这一阵子胡乱花钱见什么买什么他有过一句埋怨吗?最宠的就是你了!”薛芷蕾不甘示弱。

    打吧打吧!刘子承心里偷笑也顾不上什么家庭和谐了趁着当口一步步的向门外挪着赶紧逃离这是非之地希望打出风格打出水平冲出亚洲走向世界……

    “刘子承你给我站住!”刘子承刚要溜身后传来异口同声的怒吼:“你说说到底是我香还是她香!”

    唉!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呀!刘子承无奈的摊了摊手板着脸一本正经道:“其实你们都不香我最讨厌女人身上有香吻我闻着就想打喷嚏鼻塞流鼻涕我鼻炎!”

    “那你说你喜欢我什么?”薛芷蕾抢先问。

    “还有我!”秦梦玥问。

    刘子承一手拉起薛芷蕾:“我喜欢你爱我疼我关心我!”复又拉起秦梦玥:“我喜欢你知我懂我体贴我。”

    刘子承的意图很明显不管你们怎么抄别牵扯我就行。

    “好刘子承你这么说今天晚上去我房里。”薛芷蕾拽着刘子承道。

    “去我房里。”秦梦玥拉着刘子承道。

    “你们俩都来我房里行吗?”刘子承小心翼翼的问。

    “也行!”两女异口同声:“但是你要先说清楚被后的伤痕是怎么回事儿!”

    晕!

    “那是我抓伤的。”忽然身后想起了女人特有的娇美声音三人同时转头看清来人刘子承直接瘫软在地!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