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290章 高手过招

    刘子承始终跟在秦梦玥身侧进了屋从‘另一面’彻底了解了裙子撕裂的程度很惨很严重啥也挡不住了啦!

    穿过厅堂准备入卧房秦梦玥忽然转身拦住了相公脸蛋红红眉宇间春意盎然声音甜甜嗲嗲如滴滴丝雨落入水潭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牵动着相公的心:“相公今天天色不早屋内灯光昏暗我也不想修补衣裙了不如直接褪去我们安歇吧!”

    刘子承的小心肝砰砰狂跳秦梦玥的温言细语比那东瀛的大久保跳浴缸威力还大别说是让刘子承安歇就是去安息都心甘情愿。

    刘子承兴高采烈的刚要进屋秦梦玥却扑了过来刘子承心脏险些停掉小玥玥什么时候也这么主动了莫非她隐瞒了年龄实际上已经到了如狼似虎的年纪了?

    刚张开双臂要反攻却现秦梦玥并没有进一步动作只是在他身上闻了闻嗅了嗅忽然捂起鼻子不快道:“相公你闻闻你这一身臭汗味你要这样不许进屋。”

    唉忙活一天哪能没汗味啊人家东瀛女人就不闲这个再说岂止有汗味嘴里还有大蒜味呢!不过秦梦玥难得主动一次自己为了薛芷蕾都能下那么大力气为了媳妇还能梳洗一番吗?

    女人爱干净男人烦扫兴当两者因为‘安歇’的问题而冲突缴械的往往都是男人。有一句经典名言是最好的诠释‘男人征服世界而征服女人,女人征服男人而征服世界’ !!

    按照秦梦玥的指示刘子承是刷牙漱口凉水澡一个都没有少。神清气健精神奕奕水虽然凉却无法熄灭他心中炽烈的火焰。

    为了避免再出汗刘子承迈着四方步慢慢悠悠的向房内走着心中幻想连连此时的媳妇在干吗呢?是在被窝里还是在被窝外?这么热的天盖被会不会捂出痱子?

    当刘子承考虑到事后需不需要洗的鸳鸯浴的时候已经出现在房门外侧耳倾听房内静悄悄一片但那细微的呼吸声依然无法瞒过他狼一般的耳朵。

    ‘吱呀呀’推开房门屋内漆黑一片好在这间屋子不大又住了一段时日早已轻车熟路何况自他进门来那个细微的呼吸声忽然变得急促了起来成为他最好的指路灯。

    窗外的月亮仿佛知道这个屋子里即将生什么事儿害羞的偷偷躲进了云里点点繁星就像一个个俏皮的孩子眨巴着眼睛等着看热闹轻柔的风吹得窗纸沙沙作响仿佛是一战歌在为刘子承鼓气加油。

    “嘿嘿娘子良辰美景难寻让我们再为它锦上添花吧。”刘子承为他的迫不及待找了个蹩脚的借口使出一招金蝉脱壳赤膊上阵。

    一招燕子三抄水飞身上场不过落点没选好正落在冰冷坚硬的土炕上五肢着地险些多捅出个炕洞来。

    忍痛左右划拉了好一阵总算在墙根处找到了目标有被子麻烦扔了!外套真麻烦仍了!衬衣太麻烦扔了!亵衣我晕你不热吗?统统扔了!

    咦?怎么还有一个剥了壳的煮鸡蛋在这儿?滑滑嫩嫩的……仔细研究一下还会动?哦!原来是肩膀太瘦了以后要多补补……不行不能再补了下一个地方已经庞大如山了……

    小玥玥今天真奇怪怎么不说话也不吭声呢?老夫老妻了有什么可害羞的!我就不信你不吭声吃我一招双龙出海。再来一招春燕衔泥。看绝招兰花拂穴手葵花点穴手……

    嘿嘿终于出声了吧!刘子承很得以这么多招数打出对方终于出了呜咽之声但可以肯定绝不是在哭。

    哎小样的你还敢反抗还敢挣扎?刘子承怒了对方竟然利用身体的柔韧性在不断的躲避着他的‘攻击’看来不出必杀是不行了。看我一招金蛇吐芯外加千手如来掌……

    嘿嘿你服了吧?可惜我的武功一旦打出不见血不回还何况你竟然逼我亮出了我独门兵器——金钻剔龙枪!!我已苦练多年将一套枪法已炼制登峰造极已臻化境扎、刺、挞、抨、缠、圈、拦、拿、扑、点、拨这十二字箴言早已融会贯通哇呀呀小女子看枪——

    刘子承长枪舞动如瑞雪飞舞梨花纷飘枪影重重万夫不当!一番交手刘子承已然了解对方的防御重点是一双修长有力的腿此刻兵器在手天下我有。刘子承微微一笑不慌不乱长条一挑轻松的拨开了对方的防御果然重点防御的都是要害……

    刘子承凝神静气丹田内真气浩荡运于枪上虽然房内漆黑一片但以他元婴期的修为只须神念一扫便能准备的找到对方的要害所在……霎时间高天之上乌云压顶电闪雷鸣仿佛九重天劫降临。

    伴随着滚滚雷音刘子承出手了……

    “呀——”一声尖锐刺耳的尖叫声同时响起刹那间震散的天上的雷云院内梧桐树上栖息这一对谈恋爱的乌鸦惊慌逃窜桌上的水杯茶碗崩裂城中所有的鸡鸭鹅狗猫都跟着一起叫唤了起来不是天劫是世界末日来临了!

    刘子承每次功都会进入天人合一物我两忘的境地此番突遇对方音波功侵扰顿时真气紊乱元婴受创连宝枪都险些崩碎自身更是差点走火入魔。

    不对呀?这不是小玥玥的声音!秦梦玥声线特殊属于甜腻腻的风格唱通俗歌曲较好。而这位声音尖锐高音持久穿透力极强分明是唱信天游的嘛!

    思索间忽然一阵劲风拂面对方一双铁掌排山倒海般袭来而他此刻真气紊乱筋脉闭塞无法用功抵抗只能生受对方一掌身子应声飞出跌落地面。

    刘子承也顾不上身上疼痛连忙爬起身摸索着点燃了窗边桌上的蜡烛烛火渐亮对方的模样也越级清晰那是一张满面泪痕痛苦得有些扭曲的脸但即便化成灰刘子承也认得不由得大叫出声:“是你——”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