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286章 结婚

    薛芷蕾哪能不知道刘子承心思尽管真心愿意嫁给他可有恨他已经有了那么多妻室这才恶狠狠的瞪了老神父几眼以作警告才有了违背‘神意’的一幕幕。

    刘子承拿出了一箭穿心的金戒指也心疼啊!没想到这个时代的金价比后世还要高出三成这一切都是与公主徒弟签订了不平等条约换来的过后还不知道宝贝徒弟怎么刁难他呢?

    薛芷蕾的手光滑细嫩柔软白皙刘子承摸着摸着就忘了烦恼忘了忧愁忘了宝贝徒弟忘了戒指。结果被准新娘毫不客气的一把抢过自己戴在了无名指上脾气很急很火爆!

    神父都忍不住嗤笑出声薛芷蕾却不以为意刘子承喘着粗气强压怒火就等着洞房花烛找回场子了。

    神父止住笑又恢复了那张严肃的脸孔道:“下面照例由新娘质问新郎!”

    我靠!哪有这个惯例呀?这在球场上叫黑哨官场上叫暗箱操作演艺圈叫潜规则……刘子承忍无可忍了刚要提出抗议却在神父拿出一本小册子在他面前晃了晃瞬间熄灭了他愤怒的小火苗没错这一条确实是‘上弟’的旨意‘剩经’上都白纸黑字写着呢!

    薛芷蕾抿嘴轻笑在刘子承眼里宛如川岛芳子的笑容要套出他所知的军事机密虽然毛骨悚然却无法避免只听薛芷蕾在牙缝中挤出声音比神父还正统严肃:“刘子承成亲后我不求你别的只要求你做到外出想我在家爱我做饭喂我睡觉陪我……”

    一番‘我’下来刘子承头都大了这词听着也耳熟很像是‘立警为公、执法为民’总之都是为人民服务就对了!

    看到刘子承哭丧着脸点头后薛芷蕾露出了一丝丝笑容由此可见她并不满意这些正色道:“刘子承成亲后我要你脏活累活全干剩菜剩饭全吃每月收入全交闲气怒气全受……”

    刘子承含泪点了点头到没有什么太大的抵触情绪毕竟其他媳妇儿也是这么要求的!

    薛芷蕾还不满意想了想继续道:“刘子承成亲后你的钱就是我的钱你的产业就是我的产业你的田地就是我的田地你的……”

    “我知道了我的媳妇就是你的媳……你的姐妹!”刘子承小声在她耳边说了一句不然这姐姐没准会说‘你的就是我的’会要人命的!

    薛芷蕾根本不理他的反映继续道:“我要求你成亲后不许喝酒少喝茶晚出早归惦记家一生要听媳妇话照顾儿女钱少花……”

    我晕!这什么媳妇儿呀还会数来宝?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都能上春晚了!刘子承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身边的神父以及一票看热闹的群众特别是男同胞们纷纷露出了同情的神色女同胞们则都在拿着小本本偷偷记录着准备给女国师出一本名叫就——训夫记!

    见到刘子承的眼泪滂沱而下时薛芷蕾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示意神父可以继续未完成的婚礼程序。这老外神父还真听话什么誓质问表白又重复了一遍足可见在华夏大地有权比有钱牛叉得多!!!

    薛芷蕾很规矩的依照神父的问话一一作答别说看热闹的群众就连刘子承都有些腻烦也顾不得其他一把拉起薛芷蕾的手高声道:“我给你这枚代表爱的象征的戒指,以剩父(上弟)剩子(上弟的儿子)剩灵(上弟的外甥)的名义,给你我的一切。”

    宝贝徒弟在一边早就看烦了见师傅也这般顿时唯恐天下不乱的起哄鼓掌还高喊着:“喂——新娘为什么没有戒指给新郎啊!”

    火爆的气氛还没兴起就被她的话压了下去薛芷蕾顿时眯起了眼睛抽出了手她当然明白程琦晴也对她师傅有意思这时候明显是要抢戏搅戏的。有道是输人不输阵虽然今天的婚礼是刘子承一手策划的自己毫无准备但也不能让你一个小丫头瞧不起当即不慌不忙的伸手入怀掏出一把白花花的纸张砸到刘子承手中趾高气昂道:“相公这个你拿去自己打一枚戒指吧剩下的钱给你留作零花!”

    刘子承激动啊这么长时间都是掏钱给媳妇今天看到回头钱了连忙认真仔细的数起了手中银票结果脸越数越白牙越咬越近气越来越盛……他娘的五张银票加一起才五两银子这是哪家钱庄受理的也不嫌麻烦?

    有总比没有强。刘子承悻悻的收进了西服内袋看着薛芷蕾偷笑的表情他很怀疑这是不是一个陷阱?

    神父示意薛芷蕾高举右手向所有来宾展示她的戒指并宣布道:“新娘新郎互相誓并接受了戒指以上弟他们一家的并以宣布你们结为夫妻上弟将你们结合在一起任何人不得拆散!”

    在众人的一片欢呼声中神父也来了精神用我们汉人的话来说这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这么大岁数老头竟然当着这么多人忽悠道:“我已见证你们互相誓爱对方现在新郎可以吻新娘了。”

    这老头太坏了没羞没臊!在这个封建的时代当着一票保守的人们面前竟然提出这样的要求分明是刁难我嘛!如果我的吻技不行会很糗的!

    刘子承舔着嘴唇朝着薛芷蕾一阵挤眉弄眼身边观礼的众人有些未婚的小宫女都羞涩的遮起了眼睛闷骚的男人们想看又不敢看一个个低着头斜着眼模样甚是滑稽。纵观全场也只有公主徒弟小提琴师老神父大大方方安之若素等着看这激动人心的一幕。

    刘子承刚凑过脸就听薛芷蕾平静的说:“你要敢亲我我就把你踹下海!”

    刘子承很不解:“礼成了你是我媳妇了为什么不能亲。”

    薛芷蕾捂着鼻子一脸的厌恶:“哼!我说不行就不行谁让刚才你吃大蒜的!”

    刘子承:“…………”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